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不停扔东西,写了书,拍了电影,成了人生赢家

周末去哪玩
麻衣(ゆるりまい,音译)是日本一个知名博主,
自称“扔东西的变态”,
博客名叫“啥都没有的博客”。
一个“扔”字贯穿麻衣的整理哲学,
“啥都没有”是她家的真实写照。
这是她家玄关,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杂物。
这是她家的和式房间,
就放着一个落地橱,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卧室,只有一张床。
这是客厅,冷淡得像个禁欲主义者。
麻衣的工作室,
两只猫上蹿下跳也不担心。
盥洗室,东西少得不像有人住。
这是厨房。
麻衣和丈夫、母亲、外婆和两只猫一起居住,
厨房里放着四人的餐具,
每种各四件,一个也不多。
厕所……
今年刚刚30岁的麻衣是个漫画师,住在仙台。
走进这栋独门独户的房子,
你差不多要疑心这一家子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早就打包好了全部家当准备连夜开溜。
怎么说呢,
整个房间透着房主已下线,
有事请留言的气息。
也许东西都藏进收纳里了?
然而并不是。
拉开壁橱,只放着少许几样必备的用品,
大片大片的收纳空间都空着。
麻衣是不是处女座不知道,
反正小时候的她既没有洁癖也没有强迫症,
和现在判若两人。
当时一家人住在一栋超过60年历史的老宅子里,
到处都塞满了家具和衣物。
妈妈和外婆都不是传统的贤妻良母,
一有客人来就把东西往看不见的犄角旮旯里藏。
小学生时代,麻衣的房间长下面这样,
上面的插图是她的自画像:
麻衣不是没想过整理房间。
但是试过几次后,
总结下来就一个体验:
“整不好,理还乱。”
迫使麻衣做出改变的理由很老套:高中失恋。
前男友的东西,眼不见心不烦。
把它们扔出去那一瞬间,
她“感到了巨大的快感”,
但从昭和时代过来的母亲和外婆勤俭节约惯了,
才不吃断舍离那一套,
什么都舍不得扔。
麻衣一时也无可奈何。
不过,3·11东日本大地震后,
麻衣一家子住进了临时安置房,
想不“断舍离”也难了。
2012年,他们搬进重建后的宅子,
麻衣从此迎来了新生。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
麻衣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她整理房间的办法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字——
扔!
如果一件东西的功能可以被替代,
那么就证明不需要它的存在,
扔!
如果对于一件东西是否该留下有点犹豫,
那么就说明它可有可无,扔!
总而言之一句话:
“比起留下100个合适的物品,
我更想只留下10个中意的物品。”
洗菜用的盆,
一般家庭会配备大中小不同尺寸,
麻衣家里一个也没有。
因为可以用大碗代替,
要是还嫌小就用锅……
两条毛巾可以代替浴巾,那么浴巾就可以扔掉。
“洗完澡用毛巾从头擦到脚,
盥洗室就不会被弄湿了”,
所以盥洗室里也没有地垫……
几个家庭成员,
分别只有3双袜子,3件贴身衣物。
没有衣柜,不能挂起来的衣服全都扔掉了。
这是她所有的衣服……
客厅里曾经也摆过沙发和小茶几,
后来这些家具都被忍痛抛弃。
麻衣解释说,
这样扫地机器人移动起来更轻松,
冬天还可以在地板上摆暖桌,
空间使用更加灵活。
更重要的是——
空空荡荡的房间在地震时也更安全,
这是她在经历了3·11地震后的体会。
于是她性冷淡得心安理得,
扔得酣畅淋漓。
“没有它不行且特别喜欢”,
是麻衣添置新物品的必要条件。
必须的,再贵也买;
没有必要的,再便宜也不买。
这样一来,支出反倒少了不少。
扔东西上了瘾,
麻衣好像练功走火入魔,
对物品的冷血程度令亲朋好友费解。
但就好像尼古丁之于老烟枪,
扔东西已经成为她戒不掉的日常。
她于是开通博客,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
打开博客那一瞬间,
我确实以为走进了变态的内心独白——
2012年6月26日,扔掉了老公的CD
“老公的收纳还是让老公自己来吧,
我没怎么管。
但是,
前两天我一打开,
最上面一层不知怎么竟然掉下来一张立川谈志的CD,
直接砸中我脑门,
完全没办法忍受,自作主张扔掉了。”
2012年11月10日,卧室里扔得只剩下床
“卧室里只放床,
终于实现了。
是的……
寝室里只放床。
之前床边放了一个小柜子,
因为只有我用,
所以觉得可有可无,撤去。
(顺便,柜子还没扔。
放在外面的置物柜里暂时待机。
等过一段时间发现哪儿都用不上再扔。)”
2012年11月19日,欢迎来到变态的世界
“听好了,
看这个博客感觉到快感的人,
很遗憾,已经是个扔东西的变态了。
对,和我差不离。”
2012年12月31日,
大扫除结束后的家,空得好像被抢了
“大扫除顺利结束。”
2013年3月19日,扔东西同盟
“大家给我的留言,
看着看着我又被激起了扔东西的欲望。
互相刺激?
