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甘布渔村这家的海边咖啡馆,是她再次来斯里兰卡的理由

斯里兰卡小妞
这家海边咖啡厅,是本文作者新沂在尼甘布唯一造访过的地方。但她完全不觉得浪费,反而觉得很值得。她一路上念念不忘,庆幸自己买了店里的咖啡豆——是一家什么样的店,让新沂如此留念?
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红眼航班,飞机终于降落在斯里兰卡的班达拉奈克机场。 走出机场大厅,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潮湿闷热的风,混杂着一种,很难形容的味道。像是掉进了综合了汗水雨水车尾气和热带植物的发酵瓶。 我们把勒弯脊椎骨的登山包重重往地上一丢,坐在post office门口和蚊子一起等着来接我们的房东。在那等待的20分钟里,不时会有人上前微笑着问需不需要打车。看着他们笑容下的大白牙,我意识到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需要应付的热情似乎比想象中汹涌得多。
在一片漆黑中到达民宿,简单洗漱后我们就累得像虾一样瘫软在床。短时间内频繁地换乘动车飞机令人精神涣散,几乎两天没睡的我们很快就睡着,大概只剩头顶的吊扇吱呀呀醒着。
第二天清晨,微光很早就从天窗泄了进来,我的中国生物钟让我在斯里兰卡当地时间清晨五点就起来了。和罗说起昨晚的暴雨,她一脸吃惊,丝毫未察觉被我抓了一把,更不知道夜里曾下过一场翻天覆地的雨。
房东一家要送孩子去上学,离开前交代我们外出时把门带上,不需要锁。
这才看清昨晚黑暗中的院子。屋檐下摆着一排躺椅,大大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植物,椰子树,香蕉树,数不清种类的花,叫不出名字的灌木。目之所及一片绿意,笼罩在凉凉的雾气里,好看极了。
走出院子拦了辆tutu车,准备前往据说是全镇唯一一家有意式咖啡机的海边咖啡馆吃早餐。
上了车才发现司机并不认路。沿途遇到个当地人他就会停下来问一问,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依然坚定地载着我们飞驰在偏离google maps设定路线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有点哭笑不得。最后当我和朋友说起路痴的我拦了一个路痴的司机并给他指了路时,她们都说这是当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然而那时我还不知道,不认路才是斯里兰卡绝大多数tutu司机的常态。
在色彩斑斓的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这家名叫Dolce Vita的咖啡馆。隔得远远的我们就惊讶得叫出了声。
到的时间太早,太阳还很温和,坐在离海很近的庭院里,凉凉的海风趁着海浪一波一波涌过来,沙滩上只有一个收网的渔民和一只狗,我们是唯一的客人。四下安静得只听得到海声,连聒噪的乌鸦也沉默。吧台的灯甚至都还没完全打开,咖啡机正滋滋地释放着蒸汽,展示柜里的甜品应该刚从冷冻室端出来,表面还浮着亮亮的冰晶。
老板娘是位优雅迷人的女士,穿着黑色短袖和暗红色的长裙,坐在大厅写着什么。每当目光相遇时,她都会温柔地对我们微笑。和大多数兰卡人不一样,她既不会异常腼腆地躲着我们,也不会过度热情地凑上来,一切都是刚刚好,既不让人感觉疏离,也不过多打扰。这里让人感觉舒服的原因又多了一个。
迫不及待点了两份早餐,要了两杯热美式。咖啡先上了,在我们拍照时,飞来一只肥大的乌鸦叼走了一枚配咖啡的曲奇。目瞪口呆。咖啡非常,非常,非常,好喝。好喝得,我们只能用闽南语才能自如确切地形容它的味道。
早餐丰盛地摆满了整张古董桌。面包和糕点都是店里自制,除了可颂不是太好以外,一切都很棒。虽然吃完两大盘早餐已经很饱了,但面对这么好喝的咖啡我们还是贪杯了。罗又点了一杯美式,我则尝试了他们的卡布。果然一样好喝得令人拍桌子。
而此时又来了一只乌鸦叼走了我们的菠萝,远处晃过来一只大狗,懒洋洋地趴在我们桌边等着喂食。虽然原始冲动下的我们真的很想再来两杯咖啡,但,为了避免high到三天三夜,还有点儿理智的我们最终只恋恋不舍地买下了它的咖啡豆。在后来的旅途中喝到的咖啡只有更差没有最差,在不断想念这家海边咖啡馆时,买了咖啡豆成了安慰我们的唯一理由。
因为太过喜欢,所以心甘情愿地把计划中本应属于鱼市、教堂和泻湖的时间,毫不吝啬地浪掷在这里。以致于这家海边咖啡厅成了我们在尼甘布唯一造访过的地方。但完全不觉得浪费,反而觉得很值得。接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只是坐在海边的椰子树下发呆,吹着海风,在太阳完全升起前和一群乌鸦一只大狗分享早餐。若不是太热,不知呆到几时才会想走。
如果你也来尼甘布,郑重并真心地向你推荐它。
回民宿的路上我们迷路了。为什么迷路,因为司机依然是不认路的啊!!在一个每条巷子长得都很像的路口,放下了一脸迷茫的我们,绝尘而去。更可怕的是地图上也搜不到房东家的住址。
在烈日下凭着不知道正不正确的记忆暴走了几百米,在一个礼堂模样的建筑门口看到一位穿着警服的保安大叔。警察叔叔在任何时候都是路痴的好朋友,我们立刻冲上去,拨通了房东的电话,在保安大叔和房东叽叽咕咕说了半天后,他对着我们叽叽咕咕又讲了一堆噜噜噜的当地语言。四目相对,都很无辜。沟通无效,我们又黑人问号了。
他突然大步走向马路帮我们拦起车来。拦了两三辆,终于找到一个认路的司机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这里tutu车司机的上岗原则或许是“不认路不要紧啊有车就行”。保安大叔又叽叽咕咕地和司机交代了一番,特别绅士地帮我们掀开了车帘。爬上车后一直和他说谢谢,他也不说话(说了也听不懂),只是笑着对我们挥手,然后继续大步流星地走回烈日下站岗的亭子。
回到房东家,满脸通红地和房东说,we got the wrong way.房东用一种喔愿主保佑你们我的傻孩子的笑容问候了我们。为了避免再一次迷路,我们决定让房东开车送我们到巴士站。到了巴士站,房东估计太怕我们又双叒迷路,一直把我们送上了巴士他才离开。
虽然来之前已经听许多朋友讲述过斯里兰卡的公车有多么令人难以忍受,也自以为做足了心理建设,但在其后漫长的4小时车程里,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过分乐观了。
从尼甘布前往康提的公共交通只有大巴。大巴还未启动时座位就已几乎坐满,仅一人宽的狭窄过道里不久便挤满了人。闷热而窒息的车厢是酝酿汗臭味的最佳温床,毫无办法地忍受着难闻的气味钻进鼻子。车上音响播放的迷幻风南亚舞曲好似永远不会停,昏昏欲睡却难以入睡。我们往身上贴满了散热贴,吞了晕车药,假装没有想吐的感觉,强行睡着。
醒来时,巴士已经停在了群山怀抱中的圣城康提。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斯里兰卡小妞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九州风行
  • Miss猫大人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