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客栈|让人抓狂的马尼拉,我在那里的惊魂一夜

Liu小顺
(本文写于2012年,其中描述的菲律宾状况与当下无关,谢谢)
对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在我没去之前,收获的几乎全是负面评价。
背包客圣经Lonely Planet里甚至把马尼拉描绘成一个污水横流、交通混乱、嘈杂不堪、乞丐遍地的巨型却又毫无规划的所在,“尤其到了晚上更是让人噩梦连连”,而我光看马尼拉地图就已经头晕眼花,据说它是十几个城市的聚集体,道路错综复杂得犹如从马尼拉湾张开的一张庞大的蜘蛛网,让人无所适从。
在公主港海军军官乔纳森家里遇到的法国夫妻用亲身经历证实了这些说法,那个满脸皱纹的法国女人用极其夸张的厌恶语气告诉我,他们在马尼拉待了三个晚上,简直让她发疯,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无业游民和抱着你大腿讨钱的小孩:“你根本不想在那个城市过夜!”
我告诉她,我计划在马尼拉待两个晚上,她便一把捂住胸口,用类似“上帝保佑”的语气对我说:“希望你在那里过得开心。”
三人成虎,我本来不太担心这些所谓的危险,因为根据我多年以来的旅行经验,实际情况往往没有别人描述的那么恐怖、夸张。然而这一次,在来自各种渠道的或实事求是或危言耸听的各种言论的轮番轰炸下,让我产生了一些心理阴影。再加上,我在马尼拉联系的沙发主维克特(Victor)并不是我选择的他,而是他在网上看到我要去马尼拉之后主动联系我,说他可以接待我。
在网上经过一定的了解,我知道维克特以前是一名厨师,现在在教会里做事,中文还不错,热情大方,应该不是坏人。但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总让我放心不下,况且又是他主动向我提出帮助(好吧,每次我去一个新地方,总会先入为主地产生类似的想法,难道是太没安全感的缘故吗?)我甚至想要打消独自前往马尼拉的念头,干脆飞到克拉克就耗在天使城算了。
“两个晚上待在天使城?干嘛?嫖娼?”每当遇到这种左右为难的问题,我就打电话去求助好基友Jared。他果然毫不客气,一针见血地用反问句回答了我——克拉克机场附近的天使城拥有全菲律宾最著名的红灯区,无数欲求不满的老外在那里流连忘返。
话说,我怎么可能对那些又干瘪又丑陋的妓女感兴趣!当然,丰满漂亮的也不感兴趣……哎呀,也不是说不感兴趣,只是我这种住也舍不得住、吃也舍不得吃的“穷光蛋”旅行者,嫖哪门子娼?
“可是……马尼拉不是很危险吗?”我说。
“你怕什么?”Jared问。
“怕人啊。”
“怕鬼咧你!”
“真的不危险吗?”
“危险。”
“真的?”
“假的。”
于是,我决定按原计划,去马尼拉。
到达克拉克机场,怎么前往马尼拉又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原本克拉克机场到马尼拉帕萨市(Pasay)有机场大巴,这是最方便的,出了机场就能坐,可价钱非常贵,我相信还有其他更便宜的交通方式,便阴差阳错地上了一辆印有亚航广告的大红色巴士。
售票员美女长了浓密的小胡子,她耐心地向我解释,这趟班车由一家名叫维多利亚的菲律宾长途汽车公司运营,在一个叫玛克依(Maquee)的地方可以转车去马尼拉的帕萨市(Pasay),价钱比机场大巴便宜一半。
虽然我不知道玛克依是什么地方,路线也没怎么听懂,但价钱便宜,管他呢!坐了再说,只要能到马尼拉,管他坐的是骡子还是马!
后来我才弄明白,菲律宾的汽车站跟中国不一样,中国的汽车站是以地区作为划分,所有公司的汽车都停在一块,而菲律宾则以不同公司作为划分,每家公司在各自的汽车站停靠,而这个名叫玛克依的地方,就是维多利亚公司的停靠点。
他们为招揽客户,在机场和玛克依之间设置免费接驳车,收50比索作押金,只要你再转同公司的车去别的地方,这50比索会自动扣除。显然维多利亚的这条去马尼拉的线路没几个游客知道,因为当我走上开往帕萨市的客车时,车上只有我一个游客。
我和维克特约好晚上6点在一家名叫比库坦(Bicutan)的SM Mall见面(到处都是SM Mall,要不要这么泛滥?)我在地图上查了一下,它位于马尼拉南边的帕拉纳克市(Paranaque),距离帕萨市有一段距离,售票员建议我提前在一个叫阿亚拉(Ayala)的SM Mall下车(又是SM Mall!)那里有公共汽车直接坐到比库坦。
唉,这还没到马尼拉,我就快被这个复杂的鬼城市给绕晕了!
