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一次莎士比亚,我为自己骄傲

时尚旅游
上期貂姐当班时讲到“你们的老公深爱着四百年前的一位英国男纸,就问你但不担心”,惹来众多腐国男神之迷妹的口水围观,今天,貂姐要使出浑身解数,将亲身走访+寒窗苦读所得到的八卦番外篇及同行摄影师拍摄的“老巢起底”美图拿出来了!号称“文艺青年”的、热爱抖森卷福的,赶紧打起精神了,跟咱上莎士比亚的伦敦走一趟,离男神近些,再近些。
莎士比亚环球剧场
先从伦敦的莎士比亚中心——环球剧场开始八起吧!这里其实是个假“环球”,因为真的“环球”已经被一场大火烧毁,遗址就在“新环球”的旁边,一会你将会看到它。
学者们普遍认为,玫瑰是莎士比亚的“舞台”,环球则是他的“生意场”。从环球开始,这位“震撼舞台”的剧坛新星开始向文化商人转型,原始股份的牵制让他不能再单纯地潜心创作,而后来的火灾和清教徒打压也让他在资本累积的过程中心灰意冷,提前告老还乡。
泰晤士河南岸恐怕就剩这么一幢按照伊丽莎白时代复原的建筑了,现在看来,还是美美哒。
儿童和学生是这里的常客,各种说法语的小孩儿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儿啊。据说,法国政府每年都会公费派老师们带着学生来到英国学习、了解莎士比亚,看看wuli小姑娘多么认真呀!
一场剧院展览+导览走下来,导游会告诉你,别忘了去纪念品商店哦,俺们都是非营利性质的,请老少爷们儿多多支持。所以怀着募捐的心情去看了下,这一看,可好嘛,好玩的太多了,To呱or not to呱,这确实是一只“莎士比鸭”该思考的问题。
晚上的演出就要开始,由于是复古的环形剧院,演员都要在剧场外备场,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们穿梭于古今之间、戏里戏外的奇特场景。还有穿红围裙制服的志愿者们,他们年龄范围跨越极大,都是莎迷,没事的时候,就捧一本书坐在场外,阅读气氛十分浓郁。好想报名谁要我?
中殿大厅
看起来阴森森、冷酷酷,因为是司法圣地嘛,当然还可以让古往今来的法证先锋们在这聚餐。中殿大厅是伦敦保存最完好的伊丽莎白时代的大厅之一,以其双锤梁屋顶著称,这也是英国电影《恋爱中的莎士比亚》的拍摄地点之一。
在这里取景不是空穴来风,1599年,莎士比亚受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之名,用12天时间编写一处戏剧,在中殿大厅首演,迎接来访英国的两位意大利公爵,而这出在律政殿大厅里首演的戏剧就是著名的《第十二夜》(TwelfthNight),莎士比亚本人也没憋住戏瘾,在此跑了把龙套。今年,屡获嘉奖的Antic Disposition戏剧公司在此处奉上了另一部与有关玫瑰战争的大戏《亨利五世》。
www.middletemple.org.uk
国家肖像馆
莎士比亚究竟长什么样?国家肖像馆三楼的都铎展厅(Tudor Galleries)陈列着伊丽莎白一世和最负盛名的《尚多斯:莎士比亚》肖像真迹,这也被认为是唯一一幅在他有生之年绘制的肖像。
有趣的是,为了纪念他仙逝400周年,国家肖像馆将这幅肖像与国内外莎迷们分享,我们去采访时只看到“莎士比亚去哪儿了?”的一块展板而非原作,因为他正在莫斯科旅行,在他离世后的第400年,做了在世时从未做过的事——海外巡游。
大英图书馆
保存着莎士比亚原本手稿和几种经典珍贵的对开本、四开本的大英图书馆正在举办“莎士比亚十幕”年度特展。珍贵的馆藏包括全球仅有两本的《哈姆雷特》1603年初步、第一对开本和法国文豪雨果1899年赠给法国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的真人头骨道具等。
此外,今年为了纪念莎翁仙逝400周年,图书馆推出的虚拟书架让来访者通过扫描二维码下载14本莎士比亚珍藏版古书。
www.bl.uk
玫瑰剧院
