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圆明园旁,曾有一群“盲流”,开创了中国新生文化的骄傲。

那一座城
谈到北京的艺术家聚集地, 很多人都会想到798, 想到宋庄, 想到草场地、黑桥…… 但或许并没有很多人知道, 新中国第一个自发形成的艺术家聚集地, 是已经不复存在的:
这里曾出过不少传奇, 聚集的不只有画家, 还有搞摇滚的——
比如窦唯、朴树;
以及常年跑龙套的群众演员;
迷茫的摄影师; 不入流的诗人……
他们是“北漂”的前辈, 和许多现代人一样, 出于对原本生活的不满和不甘, 决心去北京闯荡。
八十年代末, 位于北京西北的圆明园, 还不要门票,也没有围墙。 一些被称为“盲流”的年轻人, 怀抱着有关艺术的梦想, 寄住在娄斗桥一带。 很多年后, 人们称他们为:
他们将圆明园, 视作创作与生活的根据地。 其中一位流浪艺术家, 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另外5位艺术家的生活, 并制作成了一部有相当影响力的纪录片:
从这部纪录片里, 我们可以找到“圆明园画家村”的最早雏形。 镜头中的五位流浪艺术家, 分别从事摄影、写作、国画、油画和先锋戏剧导演等艺术活动, 基本上处于社会体制之外, 自由创作,自由生活。
但他们的自由, 跟今天大多人想象的全然不同: 没有多少资产, 衣食住行都是现实的困难。 经常要去“朋友”那里蹭饭吃, 为了房租而搬家。
大部分流浪艺术家的目标都一样: 日常解决温饱, 最终能够成名。 但其中也有不愿用作品换取物质的人, 比如女油画家张夏平, 把作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这部写实的纪录片, 用两年的时间, 追踪了这五位艺术家的生活。 从他们最初的偏执与迷茫, 一路拍摄到曲终人散后的凄凉。
两年后,女油画家疯了, 几位艺术家大都结婚、出国, 留在国内的也离开了北京。 在圆明园画家村, 他们度过了“盲流”般无助的两年, 却开创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骄傲。
回顾九十年代初, 不少艺术家陆续迁入圆明园, 渐渐形成了一个艺术活动中心。 这种选择并非偶然: 位于福缘门村的圆明园,
唾手可得的文化艺术氛围, 为北漂艺术家们提供了芬芳的精神土壤。
接下来的几年内, 圆明园画家村以不可置信的速度, 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流浪艺术家。 许多媒体也注意到了这里, 纷纷称之为“世外桃源”。 当时的福缘门, 几乎每家每户都住着艺术家, 连寻常的房主都见不到几个。
越来越多人知道了这个地方, 知道了这一群人。 虽然他们的生活还是在温饱、成名 与自由创作的追求中, 矛盾地度过; 但以艺术、文化之名聚集的兴奋与骄傲, 却让他们对未来有了更大胆的期许。
然而,
据说,1995年那里的艺术家已经达到了三四百人。 是年秋天, 政府勒令艺术家们搬离福缘门区域, 又经过之后若干次的“收容遣送”, 直接造成了圆明园画家村的解体。
当时,这政策并不是针对艺术家, 而是针对所有外地流动人口。 但对于这些骄傲的艺术家来说, “收容遣送”这样的字眼, 仿佛将他们从美梦的天堂, 拉到了污浊的臭水沟。
1995年,如同乌托邦般的圆明园画家村, 骤然解散。 散了之后干什么的都有—— 画画的去开餐馆, 做雕塑的搞起了装修。 当然也有个别成功的艺术家,
今天的圆明园, 已经见不到曾经画家村留下的多少痕迹。 而今天的798、宋庄, 也逐渐成为商业气息浓郁的旅游胜地。 提起圆明园画家村昙花一现的历史, 许多人都只剩下叹息。
但我们也不禁想到—— 假如它没有在1995年消失, 后来的流浪艺术家们, 就不会离去吗? 后来的圆明园画家村, 会不会也变成了另一个宋庄、798?
那五六年的“世外桃源”历史,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都像是一场美丽的泡沫。 它记录着一批曾经不甘于平庸的人, 怎样努力地构建心中“艺术”的神殿、 试图重新定义自己的生活。
同时, 它也见证着中国当代艺术中, 一段迷茫、躁动、惶恐、倔强的年代。
▲ 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那一座城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麦兜妈妈麦太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