到马尼拉的时间比我预想中快很多,一个多小时就走完高速路,连长途汽车里的喜剧电影都没播完。然而从进入马尼拉市区开始,情况就变得非常糟糕,车速降低到龟速,各种让人烦闷的噪声和烟尘弥漫四周,在成片的贫民窟中间竖立起来的摩天大楼如同一根根畸形的利剑刺向灰蒙蒙的天空。
果然像大家所形容的那样,这座城市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很糟。除非在这里遇到像妮妮和乔纳森那样的好人,否则我很难喜欢上它。
进城后短短的一段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在阿亚拉下车,天已经黑透,看时间已经过了6点,因为找不到网络,无法联系维克特,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到了。没办法,我只好先没头没脑地去了比库坦再作打算。
吵死人了!阿亚拉有六七条公交车通行道,位于天桥下,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喇叭声、喧闹声、吆喝声像聚集在罐头里一样,震得人简直无法思考。
我艰难地穿梭在人群和车流中,找到一名身穿制服、指挥交通的协管员,问他哪一趟公交车去比库坦,他随手指了其中一个站台,叫我去那儿等。
菲律宾的公车站台跟我们平时见到的不一样,它没有站牌,经过的公交车也没有编数字,甚至看起来都不像公交车,和我从克拉克坐过来的长途客车模样差不多,全都花咕隆咚,没有统一标志,天知道哪一辆是去比库坦的!
“请问,是在这个站台等去比库坦的公车吗?”我凑近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向她进行确认。
“是。”小姑娘一边点头,一边警惕地捂了捂包,就这么一个下意识的防盗动作,让我不敢再多说什么,人和人的距离一下子就被拉远了。我只好识趣地说声谢谢,继续自己猜哪一辆车是去比库坦的。
从艾妮岛到公主港、再从克拉克到马尼拉,我感觉自己一步一步从天堂跌入地狱。真希望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甚至考虑就近找个地方住一夜,第二天回克拉克算了。
好在后来我遇见一对好心的姐弟,才让我感受到一点点温暖。他们正好也要回比库坦,就带我一起坐了车。如果不是他们提醒我,公车前窗上那个隐藏在大量装饰物里的Bicutan单词根本看不清楚。
车内很拥挤,我背着大包站都站不稳,眼前的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看起来很不开心。跟那对姐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他们比较警惕陌生人),我只能一边努力保持平衡一边侧头看窗外。
马尼拉的公车不是一站一站停,而是点到点,直接开过去,比如从阿亚拉到比库坦,开了将近半小时,中途没停站,直接就到了。
我随着人流下车,脏乱不堪的马路对面是醒目的SM Mall,正在做周末促销活动,人气非常旺,我迫不及待地跑进商场,找到Wi-Fi与维克特取得联系。
“顺,我们改在Mega Mall见吧!你从克拉克过来,直接在那里下车,比较方便,我在这里等你!”刚接通网络,就收到维克特的信息。
天!怎么突然换地方了?我知道维克特是好意,怕我找不到偏僻的比库坦,但现在……该怎么办?夜晚的马尼拉,我真不敢随便乱跑,只有待在商场里最安全。
我赶紧给维克特回信息,说我在比库坦,问他能不能过来找我?既然他之前约好这个地方碰头,想必是去他家比较方便。可是等了快十分钟,他都没有回复,我开始着急,用网络电话打给他,却一直不接。
“不会吧?”我胡思乱想,“难道他准备放我鸽子?”
不会的,不会的,不至于这样耍我吧?也许是他暂时不方便接电话呢?我再等等看,反正时间还早,先把晚饭解决。
我又去吃了没什么新意的超群快餐,这次还是没点炒饭,而点了一个类似红烧鱼盖浇饭的东西。
人可真多!我只能坐到外面的餐位上吃,为了拖延时间不被赶走,我一点点慢慢吃,吃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敢吃完,饭菜全凉了。我又给维克特发了几条信息、打了几个电话,依旧没回应,我快绝望了。
眼看快9点,我不得不到网上查附近有没有合适的旅馆住宿——该死!真不该来马尼拉!就在我打算另寻出路时,维克特终于发来消息,他说他坐车来比库坦找我,大概一个小时,让我等他,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恨不得起立欢呼。
商场保安告诉我,商场11点关门。而我已经吃完饭,不好意思再赖着不走,只好又点了一杯可乐,换到店里去坐(这下人已经不多了),我心情也放松了,打开电脑买好2012年10月8日从广州返回武汉的火车票。
时间过去一个小时,10点了,维克特仍未出现,而且又是信息不回、电话不接的状态。难道他根本就没想招待沙发客,纯粹找个外国人逗逗乐吗?我开始有种越来越不祥的预感……
“顺?”正在我胡思乱想,准备在商场关门之前离开时,一个身穿深色衬衣,背着黑色双肩包,拎着一把长雨伞的大叔出现在面前。
我在网上见过他照片,一眼就认出他是谁。
“维克特!”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如果他不及时出现,我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如果让我一个人背着登山包在深夜的马尼拉街头寻找旅馆,还真有些胆怯。
维克特说他和几个朋友去Mega Mall看电影了,不方便接电话,而我用网络给他发信息,他的手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所以才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离开商场前,维克特硬拉着我去买了菲律宾的手机卡,我觉得没必要,可他怕我会再把自己弄丢了……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Liu小顺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游多多
  • 游谱旅行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