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数十亿的他除了去无人区摄影,险些丧命,还用了6年时间和30多位石艺老匠人打造了一

旅游卫视
罗红,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最“不务正业”的企业家,从四川大山中走出来的他一手创建了以“艺术蛋糕”享誉中国的烘焙品牌,身价10亿,却在事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将公司托给了自己的团队,去追求自己从少年时候就种上的另一个梦。
17岁,罗红从小县城只身前往成都学习摄影的时候,凭借的只是初生牛犊的激情,和对摄影的一股执念,并没有想过自己的一生将会和摄影结下怎样的情缘。
25岁,因为给妈妈买不到满意的生日蛋糕,对市场超级敏锐的罗红东拼西凑开办了第一家自己的蛋糕店。当年的罗红也许没想到,他的蛋糕店会在二十多年后称为享誉中国的烘焙品牌。
28岁,一直放不下摄影梦的罗红,重拾梦想。此后,罗红每年都要从工作中抽出一段时间,走遍中国西部,拍摄了大量自然风光作品。那时的罗红对风光摄影有一种近乎偏执的追求, “把风光完全抽离日常世界,以得到极致的纯粹与唯美。”
罗红用了20年时间,38次出入非洲、4次北极圈、2次南极,只为捕捉大自然鲜为人知的美。
2001年,是罗红摄影人生的一个转折。第一次远赴南非拍摄野生动物,当一群狮子若无其事地从身旁2米开外的地方走过时,罗红立即爱上了这片土地。“到了非洲,我才看到人、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也领悟到没有生命的自然是不完整的。”也就是从那年,罗红开始专注于非洲野生动物的拍摄。
在太阳还有10分钟就要接近地平线,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玫瑰红时,奇迹发生了:三只长颈鹿缓缓地从地平线上走来,气定神闲……
在我的镜头中,除了天地,还有了生灵,这才构成我心中完美的风景——罗红
为了更加完美地呈现非洲草原史诗般的气质,将辽阔的大地与壮丽的生命纳入镜头,2003年,罗红开始尝试直升机航拍。
朝阳中羚羊奔腾跳跃的活力
非洲除了浩瀚的撒哈拉沙漠、红色的纳米布沙漠,在莫桑比克海峡清澈的海水下,还有一个蓝绿色的海底沙漠
马赛马拉上百万头角马迁徙的壮丽
非洲斑马的迁徙奇观,数以十万计的斑马经500多公里的跋涉到达水草丰富的地域,用黑白线条勾勒出蔚为壮观的非洲大地。
乞力马扎罗成群结队的非洲象踏过湿地
东非纳纯湖在某种神奇的时刻,会出现梦幻一般的变化。这种神奇的时刻是无法预测的,我一直认为,遇见纳纯湖,是我此生最感动上帝的一次,让我看到这梦幻一般的景象—罗红
摄影师与自然之间的对话,是对摄影师内心领悟的一种呈现,也是来自大自然的声音
航拍彻底改变了罗红对风光摄影的看法。他决定用一系列的航拍作品,全景式地记录地球这个蓝色星球不可穷尽的美。这是一个耗时漫长、耗资巨大的计划。
为了摄影、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正常发展,罗红辞去好利来总经理的职务,将公司托付给自己的团队,“我爱好太多,想法也太多,又太过感性。感性的人,负责做梦就行了。
同时,对拍摄极致美的追求,让罗红的摄影之路也充满冒险和挑战。他深入人迹罕至、自然条件艰苦、拍摄条件恶劣的地方,也许这也是摄影的魅力。
在非洲,飞机离动物的距离以及追赶动物拍摄的时间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所以就要求摄影师必须要在非常短的时间构图。
为了拍出更好的效果,罗红要求把直升飞机的门卸掉,把自己吊在飞机座位上,探出身体拍摄。在2-3小时的拍摄过程中,要长时间举着非常沉的相机镜头,每次下飞机之后,除了胳膊抬不起来之外,还要忍受长时间的颠簸,常常下来之后头晕目眩,翻胃作呕。
在纳米比亚航拍的时候,直升机刚离地五六米,突遇故障,瞬间失控摔下来,连摔了两次,直升机摔坏了,还好人没事
动图