就好像扔东西同盟?
仙台天气渐渐变暖,
整理了一下服装。
就算很喜欢,穿太久的也要扔。
最近穿衣口味变了,
所以就留下这么几件……
会再入手三件,
现在衣柜里是这种感觉。
再加上三套下装,三双鞋子,一件家居服。”
2013年4月2日,家人不是扔东西狂魔
“我家里有三台电视。
【不是说要以啥都没有的房间为己任吗!】
你们可能会这么想,
不过这是家人的希望,所以没办法。
老公、妈妈和外婆不像我,
不是扔东西狂魔,
不让他们难受的啥都没有的生活才能快乐。”
2013年4月30日,扔掉CD后……酣畅淋漓!
“之前还连包装一起留着,
最近全都扔了。
扔之前犹豫了很久,狠下心来扔掉后……
酣畅淋漓!
经常听音乐,但是几乎不买CD,
基本上都在iTunes上买。
所以iTunes上没有自己喜欢的曲目的时候会焦虑。”
2013年10月7日,
关于和式房间里爷爷买的落地橱
“希望到我继承了这个落地橱,
变成老太太那天,
所有的东西都能收进这里面。
等我去世后孩子们整理遗物,
只看这里就够了。”
2015年5月1日,虽然是个扔东西的变态,
还是没办法从棉帮派变成挖耳勺派
“我的棉棒,
收在中川政七商店有着可爱logo的罐头里。
我要是个挖耳勺派,
盥洗室应该可以更精简。
可惜从小就用棉棒掏耳屎,
把硬邦邦的挖耳勺放进耳朵里怎么都有点怕,
就一直用棉棒了。”
2016年1月21日,
扔掉了洗碗槽上放洗洁剂的架子
“前两天,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东西吧,
不过对我来说,超越了扔东西的K点——
成功扔掉了洗碗槽上的架子。
一直觉得洗它很麻烦,
但是总觉得是个理所当然的存在,
竟然没想过把它扔掉!
后来深深觉得洗这玩意儿太麻烦,
【麻烦的话扔掉不就好了么】,
这么想着就扔了。”
至于排水沟上的盖子,早就扔掉了……
“顺便,排水沟上的盖子,
有了它很难看见下面藏着的垃圾,
就懒得常常清洗洗碗槽,
所以早就扔掉了。”
麻衣的博客越来越火,
她也收到越来越多网友询问收纳术的评论。
于是,她将自己从房间乱糟糟的少女成长为
“扔东西的变态”的历程画成了绘本,
顺便奉上扔东西的心得体会和进阶小窍门,
目前已经出到了第五本。
书名简单重复得好像在念经——
《我家啥都没有》、
《在啥都没有的房间养孩子》、
《啥都没有的房间如何选东西》、
《啥都没有也能活下去》、
《扔东西病发作至今》……
她的经历还被拍成了电视剧,
夏帆主演,中文译作《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剧中麻衣结婚时有了结婚戒指,
之前老公送的对戒就给扔了……
你如果要问,减法做到极致,
是不是已经背离了
极简主义让生活更美好的初衷?
麻衣确实遭遇过麻烦——
在博客里她写道,
一次生病住院后发现只有三条内裤实在不方便,
这才开始反省,
扔东西这个病是不是该治了。
但是现在,麻衣的收纳术被奉若圣经,
在她手里“幸存”的家具、收纳和生活用品
也成为主妇竞相追捧的对象——
她的工作室里使用的储物长凳,
不仅能坐,
还能存放会反复阅读的书籍
(不会读第二遍的早就送人或者卖给二手书店了)。
自己制作的电脑支架,数据线轻松隐身:
FUTAGAMI的珍珠桌上小灯
1楼客厅的挂钟PICTO CLOCK,
来自AIR FRAME
BUNACO的抽纸盒
tidy的扫帚,野田琺瑯的垃圾桶
MUJI的起泡瓶
不断有人询问麻衣平时穿什么用什么
也因此,诞生了上面那本买东西的教程:
《啥都没有的房间如何选东西》
……
于是她成功靠扔东西扔成了人生赢家
— To be continued —
本文转自歪楼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周末去哪玩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北方假日旅游旗舰店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