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看到过他,却不曾留意过他的样子

新欧洲
都说了解一个地方,就要了解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之前“风土”这一块菌菌已经介绍过很多了,但是“人情”这个部分,却鲜少涉及。这是因为那些美丽的建筑、风景是可以用眼看的,可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和它独有的风情,却是要你用心感受的。
今天菌菌要讲一讲的,就是一群在欧洲最常见的人。他们出没于街头巷尾,只要你去过景点,就一定会见过他们。他们挥洒着自己的汗水,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表达他们对生命的热爱。你可能不会关注他们,却一定见过他们努力的身影。
这些人——就是街头艺人。
(本文可能有多处图文无法一一对应,还请大家见谅)
说起街头艺人,我个人感觉国内出现得比较多的是地铁里衣衫褴褛佝偻着身形,拖家带口,挂着一个放着音乐的录音机,一边假唱一边乞讨的人;或者是站在街头,拉着一把不太娴熟的小提琴,或是吊着嗓子吼着歌的中年大叔。
这两种街头艺人分别对应了《上海城市街头艺人管理条例》议案里对街头艺人的两种定义:一种是展示自己贫穷、残疾的“乞讨型”;一种是具有一定观赏性、可以被纳入城市文化体系的“艺术型”。“乞讨型”引人同情,“艺术型”却令人尊重。
菌菌今天想讲的,就是后一种。
街头艺人执照
在包括欧洲在内的很多地方,街头艺人是要经过考核、持证后方可上街表演的。有的地方甚至会实行年度考核,如果艺人们不再达标,就会被吊销执照。还有许多随之而来的规定,譬如表演时间、时长、地点等等限制……不过,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让街头艺人合法化、规范化,也是政府对街头艺人对城市文化做出贡献的一种承认吧。
不得不承认,在很多地方,街头艺人已然成为了城市的一景。欧洲浓郁的艺术氛围,有相当一部分,是由这些街头卖艺的不出名的艺术家点染出来的。
装点城市的艺人
为城市增添色彩的小丑
汤唯就曾做过街头艺人。
这位女演员曾说:”我的第一次’卖艺‘是做街头另类时装秀,我用旧报纸撕出大概的衣服样子,再用大头针别在身上。我穿着纸衣服,站在街边,面前摆个帽子,就算开始营业了。为了配合时装的色系,我扑了厚厚的粉,画了个类似日本艺伎的妆。看我造型奇特,创意新鲜,不一会儿路人就开始热情地投硬币纸币。我腰里别着MP3,塞着耳机听英文歌,姿势摆累了就换一种。“
和汤唯一样穿着奇装异服在街头表演的人
在欧洲,街头艺人随处可见:
"浮空雕塑"
引人围观的杂耍
他们有的让人惊奇;
有七色光华的肥皂泡漫天飞舞
给人欢乐的小丑
有的给人欢笑;
激昂的鼓声让人心绪飞扬
民调也别有风情
有的让人沉醉;
手鼓清冽的声音在阳光中回荡
歌手在暖阳里安静地弹唱
也有人只是安静地表达自己。
他们或许并不如何出众,可城市这座钢铁森林,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多了一丝勃勃生机。
促使我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之前在地铁上遇到了一个唱歌的黑人。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黑人男子,一头黑人标志性的又粗又卷的长发,背了一个破旧的大包,穿着算是齐整。他走到列车中间,深吸一口气,就开始唱歌了。老实说,他是背对我的、又唱得比较模糊,我只听了个大概。歌词大意是黑人背井离乡来外国打拼是多么的辛苦不易。大概是原创的歌,词是挺押韵的,曲却不成调子。唱完了歌拿一个小杯子往你面前一伸,就是要讨钱了。我这个人比较怕麻烦,就装作自己没有听懂的样子,他也没问我要。转了一圈没什么人给,他也不气馁,依旧笑嘻嘻的,就往前走到了另一扇地铁的门前,继续唱着他的这首歌。
在地铁唱歌的黑人
其实这个故事到目前为止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常故事。然而这一次他唱完的时候,有一对法国夫妇给了他一点钱。我也没看清是多少,应该不会很多,但也不是敷衍的几个生丁。我就看到那个黑人面部表情舒展了开来。他是很真诚地,很真诚地感谢了这两个人,不是那种“谢谢恩人阶级”的那种感恩戴德,而是纯粹地以一个被欣赏了的艺人的身份,感谢那一对夫妻。当时地铁还没到站,他们就聊聊天,开开玩笑。尔后车到站了,黑人下了车,又贴在玻璃上,不管那对夫妻有没有看到,很真诚地向他们道了别,一直目送列车离开。
