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峰游】秋末走进喀纳斯禾木的红调梦妮

喀纳斯旅行
今日天气: 多云转阴,国庆第七天
一丝丝的离别,一处处层林尽染的红调梦妮,昨日还现秋雪后的灰调,今日的喀纳斯却染成了红调梦妮,这诡谲变化多端的世界,也只有在喀纳斯的深秋了。
喀纳斯湖岸的小小一景,深绿浅黄浓红翠绿,是此处的主题,喀纳斯山庄的小伙伴们进入了秋末冬初的换岗时期,带着秋淡淡的离愁和冬漫漫的浪漫,不由地将思绪飞舞在阿尔泰山的雪山之巅,远方的我,似乎能感同身受这场别离和冬雪相遇。
此时的喀纳斯恢复了宁静,一切更加的悦耳动听,只有我们与这秋色漫漫的森林和缥缈的雪山以及美丽多面的喀纳斯湖。
伴着每天的日出与傍晚,美极了。大部人只能看见蜂拥而至的秋色盛典上最欢闹的风光,但很少人能见到如此美景。
和喀纳斯的深秋独处一下,记得《孤独星球》专栏的一位故人说过:喀纳斯的四季其实很美的,只是远方的美丽总是让城市的欲望阻隔。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紧紧地贴着喀纳斯湖,升起的云雾是水银色,远处的纯金华林变成了红调梦境。
只有在观鱼台上才知道这梦境与人间的分割点,如果让我选择是否活在人间还是梦境,我当然更愿意待在观鱼台上,静静地禅坐近看云海曼妙的舞姿,日出东方,日落赤霞,云归喀纳斯湖底,就这样静静地待上一日。
趁着夜色,回到喀纳斯山庄,在映山湖再待上一会,国庆错峰游是最美好也是最静谧的,没有人山人海的人潮,三五好友和摄影大咖,听着快门与心跳在喀纳斯这片净土中自由的翱翔,如雄鹰如湖中的水鸭。
沿着木板路,找到了归隐森林的路,看着眼前的木屋,这是喀纳斯山庄,这里就像是秋日里的一方绿洲,一层层地最终回到绿意的怀抱,在山庄前的藤椅上坐下,看着远方的远山,就这样让时光慢慢地变老,如果可以,我愿意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这里。
十一后看板: 十一后喀纳斯禾木正常营业。 喀纳斯禾木景区住宿推荐: 喀纳斯山庄、禾木山庄(今日起执行冬季价格,欢迎订购:阿里旅行/天猫/淘宝 新疆喀纳斯旅游专营店)
很多人说喀纳斯的风光从路上就已经开始了,当踏足这片土地,也算是明了了。
在去往禾木的l路途中,有些秋雪还未融化,视乎冬已悄然入驻,仙鹤呈祥,已从南方归来。
禾木公路,中国最美的公路
秋雨烟云
我们选择迎着夜色星空转悠在禾木原始古村落。
涼秋十月,水瘦山寒,霜清露冷,一般沒有多少綺思艷意了。可是,當你走進禾木,降雪千里,影醉夕陽,光炫遠目的奇觀麗景,又會覺得秋色撩人,不禁興薄雲霄,飄然神爽,这一切都混杂在晨起时。
回想那天,滿天飄著雪花,綢緞似的柏油路被雪花修飾濕漉漉的,一條蜿蜒起伏的山路,牽引著我們的車輪,迅疾地向幽谷林戀的深處馳去。伴著“沙沙、沙沙”的車輪聲,迎來又送走那崢嶸、嶙峋的山影。而進入眼簾的先是綠色的樹葉,一會兒就又是紅色的樹葉,翻過一座山,樹葉就成了金黃色。當我們從盆地底部沖上一個山梁時,就置身于銀色的世界,這個被稱為海流灘的地方, 茫茫白雪覆蓋了草原、山峰、覆蓋了綢緞似的柏油路面,雪的影像,勾攝了整個視界,竟是那麼潔白、干淨,用“縴塵不染”四個字來形容,絲毫也沒有夸張。 雪越來越大,我們的“三菱”越野車已無法前進,等待車停泊後,我走下車,靜靜的站在雪地上,看看遠山近樹,四野天光,原來六合之間沒有一處不是銀封素裹,很難尋覓到一方黃土,一縷煙塵,當然不會有什麼污染了。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展現在眼前的確是一番壯美的景觀,與山下金黃色的景色相比,這里已是銀色的世界。 茂密的叢林每一束枝條都掛滿成堆連串的霜花雪飾,呈現出的不是霧 、勝似霧 的奇異景觀,冷眼一看,猶如一列俏麗佳人,搖著滿頭翠玉,侍立在山腳下,迎送著往來的過客。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深秋的禾木迎來秋後的第一場雪,南來北往的游客,也紛紛下車,在雪地照相留念。 