那一天 那一月 那一年

西藏旅游在线
本文由西藏旅游在线(xizangzaixian)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
读仓央嘉措,要从这首诗开始。那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在皑皑的雪山中遥遥而望。一道孤独而绝美的清影,那是仓央嘉措的背影,也是整个西藏的缩影。
那一夜,我饮了烈酒,听了雁鸣,在醉眼朦胧中又读到此诗,一时竟然无语。
推开门,在寒夜中迎风而立,默默缅怀着那一段消逝在风中的爱情,祭奠着那个早已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男人。
我仿佛看见他,孑身一人,月光下一道孤独的清影。在这样绝望而古老的爱情中,时间仿佛停滞,他千百次回望,一转身,便老了三百岁。
是夜,万籁俱寂,万物萧杀,天地之间仿佛唯我与此诗共存。读毕,怅然若失,看那风逐花落,流水远逝,一切恍然如梦。
在这个寒冷空寂的夜晚,我能深切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孤独。他的无奈、他的伤悲、他那悲天悯人的温柔,我仿佛听到那遥远的歌声,飘渺而绝望,瞬间便穿透了三百年。
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一眼便是千年。
恍惚间,远处仿佛传来了古老的情歌,歌声幽远而孤绝,瞬间便洞穿了三百年。
一个寒夜,一弯残月,一个孤傲的男人和一首绝望的诗。
这样绝决的感情,譬如爱情,譬如死亡,只能追忆,无可挽回。
诗中记录了一个绝美的故事。
也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也是于万千人之中,万千的时光中蓦然相遇了,也是那般双眸相对,眼波流转,相互惊艳于一瞬间。
爱情,就这般默默发生了。
他们原本只是路人,在路上已经走了那么远,旅途的风霜、旅途的苦日和汗水、旅途的辛酸和疲惫,让他们都很累了。
他们的相遇,也在那一个瞬间,只需要那一个瞬间,那样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瞬间。
原本就只是路人,也不会有什么故事。
没有什么邂逅、重逢,遇到后也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这般对视着,依恋着、遥遥地望着。似乎相恋许久的恋人,重逢后也不会有太多的言语。
这,就是最古老的爱情吧。
若,他们像如今的快餐爱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那也就简单了。
亲爱的,不要问我会爱你多久。我只是现在爱你,仅此而已。
我只能陪你走完这一程,一程的风雨,一程的爱恋,一程的别离。以后的以后的以后,我不能陪你一起走过了。
不,不要哭泣,也不要说爱我。在离别的那一刻,请让我们紧紧拥抱,至少在这一刻,我爱你,你爱我。
他们若真这样萍水相逢,相爱于斯,爱过了便走开,相忘于江湖,那也便再无以后那些纠缠,天底下也就少了那么一段世世代代传诵的爱情故事了!
不,这不是他们要的爱情。
若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他宁愿选择死亡。就让我用血和铁,去捍卫我这圣洁爱情的尊严。
在他生命消失的那一刻,这段爱情也被永远定格,成为了永恒的藏地绝恋。
也许,这就像是那首情诗中所描述的吧。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我仿佛看见他,虔诚地转过威严的圣山岗仁波齐峰,拜过圣洁的玛旁雍错湖,叩拜过神秘的苏堵坡佛塔;匍匐在地,上下求索,叩长头于山路,不是为了朝拜,只是为了能再次与玛吉阿米相见。
他匍匐在山路上,忍受山路的泥泞、石子的尖利、烈日的曝晒,他焚起藏香,虔诚祈祷,也不是为了觐见,只为可以贴着她的温暖。
玛吉阿米,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前方的路还有很远,山路遥遥,你知道我此刻正在想你吗?
虽然相爱的道路很崎岖,也很漫长,但是,我还是决定坚持下去。不管有多么漫长,我都会一直陪伴着你走下去,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我也定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请你相信我,我会陪你爬上圣山岗仁波齐峰,为你采摘到雪峰上最美丽的那朵格桑花;我会陪你转到玛旁雍错湖,为你捧起最清冽的那一泓泉水。
玛吉阿米,请相信我。
如此痛彻心扉的诗歌,如此绝望的爱情,也只有仓央嘉措的笔端方能倾泻得出。
仓央嘉措,从左到右,轻轻念出:仓央嘉措。
就是这个名字。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这是三百年前最美丽的童话。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西藏旅游在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