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未受过科班教育,却屡屡造出震惊世界的房子,而这是他的最新作品

朋友家app
这两天,小眠被这个建筑震撼到了。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不只因为这是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最新作品,还因为他设计的宏大与精巧。
打破常规,却不是浮夸地博人眼球,而是内敛地表现平等。
即便这样艺术品级别的设计,不能为我们的日常所参考,但能得到一些美的感悟,也是一大幸事吧。
从外观上看
这儿不过一片薰衣草田野
就像上图那样
但如果摄像机拉高了拍
你会发现
巨大的薰衣草花坛中出现了半个遮面的佛头
你脑袋往下探:
“呵,还真是座大佛。
藏得真深!”
这个神秘兮兮的地方,说出来你可能会有竖汗毛——墓地公园。
“希望这不是个黑暗的地方,希望它是个孩子也会来玩耍的,明亮的地方。”建筑完工的时候,安藤忠雄一个人站在佛像前凝望了几刻钟。就如墓地主人当初所设想的,这个祭奠生灵的地方现在成了神圣和光明的代表。
安藤忠雄叫这个建筑头大佛。
在安藤忠雄之前,大概从来没人想过佛可以这样存在,然而对于安藤忠雄来说,他生来就是为了打破规则的。头大佛并不是第一个。
从一个只读过高中的三流拳击手,变成命运里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建筑师。
这个没有接受过一天科班教育的建筑师,拿了“建筑诺贝尔奖”普立兹克奖,人们叫它叫做清水混凝土诗人,光的大师……因为他把建筑做得如此干净硬朗诗意。
很多人知道安藤忠雄是从光之教堂开始的,但是安藤自己说:99%都没有读懂这个建筑。
安藤在清水混泥土上开了个十字架,于是光进来了,在昏暗的教堂里留下细长的光影。信徒:这是天堂的光辉。
“光”的十字架太美了,甚至掩盖了安藤的真实用意。
以至于走在其中的人都不太注意到,楼梯是往下走的!
传统宗教建筑中,比如教堂,总是高高在上,神父也站的比信徒高,是权利的象征。而安藤想要打破这种模式,他认为这一切是平等的。
隐藏在强烈的几何感、空间感之下的,是安藤忠雄从做建筑开始第一天就深信的“平等”。
“我很在意人人平等,在意人与自然平等,在意人与宗教平等。”
1991年,本福寺扩建,他把寺庙搬到了水下。
“哪有把寺庙建在水下的?”“万一漏到佛像上怎么办?”“这是对佛像的不尊重。”庙里没有一个和尚同意。
安藤找到寺庙的高僧,不说一句反驳的话,只描述建成后的场景:
你绕过白色的墙面,缓缓步入莲花池中,下一个阶梯,蓝色的光线便变弱一层……在差不多全黑时,眼前豁然开朗,阳光透过大红落地木窗,大殿刹那间满堂红。
高僧:请务必做出来!拜托了!
象征净化死亡重生的红光
25年后,安藤忠雄又把佛搬到了“地下”。
这是日本札幌的墓地:真驹内泷野。墓地主人想为墓地30周年的开幕而建成一个公园。
墓地主人找到安藤的时候,那个大头佛还只是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冷寂。
“我希望啊,这里,是小孩子也会高兴来的地方。”
和墓地主人想法出奇地一致,安藤忠雄要以诗意包裹着所谓的“平等”,在安藤心里,即使在最黑暗无奈的墓地,也可以有绝对的光明。
然后,他把佛包了起来。
不仅只是包起来,
进入这座神秘的建筑之前,
安藤忠雄布局了16.2×61.2米的水上花园。
然后你还得经过
38米长的混凝土廊道
才能到达佛像跟前
进入佛像前的这个扇形的结构,是安藤为了让整个佛像更加神秘而专门设计的。
一刹那,
眼前光亮。
因为头顶的光,观赏者从这样的角度看上去,佛像庄严而肃穆。
围绕着佛像的建筑内壁,
是波状的“折痕”,
光线在其中层层交叠。
而在建筑外部,安藤忠雄种上了薰衣草。
安藤用的薰衣草,在北海道相当于东方的普罗旺斯,寓意着“无忧”。15万株“无忧”薰衣草在安藤地指挥下,被园艺师从山丘顶一直排列到山脚。
等到花季,
薰衣草就会开出烂漫的样子,
身在其中,
有几人会想起这是个墓地公园。
冬天的雪,秋天的雨,夏天的风,
它们从天而降,
落入从未被覆盖的屋顶,
如浮云般轻盈。
尽管安藤忠雄的躯体已经不如年轻时候,但内心对建筑的恪守却从未变过,大概从成为建筑师的第一天开始,安藤忠雄就注定了要为打破常规而生。
“我很在意平等。”
安藤又重复了一遍,一模一样的句子,语气,从来没有妥协过。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朋友家app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羊咸咸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