直到今天,玫瑰剧场仍作为南岸第一座也是当代仅存的唯一一座伊丽莎白剧场上演莎剧。除了莎士比亚,这里还是他的“剧坛对手”马洛的主场,可惜天才早夭,留下的玫瑰只能散发莎翁余香。
环球剧院遗迹
遗迹,就是这么简单。但正因为看到这块孤单的青铜牌,才促使美国演员Sam Wanamaker发起募捐,依据近200年来学者考证,使用最接近史料记载的建筑材料,平地建起了新的环球剧院,力求复现的伊丽莎白时代的剧场风貌。
乔治客栈
乔治客栈(The George Inn)。这个伦敦最后一处幸存的庭院式客栈(现在只是酒馆)建于1542年,曾是以南华克为家的演员们最喜欢的社交中心。曾经有两位绅士在楼上的房间里会面,然后共同协作完成了一部剧本,这两位绅士就是威廉·莎士比亚和约翰·弗莱切(JohnFletcher)。
莎士比亚当然知道哪里是伦敦最好的酒馆,因为他本人是个好酒之徒。在16世纪90年代后期的“地狱时光”之后,浓啤酒是最重要的时代饮食元素,甚至对孩子来说也是如此。而且那时候的酒馆还提供免费蜡烛,除了莎士比亚,狄更斯也是乔治客栈的常客,喝喝酒、动动笔,《小妇人》就在这里跃然纸上。
除此之外,乔治客栈这样的庭院式客栈还兼具最早的剧场功能。在伦敦城的第一家红狮剧场(The Red Lion)还没有建立之前,伦敦桥下带有庭院的都铎式客栈聚集了从城外前往伦敦的三教九流。他们需要在这样的地方换马、过夜、喝酒、消遣,于是有了为之服务的最早一批剧作家和演出公司。
人们从对街的伯勒市场(BoroughMarket)买来新鲜廉价的生蚝,回到乔治客栈看戏消遣,而莎士比亚的早期作品,无疑曾在这里进行过首演。而他用准确的现实主义手法所创作的喝啤酒场景也印证了他最终是因为喝酒而倒下的传言。
伦敦博物馆
在泰晤士河北岸的伦敦博物馆(The Museumof London)里,人们得以按照时间的脉络进行一场开始于公元前罗马人时代的时间旅行。与玫瑰剧院同时出土的珍贵文物也被长期保存在这里,包括16世纪的道具皮鞋和那枚被认为属于莎士比亚本人的戒指。
帘幕街
《罗密欧与朱丽叶》《亨利五世》等剧目首演的场地帘幕剧场是伦敦的第二家剧场,也是莎士比亚的重要工作阵地之一。1598年,剧场租约到期,莎士比亚的公司在南岸另辟新天地,将剧场所有木材拆除运走,建立了环球剧场。曾经的伦敦北郊剧场区如今成为年轻人的潮街。
南华克教堂 SOUTHWARK CATHEDRAL
莎士比亚的弟弟埃德蒙得也曾追随哥哥来到伦敦,死后葬在南华克教堂(Southwark Cathedral)。教堂南廊中的莎士比亚纪念堂里有一尊他的侧卧塑像,身后背景为16世纪泰晤士河畔景象浮雕,彩色玻璃则描绘着莎剧中的经典人物。
希尔顿伦敦河岸酒店 HILTON LONDON BANKSIDE
位于南岸的希尔顿新成员——希尔顿伦敦河岸酒店(HILTON LONDON BANKSIDE)将南华克的戏剧传统和莎士比亚元素运用到酒吧里,提供一系列与莎剧和南岸有关的创意鸡尾酒。
驾驶舱酒吧 COURAGE BAR
1613年3月10日莎士比亚亲笔签署的一份购房合同显示,这个地点位于黑衣修士门楼(Blackfriars Gatehouse),就是今天的驾驶舱酒吧附近的一处二楼公寓,他很可能在此居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虽然今天建筑已是火灾后重建的,但可以想象的是,酒吧楼上的窗户就是他的卧室,没事儿下楼喝两杯是他的生活常态。
最后奉上“莎士比亚的伦敦”手绘地图一枚,有了它,你就可以去伦敦寻找莎士比亚了。
伦敦是老莎的职业舞台、第二故乡来着,足迹也是太多了……想知道他故乡斯特拉福路线的话,记得在后台问我要哦,要的人多,貂姐就再整一个!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时尚旅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游四川
相关游记
  • 看世界旅行
  • 旅行者镜头
  • 酷大爷和小狸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