雪似乎沒有停的征兆,車再也爬不上了如滑道的山路,我只好“打道回府”,等待次日再拜訪禾木了。 迎著晨光,“豐田”越野車已拉著我們過沖乎爾鄉,越海流灘,駛向去禾木河的山間公路。“其地徑路崎嶇,草木蔚秀”,“別有天地,自非人間”,“人煙曠決,幽闃(qu)靜悄”,明人張岱三百年前盛贊西湖九溪十八澗的話似乎就是在贊美今天的禾木河谷。 車過石頭房子,藍天、白雲、霧氣、白雪,金黃色的樺樹、墨綠色的松樹,半綠半黃的草地,似乎已進入童話世界。 禾木河谷的景色變化無常,適才還是“萬里橫煙浪”,令人目駭神搖,霎時又是“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一變而為惝恍迷離,幻成一幅幅絕妙的山水畫。游人也隨之從現時的有限形相轉入綿邈無際的心靈境遇,玲瓏相見,靈犀互通,開掘出融心理境界、生活體驗、藝術創造的第二自然于一體的多維向度。 蜿蜒崎嶇的山間公路,左旋右轉的牽引著我們的車輪駛向禾木。秋末的禾木河,好像是一條蜿蜒的翠玉色玉帶,或曲折地纏繞在山間,或曲異地舒展在草地上,河谷兩岸的白樺樹,紛紛揮揚著自己生命的旗幟,是那種明亮的金黃色的枝葉,與河流相依相伴第一起綿延不絕,就像一條彩色醒目的綬帶,披掛在阿爾泰的秋天里。 當看到滿山火紅的秋葉,便想到貪杯醉酒的壯漢,或臉罩紅紗的倩女等,這種“人化自然”的景觀,賦予了自然景觀以詩情、理趣,是禾木原本就瑰麗迷人的景觀更加富有魅力,築成連接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座虹橋,溝通夢境、翔實、希望的一條彩路。 朦朧中透過車窗,我們從河岸高大茂密的白樺樹林間看過去,對岸真的出現了以大片綠樹掩映下的人字形小木屋。到了,禾木村真的到了! 當踏上禾木村的土地,你才覺得禾木村——神把她深藏在後花園的自留地里,是那樣神秘,就如同奶酒一般甘醇。 在那兒謙卑地聆听著松濤和河水的交響,目睹著夕陽勾勒在牛羊身上金線輪廓,體味著木屋飄逸的炊煙和空氣中彌漫著草木芳香。你才覺得這才是人間最美的地方。 在這一個方圓幾十公里的山間綠色盆地,友誼峰下的禾木河兩岸和遠處的山巒間,參差不齊地生長著一叢叢、一片片茂密的白樺樹河西伯利亞冷杉,禾木河從中蜿蜒穿過,河右岸錯落著一幢幢原色的木屋…… 稱為“深藏在後花園的自留地”的禾木村,山川秀色確是極富個性魅力,般般美景都在我的經驗與想象之外。可以說,任誰身臨其境,都會目眩神搖,驚嘆大自然天工開物,鬼斧神工。說“身在畫中游”,絕無半點夸張,我就是把它當作一幅幅碩大無朋的波墨的山水畫來觀賞。當然,我更看重的還是它的神韻。 朦朧、神秘、奇麗、自然,充滿荒情野趣,全無雕刻痕跡。難得的是,這里的原始生態保持得很好,從村邊流過的禾木河也因水質絕少污染,清澈異常。空氣清新甜美,天空蔚藍如拭,沒有一絲浮塵霧靄。大自然的神功,將高山、草場、森林、河流、木屋融為一體,組成一個和諧的世界。 藍天、白雲,木屋、圍欄,駿馬、草坪則構成了獨特的自然文化景。 樺樹葉悄然變黃了,把一片金黃色灑向大地,灑向圖瓦人的村莊,禾木村,不,禾木哈納斯蒙古民族鄉已被景色被金黃色染得溫暖而明快,它靜靜地等待著遠在牧場的親人回家。
圖瓦人居住的小木屋,都是用粗大的原木榫接而成,冬暖夏涼。這些帶著深棕色樹皮的小木屋,屋頂都是尖斜的,圖瓦人修建這樣的小木屋,只用一把斧頭,就像畫家手中的畫筆,有情有中,有濃有淡,不經意間,木屋就建好了,立在陽光下,猶如秋天的圖畫。 小木屋的主人,就是久居深山密林的圖瓦人,他們素有“林中百姓”之稱,他們曾以壘木為生,早先以放牧和狩獵為主,今天仍以放牧為生。因與外界少有往來,當地圖瓦人至今較完整地保留著古老的民族觀念和原始宗教信仰。被歷史學家稱為“活化石”。 密林深處的圖瓦人幾乎與世無爭,對遙遠的世界所知甚少。他們純樸得像北疆毫無遮攔的土地,像陽光下閃耀著自然色彩的永恆的阿勒泰山,像阿勒泰山里綿延不斷的小溪。 圖瓦人的小木屋在禾木河畔靜靜地躺著,它們隔三差五地點綴樹林之間的空地上。在正午艷陽高照的時刻,稀疏而低矮的小木屋和綠色的草地組成了一幅美麗的靜物畫。靜夜時分,在圖瓦人的小木屋里喝著酒,听著禾木河不舍晝夜得嘩嘩的流動聲,向窗外看去,四周的山如墨玉,心里不時閃過美好的幻想。