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香港九龙皇帝,疯狂涂鸦51年,无数次进出警察局,黄家驹都曾为他写歌

让眼睛去旅行
把字用力写出来,
看到的人,
才不容易遗忘。
“九龙皇帝”
1951年,
香港发生了一件,
不大不小的事。
仿佛某天醒来,
大家突然发现,
墙上、垃圾桶上、
灯柱上、电箱上,
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而写字的人,
是香港著名的疯子,
九龙皇帝——曾灶财。
曾灶财16岁定居香港,
先后做过建筑工和垃圾工,
不料却在工作中压伤了腿,
从此变得一瘸一拐。
皇帝是曾灶财的自封,
很多人笑他:
居然还想在那个时代称帝!
但他做这个决定,
并不是空穴来风。
三十多岁时,
他的房子被港英政府强拆。
这种强权,
让曾灶财很生气,
而他生气的后果,
很严重!
他跑回家仔细研究家谱,
发现自己竟然是,
周朝皇族第三十五代,
皇位继承人。
而九龙是他祖先原本的封地。
他拿着这封证据去理论,
没人理他。
这样的霸占,
让曾灶财十分不满。
他开始走街串巷,
用手中的笔宣扬“主权”。
他的文字十分有趣:
从祖宗的名字写起,
把八卦奇闻和街谈巷议,
全部写在墙上。
曾灶财无学无派的字,
像极了他这个人:
看起来脏乱邋遢,
内里却自成风流。
在方正字体间,
流动着数十年的心血。
他的字看着简单,
但后来的书法临摹家们,
都有些没有办法临摹。
这种近似于涂鸦的方式,
并不被当时的人认可,
甚至都过不了政府这一关。
他几乎每天都被抓进警察局,警察抓他,但也没有法律可以起诉他。
最常见的情况就是:
上午进警察局呆一上午,
中午吃着免费的牢饭,
下午被放出来继续写。
后来保安和警察不管他了,
只是清洁的工人,
在身后等着他,
等着他写完之后,
再把那面墙刷干净。
渐渐地,
开始有人在路过的时候,
驻足看看他在写什么,
更感兴趣的,
会拍下他的作品。
一件事做三万个小时,
就会成为专家,
而曾灶财,
不舍不休地做了51年。
并且他老而弥坚,
完全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他也从不被人理解,
到后来有了自己的粉丝。
艺术评论家刘霜阳是其中之一。
他形容曾灶财的字的:
“朴拙、天真、自然、
无所为而为的书法风格,
叫人百看不厌。“
后来他在刘霜阳的帮助下,
在香港艺术中心,
举办了曾灶财书法展,
有人觉得,
刘霜阳和他一起疯了。
但是不久,
他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
甚至入选了威尼斯双年展,
更以同时入选世界三大艺术展,
成为香港的唯一。
大导演王晶以他为题材,
拍了一部《流氓皇帝》,
主演是当时人气小生郑少秋。
Beyong也给这个邋遢老头,
写了一首《命运是你家》,
黄家驹在演唱会上高调宣布,
这首歌是送给九龙皇帝的。
后来香港回归,
曾灶财的书法,
也成了香港文化的代表元素。
本土设计师邓达智,
把他的字写到了衣服上。
媒体爆发过一段时间之后,曾灶财的故事,又开始沉寂了,除了偶有记者来探访他,给他带些“贡品”,他又开始了一个人的挥墨豪书, 或者看着把记者吓的半死的蟑螂笑。
疯老头爱咧嘴笑,
笑起来的时候豁了牙,
但丝毫不影响他。
他也爱打赤膊,
最爱可乐和橙子,
再加一份油鸡饭。
他走在九龙的每一条街道上,
写满街道,再去写车。
即使他心知:
写完成座城市,
也没有一样属于他。
2007年的一天,
报纸上传来了,
九龙皇帝驾崩的消息。
他的粉丝们远在异地,
听到这个消息,
从各地赶了过来,
聚集得特别默契。
曾灶财离世前最后一次握笔,是在养老院里。笔从毛笔换成马克,一笔一划,颤颤巍巍地写着家人的名字,写完之后,他写了最后一句话:“皇帝我不当了,我让位吧。”九龙皇帝的落款也不见了。
那一天,
许冠杰穿上十年前那件,
让曾灶财出名的衣服,
抱着吉他,
弹唱起了《天才白痴梦》。
“人皆寻梦,梦里不分西东,片刻春风得意,未知景物朦胧,人生如梦,梦里辗转吉凶,寻乐不堪苦困,未识苦与乐同,天造之材皆有其用,振翅高飞无须在梦中”
这首歌,
他唱给曾灶财,
也唱给所有人。
前行的路上总有人,
嘲笑你的愚蠢,
当身后不再发出声响,
终点肯定就在前方。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让眼睛去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