友善的街头艺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对我的触动很大。那之后我就会经常关注一些街头艺人,还有他们和游客的一些互动。
我一直都记得我在西班牙龙达旅游的时候遇到的一位街头艺人。在悬崖边的一座凉亭里,一个弹着竖琴的姑娘悠悠地唱着歌,悠扬的旋律从遥远的地方穿过树林和人群传到你的耳边,那一刻真的,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是真的很想过去,给她一点钱,静静地听一个下午,但由于时间有限,只能抱憾匆匆离开。一直到现在,她的歌声还会偶尔出现在我的梦里,在寂静的山谷中回响。
弹竖琴的姑娘
也有在和朋友一起旅游的的时候,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馆的广场下,遇到了肖像画师。那一天是圣诞夜了,画师摊的人气也不高,于是看到我们的时候就扬起了笑脸,热情地要给我们画画儿,还说要给我们半价。我自己是不太喜欢这位画师的绘画风格,故而不感兴趣,但我朋友十分意动,拉着我就在画师支的画架前坐了下来。
居然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画家神采飞扬,走笔流畅,而且时不时说些幽默风趣的话,或是打趣我们,或是诙谐自嘲。我们的情绪被他逐渐调动了,也渐渐兴奋起来。画家走笔游龙,不一会儿一幅画就完成了。我一看,微微的卷发被画成了泡面头,倒是不丑,反而很有趣。
街头巷尾的画师们
还有在地铁里一直吹着萨克斯的人。有游客觉得他吹得好,守在他身边,手舞足蹈地为他喝彩,他也就吹写轻快的曲子,那悠扬的音符会让你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悦动。如果没有人,他也照样陶醉地吹着他的曲子。偶尔响起一首舒缓的民调,也不是感伤,而是平和温柔和包容。
吹萨克斯风的老人
我渐渐也就明白了,原来在“街头艺人”的背后并不仅仅是冰冷的金钱和挣扎的谋生,而是充满了人情味,和对这个世界满满的热爱。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都不需要赞扬。他们的艺术只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不纯粹为了收益,而是抱着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做着他们自己热爱的事情。如果可以赚点小钱,可以有人欣赏,那都是锦上添花;若没有,也不妨碍他们固执地坚持。你仔细聆听了、赞赏了,那他们就会很高兴;如果你只是匆匆走过,他们或许会无奈失落,却也泰然处之。
感觉一个艺术家的风骨,就应当是这样。不汲汲营营,也不沽名钓誉,只是日复一日怀着一腔热血的坚持,和觅得知音时满心的欢喜。
街头艺人的笑容
当然,以上这些话只是菌菌个人的一些体悟,如果你们觉得说得不对,烦请一笑置之。
快节奏的生活可能不容许我们去停下脚步,为那些怀抱着梦想和热爱的街头艺人驻足。但我由衷地认为,这些坚持自我的街头艺人,是冰冷的钢铁森林里不可或缺的一笔宝藏。如果有一天,街头艺人一夕蒸发、销声匿迹,那我们的街头,一定会少了许多欢笑,多了几分空旷。
行文至此,总想对街头艺人说一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无需多言。我相信街头艺人的表演,都或多或少地讲述了一个故事。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一个人读懂了他们的故事,为他们停下脚步。那或许不是像伯牙子期那样的传奇,只一个会心的微笑,一段真诚的掌声,但对很多街头艺人而言,那就是他们最好的收获。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新欧洲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游谱旅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