在拍火山的时候,直升机飞临火山口上空,我让飞行员低一点,再低一点!不断上升的炽热气流和有毒气体,让直升机内警报大作,在按下快门的最后一刻,我才让飞机掉头离开。——罗红
动图
动图
这是2007年在南极拍摄的,因为大风大飞机无法着陆来接我们,我们在帐篷里困了整整半个月,大风吹着帐篷发出砰砰的声音,整晚无法入睡。
动图
在肯尼亚纳纯湖拍摄数十万只火烈鸟起飞的场景,那个拍摄地极其危险,湖底现在还沉着《国家地理》的一架直升机,当时的摄影师因为等待火烈鸟不幸遇难。
为了拍摄这群可爱的南极大陆上高贵的帝企鹅,我站在5米高的梯子上面拍,因为太忘我从梯子上摔下来,导致脊椎尾部骨头错裂。没过多久为了拍冰川,我又在冰岛寒冷的海水里浸泡了3个小时,寒气浸入骨髓,这以来我休养了整整一年,每天走路不超过100米。
对摄影的热爱,让罗红投入平生所有,除了这些疯狂的摄影行为换来的震撼的作品,他还用6年的时间邀请了30多位山东传统石艺匠人雕琢石艺,建造了一座不想挣钱的艺术馆,用来向更多的人分享这些天地之美。
这是一座用工匠精神打造出意境悠远的艺术空间。园林中的每一块形状各异的石头都经过拥有几十年经验的传统石艺匠人纯手工打磨。
老匠人说:“现在除了北京和沈阳的故宫,这里用的石头是最多的。”这些石匠中最年轻的也已经55 岁了。72岁的石匠队长说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活了,现在几乎很少有人用他们这样一锤一锤凿出来的石头,没有了用武之地,他们这门手艺到这为止也要失传了。罗红先生一直认为“真正的艺术家首先必须是工匠”,请到这些石匠来打磨石头,不仅是一种创新,更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也是工匠精神的体现。
这些石匠每天都要打磨很多石头,但是他们非常开心和感动,因为第一次有人称他们为“真正的艺术家”
动图
沙尘弥漫的施工现场每天都有他的身影,韩国园林世家传人金社长设计规划了整片园林。里面的每块石头、每棵松树他都了然于胸.。他说工匠精神和艺术是不分国籍的。
这座位于北京顺义区杨林出口路的艺术馆,由澳大利亚设计师设计主体建筑外观。以“生命的感动”为主题的黑天鹅蛋糕艺术馆由日本设计大师吉冈德仁设计。
以“生命的感动”为主题的黑天鹅蛋糕艺术馆由日本设计大师吉冈德仁设计,延续了设计师一贯的简约风格,整体以白色和透明为主。
28万根水晶条打造的snowflake空间,放佛行走于冰雪的透明宫殿。
微型山水间水气萦绕,如梦似幻。
罗红将自己20年的心血之作安放在这座独特的艺术馆里,壮丽神奇的地理奇观、气势磅礴的野生世界、人迹罕至的极地风光……观者几乎能通过这些超大画幅与自然共同呼吸,身临其境地感受地球与生命的震撼之美。
这是安放我作品的地方,也是安放我灵魂的地方——罗红
这些年在追逐自己摄影梦想的同时,罗红也越来越关注这个带给他无限震撼与感悟的蓝色星球,希望通过自己的摄影作品“来唤醒人心的大善,善待自然,善待万物,也善待我们的子孙后代”。
2008年,罗红曾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中国实施“中国儿童环保教育计划”,让更多的孩子参与到环境保护中来。
这一计划一实施就是5年,共有2300万中国儿童参与其中。而且,每年罗红还会亲自带着20名“中国儿童环保绘画大赛”一等奖的孩子前往肯尼亚参观野生动物保护区,让孩子们亲身感受自然与生命的美丽,让热爱大自然成为他们成长的一部分。这次罗红摄影艺术馆开幕,罗红邀请了100位曾跟随他去非洲参观的孩子们为罗红摄影艺术馆揭幕。并承诺罗红摄影艺术馆将面向15岁以下青少年儿童免费开放。
我希望我能够留给后人的,是一种积极的价值观和一些温润心灵的作品——罗红
“偏执摄影狂”罗红还在摄影的路上勇往直前着,他目不斜视,眼里只有镜头里的风景。
梦想就是这样,只要用一颗纯粹的心去努力,再大的梦想也有实现的一天。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旅游卫视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麦兜妈妈麦太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