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只有性冷淡才衬食物?他用彩色的童趣治愈了全世界!

几何民宿
说到如今日本的设计界,大到日用品,小至器物,人们的审美指向好像都在朝着极简发展。我们所熟悉MUJI就是最好的例子。然而在一片性冷淡的冲击波下,偶尔我们还是会被一些带着童趣的点触动内心。比如皆明川的衣服,
又比如鹿儿岛睦的食器。
记得浅子以前做过一期日本设计师们的日用品之选的内容。里面一位阅器无数,热爱极简的建筑师却偶然间开始对鹿儿岛睦的食器倾心不已。鹿儿岛睦的食器好像是日本陶艺界一股独一无二的温泉,暖人心。
你可以说它花哨,但从他手绘的花草里、小动物里,我们却能感到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不用说,如果在里面放上食物,也是一道极美的风景。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Casa器物教科书走进他的图案世界。
我认为创造已经有了的东西是没有必要的。
LA的自然派陶艺家Adam Silverman和创立了Dosa品牌的时装设计师Christina Kim不约而同地为同一位日本陶艺家的作品倾心——他就是来自福冈的鹿儿岛睦。
不同于现代极简审美的大流,鹿儿岛睦的世界里有鲜明的蓝色、黄色,繁复的花草树木、神态灵动的动物……2010年后,他的作品在在日本器物爱好者中间点燃了一阵热潮。如果想看去他的个展,记得从前一天就开始排队,不然好东西立刻就会被一抢而空。
鹿儿岛睦的作品最大的魅力就在他充满童趣的彩绘,让人看了就觉得充满了幸福感。然而,他自己却从来不称它们为”画“,而把它们叫做”图案“。”画“和”图案“在他眼中是完全不同的。画画是艺术创作,图案则是科学的设计。鹿儿岛睦说自己的工作就是思考和绘制图案,从不断的重复中找到属于那朵花、那个动物的最贴切的线条和轮廓,不断地向完成度更高的图案升华。
也许正因为是图案的原因吧,鹿儿岛睦的食器虽然看着很华丽,很有个性,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强势。他一位做室内设计的忠实粉丝这样评价说:
「虽然鹿儿岛的器色彩缤纷又热闹,但一旦你把食物放进里面,它会自动退为一个称职的背景。」
在装面包、意面、烤肉的时候被盖住,等到吃完以后再次出现的惊喜感、即使每天使用也丝毫不会磨损或褪色的安心感……这些都是鹿儿岛的图案在优美的同时被评价为“具有相当的普遍性”的原因。
可别小看了图案的重要性。从2013年开始,东京的家装店<doinel>每年都会举办一个以图案为主角的企划展。将图案以纸张、布等各种形式的素材表现出来。或是把它们用于产品设计、空间装饰。从日本大宰府<龙门神社>的绘马、波佐见烧的花器、京都的唐纸、到美国<dosa>的纺织品、北欧Gustavsberg的咖啡杯……都进行了广泛的跨界合作。
从2013年开始每年在东京<doinel>开幕的{鹿儿岛睦图案展}今年将于10月开幕。2017年1月末,在福冈县的三菱地所美术馆和太宰府满天宫将举行{鹿儿岛睦展}。
鹿儿岛的图案不论以何种素材来表现、用于何种用途,甚至不论用东方还是西方的审美眼光来看,都是和生活最贴合的。画着这样图案的日用品,自然不论是谁都会被俘虏。
其实在陶艺这一行,鹿儿岛睦并不算是一心一意的“老人”,从美大的陶艺系毕业后,他曾在一家室内设计公司里工作了十几年,直到35岁,才开始重新拾起制陶。这一天,我们访问了他位于福冈的家兼工作室。
鹿儿岛的家在福冈的住宅街上,大大的工作桌面朝着鹿儿岛自己打理的碧绿庭院。
掐指一算,鹿儿岛睦作为一名陶艺家的正式出道也有已经十年了。虽然现在已经成为了很有影响力的陶艺家,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仍然是——“我的陶器并不是艺术品,只是为了让人们感到快乐的生活道具而已。”
这间工作室曾经是他祖父的“游乐场”。鹿儿岛睦的祖父是昭和初期著名的博多人偶作家。他是一位很潮的老人。总用德国的画具制作绘制各种美丽的人偶,还从欧洲订购<VOGUE>杂志,参考上面最新的时装来给它们做衣服。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追求有趣、酷爱造物的精神影响了他。
(左)鹿儿岛睦的祖父鹿儿岛五郎的人偶作品《梅》(1960~70年)。
(右)鹿儿岛的叔父是日本纸塑人偶的人间国宝、著名的短歌歌人——鹿儿岛寿藏。
鹿儿岛睦最喜欢读John Burningham和Roger Duvoisin的绘本。
有人说中间跑去室内设计公司工作对他的陶艺家生涯来说是绕远路,鹿儿岛睦则不以为然。因为这份工作,在90年代末的时候,他就得以接触到各种海外最先进的设计,有时跑去出差,现场考察,每个月能看到上千种五花八门的产品。这才让他萌生了“这些虽然也很不错,但如果还有那样的东西就更好了。”的想法,这是他开始创作的契机。
离职后,鹿儿岛的陶艺之路是从食器开始的。他说,即使是一个盘子,如果能让人感到开心的话就是有价值的。他知道会有这样的人。即使他的创作并不符合市场的大流。
“因为是要供人使用的生活道具,所以它们在作为我的作品的同时也是‘商品’。但是作为商品来说,如今市场上出色的东西已经太多了,方便使用和清洗的也是一抓一大把。当然我自己也十分喜欢这些东西。但我认为创造已经有了的东西是没有必要的。那我的作品的价值要体现在何处呢,比如图案、比如颜色。我从这些地方开始思考。虽然做这些很费时间,效率也低,但是会有人喜欢它们。我选择了一条很波折的小路,在这条路上走几乎没有什么同伴,但也有走这条路才能感到的快乐。”
所有温馨的图案都是由这些零食包装做的纸版开始的。
鹿儿岛睦的图案里最一开始就充满了花草和植物。虽然一直有个想开家花店的梦想,但把它们作为自己作品的主题绝不单纯的是因为喜好园艺。“如果纯粹是想用画画来表现喜欢的东西的话,直接在画布上画岂不是更好,还能做艺术品呢。我的工作设计图案,从而创造能让人开心的器皿。如果这样考虑的话,植物是最易于构成图案的。思考在盘子这样一个有限的面积上,能够让植物如何‘生长'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这时就需要动用我的园艺知识了,例如要让叶片最大程度地接受到光照应该是怎么的一个生长形态。”
(左)鹿儿岛睦的工作室墙壁上画的手绘图案。
(右)工作室里的小厨房。
现在鹿儿岛睦的陶器已经拥有一大堆狂热的粉丝,每次开个展,在第一天就会被一抢而空。他还觉得这样很对不起那些每年都想收集一个他的作品的忠实粉丝们。“我很感谢支持我的人,我也知道对那些喜欢收集的人来说买不到是多么痛苦。但我还是要坚持只把我完成度最高的作品卖给客人。”
“即使你非常非常地喜欢这个盘子,但还要记得,使用它才是它真正的价值。”,他说。
本期杂志 Casa BRUTUS
一本针对小众人群居住观念的国际化生活设计杂志。
和意大利合作,时尚、艺术、美食、生活哲学……
它囊括了关于美的一切。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几何民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