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来只用一把剪刀就征服了巩俐、杜月笙、各名媛,这个上海98岁男人将自己活成了传奇

爱奇旅
每一个看过《花样年华》的人,都曾被穿着旗袍的张曼玉惊艳过。
以致于很多年后再回味这部电影时,最令人动容的不是周慕云和苏丽珍的露水情缘,而是张曼玉的那身花团锦簇的旗袍。
一件件精致华美的旗袍,在张曼玉淋漓尽致的演绎下,使你不得不深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件衣服可以比旗袍更懂女人!
常常在想制作出那么懂女人身体的旗袍肯定都是温柔多情的女人吧,但总有例外,譬如这位老人。
褚宏生,98岁,80年来他只做一件事——手工旗袍。
京剧大师程砚秋说:“他这辈子就是为做旗袍而来。”
上海服装界评价:“他是上海最后的裁缝。”
16岁初学艺,他几乎一生的光阴,都密密匝匝的缝进了五千多件旗袍里。
连影星胡蝶,宋氏三姐妹,杜月笙,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巩俐都是他的忠实粉丝。
他用一双糙手,缝制了百年的风华绝代。
16岁时,褚宏生的爸妈把他送进裁缝店。在老一辈的印象里,学一门手艺才是养家糊口的正经事儿。
没想到这个举动开始了褚宏生与旗袍半世情缘。
手艺从来不能一蹴而就,做旗袍也不例外。
一窍不通,只能从最底层学起。
钉直角扣、划线、刮浆、开滚条……看似容易,要对抗的却是一日复一日的枯燥无味。
缝纫、盘扣、量体、打样……每一样都马虎不得。
单单一种抢针刺绣,就有正抢、反抢、叠抢三种。
小小一个盘扣,一做就是三个小时。裙摆滚边,重重叠叠,要滚上三四道。
往往一个流程做下来就已经满头大汗。
累吗?这是必然的。
但和量身相比,就有点不值得一提了。
海派旗袍着重量身,每次都要测量26个部位之多,其中又以胸、腰以及最细处的浪腰最为关键。
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窄,考验的是眼力更是手感。
一件旗袍的完成必定要经过繁复的步骤,量体完成脑海里就有了成衣的基本轮廓。
接着便是制版,持一把老式剪刀,在平整的布料上游走滑行,脑袋也要跟着飞速运转。
动图
缝纫机,他并不常用,经过机器的旗袍总多了几分工业的气息,他更喜欢一针一线地缝,这样的衣服更能经得起岁月的考究。
动图
因为常年做工,一双手已经满是针痕和老茧。
就这样踏踏实实,规规矩矩做了6年。
令他名声噪起的是22岁那年为著名影星胡蝶做的一袭白色镂空蕾丝材质的旗袍,漂亮得让人惊叹。
动图
现在这件旗袍被陈列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纷繁交错的针法,典雅流畅的剪裁,单是看着这件旗袍,就能想象到江南烟雨里,一个姑娘眼波流转,轻盈浅笑,慢移莲步,款款而来。
出师后,来找褚宏生的顾客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青帮老大杜月笙。
杜月笙和孟小冬
就连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外交访问时,也指定要穿褚宏生缝制的旗袍。
能接触到权势,很多人都会抓住机会趁此飞黄腾达。
但褚宏生并没有。
他做了一辈子的旗袍,却没有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
相比于钱,他的眼里只有旗袍。
身高1米6到1米65,上半身一定不要比下半身短,三围要清楚,千万别太瘦,这样的女人穿旗袍最好看。
胸、腰、浪腰,一定要格外讲究。提高腰线,能掩饰小肚子; 降低一些,能把女人勾勒得更玲珑。料子薄,臀围要略紧一紧,厚重的织锦缎,要略微留些空隙。
几十年来,我所裁剪的、缝缀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是民族的文化情结。
尽管早已到耄耋之年,说到自己最喜欢的旗袍,褚洪生两眼发光,就像个看到自己喜欢糖果的孩子。
前几年,他还一直为客人量体,不需要老花镜,量长度时,心中自有一杆秤,手指往下一滑就知长短;,量体宽时,一绕一滑,软尺和模特之间,全无缝隙。
那一刻,他不是简单的裁缝,更像一位认真对待艺术品的设计师。
但如今的旗袍,走过了民国的黄金时代,成了橱窗里和照片里的衣裳。机器的快速发展,使旗袍不再是手工品专属。
以前的一件普通旗袍,需要半个月来缝制,带绣花的更是长达三个月。
动图
到如今机器批量生产的旗袍却早已占据主流。
但一向温和的褚宏生却格外地固执,他一直要求自己和徒弟坚持手工制作。
动图
他说:机器踩出来的衣服硬邦邦的,体现不出女性柔美的气质。人手才能缝出圆润的感觉。
这是一个手艺人对传统的最后执念。
但残酷的事实却摆在眼前,如今社会浮躁,能够安心静下来学一门工艺的,太少了。
自己为数不多的徒弟平均年龄已经到55岁,还能把手工旗袍做下去多久,谁也不知道。
想到这么美好的手艺也许有一天湮没在历史的洪流里,褚宏生坐立不安。
动图
2014年,褚宏生出山,进了上海一家高定旗袍店,做了总顾问,那一年,他96岁。
动图
他只有一个单纯的愿望:把手工旗袍的工艺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感受旗袍的美好。
每天早上10点半到晚上7点,他就去到店里指导徒弟。
动图
头发经过精心梳理,一袭做工考究的月牙白绸子中装,裤子熨烫得体,笑意盈盈的脸上仍旧透露出,上海洪帮裁缝的讲究与精准态度。
有客人上门,他立刻起身:侬好啊。
没有客人就经常抚摸着旗袍的布料,好像在追忆往事,好像在回顾做旗袍的温馨岁月。
动图
尽管快跨越了一个世纪,褚宏生还是割舍不下对旗袍的热爱。
如今褚宏生已经98岁高龄,他做出的旗袍足以撑得起“大师”这个称号。
但他总是摆摆手,“我只是做旗袍的。我不辛苦、不忐忑、不亏欠我的这么多年,这就是我最好的人生状态。”
在这个成衣泛滥的年代,他就像唐吉柯德一样,以近乎笨拙和执拗地坚持,保持着这一针一线的温度。
因为他坚信:这是做人的讲究,不失格。
什么是匠人精神?
对旗袍钟爱一生褚宏生大概就是吧。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爱奇旅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