一間小木屋,一個小火爐,一個適于自己的床,然後就坐在門前的草地上開始構想未來的宏偉計劃,這也許就是人類亙古不變的家園的概念吧。 圖瓦人的小木屋在夕陽的紅暈中顯得更加美麗,那是一種怎樣動人心弦的夢幻展示。在禾木,我一睹構思過一個屬于自己的家,它就坐落在河邊的草地上,像圖瓦人那樣的小木屋。“那是一個卓越的計劃。”我的朋友王說,“那是大地之靈與人類自然天性的完美結合,既隨意又貼切的。”理想與現實總是有太大的距離,有時候你不得不靠幻想生活著。 清晨,當太陽慢慢地爬上山崗,照在木屋上,照在圍欄上,照在草地上。昨夜在村莊巡邏的狗突然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村里所有的牛從各戶的圍欄里走出,邁著豪邁的步伐,甩著剛被女主人擠癟了的空乳房,迎著朝陽走向山崗。 牛走過之後,村里的羊群也喧鬧地爬上山崗,當羊群還沒有走盡時,藍色的炊煙有調入到羊群卷起的粉色塵埃之中。 到禾木時,我已是告別童話與神話的時期,但置身其間,又仿佛找回了飛駛已久的童年,重溫和白雪公主、美人魚為伴的幻想世界,恢復了泉水般的童真。同這樣霧氣氤--纏繞在一起,幻者似真,真者疑幻,怕是幾個清宵好夢也難以遣散的了。 應該說,我們欣賞禾木的自然天籟,並不意味著贊賞它的與世隔絕,或不加分析地提倡保持原始狀態。現代化與對外開放,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隔絕世事,畢竟是社會進步的自然障礙。生活的環境越隔絕,文化便越發落後、脆弱、單調,缺乏必要的應變能力。而且,處于原始狀態的自然事物,也很難說他具有什麼美的屬性。 試想,在混沌初開,洪荒未闢時,洪水泛濫,瘟疫流行,毒蛇猛獸到處傷人,長林古木自生自滅,又有什麼美之可言!只有當勞動人民成為大地的主宰,不斷地改造客觀世界,同時也發展了自身的認識與能力,這樣,大自然在人們的心目中才具有了美感。 尋訪禾木,我的心情常常處于矛盾狀態,面對那醉人的景色,我曾深深為之惋惜︰長期僻處深山密林,鮮為人知,空度了無涯歲月,辜負了天生麗質。但是,當我看到禾木村到處是垃圾、酒瓶,到處蓋著具有中原風格的現代化木屋時,又覺得開發的晚也未必不是它的幸運。在工業文明的物欲滿足往往是以破壞生態平衡為其代價的現代社會里,如果禾木早幾十年面世,恐怕今天在也見不到這塊淨土了。 自然界有其自身合法的權利和獨立的價值。我們每個生活在地球母親懷抱中的現代人,都應該對生態環境有一種深沉的眷戀意識和自覺地責任感。遺憾的是,在這方面我們常常忘本。誰都知道,認識自然的產兒,但在成為文明人以後,便天天遠離自然,掉頭不顧了。 金秋,禾木村連接外界的盤山公路修通了,游客一年比一年多,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當地人紛紛到處圈地建房,“山莊”、“旅館”幾乎滿村都是。這片“人類淨土”已不再寧靜,許多想了解神秘的造訪者打破了它的寂靜。 王充閭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應該認真吸取西方工業國家先征服自然、破壞自然,然後才想到愛護自然、恢復自然,結果事倍功半、百難償一的沉重教訓,設法超越人與自然分裂,對立的歷史階段,從現代化進程伊始,便早自為計,盡力保護自然生態平衡,莫待那些最珍貴的東西一去不返時,在來哀嘆、悔恨和痛惜。 願你永在,“人類淨土” 的禾木。
而今日放晴的禾木,雪已不在,只能在白桦林深处的红妮金色里找寻到零星的一片。
早晨又是一场秋的别离,从禾木山庄的窗户远眺,不想say88,早晨的晨曦带去点点慰籍。冬日我在这里静静地守候,等待远方的宾朋。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喀纳斯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游四川
相关游记
  • 我是默默我要减肉肉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