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每天不一样,我们也喜欢你这样……

武汉潮生活
那时候,自行车还是武汉人出行的主要方式。
那时候,大街上还有大痰盂。
那时候,夏天没有空调,大家都把竹床摆在外面乘凉。
那时候,空气都新鲜,常常看到人们在大街上晨练。
那时候的过早依然是热干面,哪怕随意站在街头,只要填满了肚子,也是心满意足的!
那时候的糯米包油条和白糖豆浆都是老武汉们的最爱....
那时候的武汉,只有7家电影院,看电影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那时候的武汉,公交并不多,想要坐上公交着实跟现在有点像
那时候的咖啡厅,只有简易的圆饭桌、小方凳、日光灯管、双喇叭录音机、嘈杂的人声……
那时候,巷子里还有很多风驰电掣的麻萌,坐一趟下来,屁股都是麻的。
那时的农场品市场,交易品都是农民的手工制品,编织筐、板凳椅子等等。那时都是提篮买菜,超级环保。
那时的水果商店还是国营,虽然品种不多,但走亲戚串门时最常见的就是带上一网兜水果。
那时候过江首选不是公汽,而是轮渡!
那时候的轮渡不是封闭的,这种“通透”的轮渡,可是一位难求!
那时候,理发店没有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发型师助理,最重要的是没人要求你办卡,剪头2块钱!
那时候中山装还是男士的主力正装,“扬子江”也是服装业如雷贯耳的牌子。
那时候的江城名菜——白云黄鹤,不是武昌鱼、藕汤。
那时的光谷,还没有现在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大部分人还都是步行或骑自行车。
那时武汉车很少,人很少,有的只是长长的客运车。
那时的汉正街,有一种职业叫“扁担”!也是从这里开始,农民工进城务工才开始流行。
那时候的武汉客运港,航运还是非常兴旺的,因为坐船比火车便宜不少。
那时候的扬子街工业品市场,就是一条“时装”街,看样子就像现在夜市的雏形。
那时候的中山公园, 水很清,划船游园是最常见的。
那时候的中山公园摩天轮是我小时候春游的最爱,现在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那时候,中南商业大楼是当时武昌最大的卖场,开业当日接待顾客近三十万人次,销售额高达98.9万元,创下了当时武汉市零售商场日销售额最高纪录。
那时候的春节,夜里的江汉路过街天桥很少有人,大家忙着在家里团圆。
那时候武汉的报刊杂志,其中文学月刊《长江文艺》和《芳草》相当有名。
当时候的江汉路18号,这里还不是步行街,这条路上卖什么的都有,是市民的活动中心。
那时候的黄鹤楼,是很多单位和学校组织春游的必去之地。
那时候的交通路,是武汉较为热闹的街道之一。然而,如今它已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将是随处可见的钢筋水泥森林。
那时候的东湖沙滩浴场,岸边还是沙土和卵石,现在沙滩浴场的沙全是从福建长乐运来的海沙,模样也今非昔比了。
那时候省妇幼的育婴室,当时各种颜色碎花的“蜡烛包”还挺可爱的。现在,这些当年照片中的小毛毛们都已是年过三十的社会中坚了。
那时候东西湖啤酒厂出品的啤酒非常受欢迎,从左至右分别为:妇幼啤酒、武侯灯啤酒、行吟阁啤酒和首义啤酒,只可惜后来停产了。
那时候武汉洗衣机厂出品的荷花牌洗衣机是江城家庭的首选。
那时候的红山花牌电风扇是武汉电器市场上的宠儿,为武汉人应对漫漫长夏立下了汗马功劳。电扇上还有一个小灯,夜里打开光线柔和,完全能够代替小夜灯使用。
那时候的一枝花洗衣粉对许多老武汉人来说真是太熟悉了,它和荷花洗衣机、红山花电扇并称“武汉三朵花”。
那时候,解放大道上还有迎春长跑的人群,在那个雾蒙蒙的初春早上,人们奋力跑着,就像今年的汉马一样。
那时的六渡桥,是武汉人的骄傲,三镇人都要来这里玩。
那时候的钟家村天桥上密密麻麻的人头,现在桥拆了,这种景象再也看不到了....
那时候的司门口,是武昌最早的繁华地带,大中华、曹祥泰、刘有馀....一大批老字号都在这条街上。
那时候到商场,人们将自行车停放在解放大道旁,这场阵势是不是让你想到今天的光谷呢?
那时候,在武汉吃上一顿洋快餐是一件特别有“面”的事情!
那时候的中山公园,承载了多少武汉人的童年欢乐...
那时候的民众乐园,它曾经是老武汉人玩乐的代名词~
那时候的繁荣的中山大道-江汉路路口,现在还是最繁华的地方。
那时候的武汉展览馆,现在已经改名“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更加气势磅礴了....
那时候东湖上的游船,比起现在的塑料船,我更喜欢坐这个小木舟!
那时候的东湖听涛轩,水很清天很蓝,风景还是这么迷人...
那时候的武大赏樱图,也许爸爸妈妈们,都曾经留下过这样的照片~
那时候的归元寺,孩子们有着他们年龄专属的纯真和好奇心,不像现在个个都拿着智能手机,捧着ipad....
那时候,长江大桥还在建,你能想象当时的场景吗?
那时候的青山,没有所谓的金融区,但一个武钢,面积接近半个汉口,能养活整个社区里三四万人。
那时候,没有很多的娱乐项目,在路上常见的是一帮大爷和拐子们扎堆在竹床上下一局棋,看的多,在局的少....
那时候,江城小巷里,少不得常听见这样的吆喝“修理钢精锅……”“磨剪子咯,磨菜刀咯,不快不要钱咯……”
那时候,爆米花机旁边常常围着一群小孩子,害怕的捂着耳朵却又满怀期待的样子,那香香甜甜脆脆的爆米花简直是人间美味。
那时候,老特在楼下燃起木柴炉被青烟团团围住、烧着晚上洗澡用的热水。
那时候,如果傍晚很热,街坊邻里会搬小木桌在家门口吃饭,你来我往边吃边说,很是热闹。
那时候,街头这样的小人书摊我们都蹲过,看一本就是一分钱。
那时候,巷子里的一声“召集令”,会让大家忘记了妈妈的唠叨,一直玩到黑汗水流才匆匆跑回家。
那时候,在学校里男孩子都喜欢玩跳高或者翻单杠,偶尔不小心就会摔得头破血流,但是伤好了以后还是会继续玩这样的游戏~
那时候,汉口出现的街头舞蹈,打扮挺时髦。
那时候,吉庆街还没有落寞。武汉人宵夜,首选吉庆街,那个热闹、那个嗨现在再也感觉不到了....
那年夏天,约着一起参加横渡长江的活动,清一色的绿色泳圈和红色泳帽,满满的活力!
那时候,没有网络,连身份证都没有,如果想自费自助游,武汉人出门住宿靠的是它——介绍信!
那时候,结婚照很可能是我们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
那时候,武汉也“看海”过,解放大道附近。
那时候,这样的水缸,这样的舀子,你有这样喝过水吗?
那时候,家里能有一台冰箱和彩电,都是让人无限羡慕的事情,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这“三大件”更是结婚必备。那时候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黑白电视换成彩电就已经很幸福了。现在什么都有了,但却没有更开心。
那时候,出去春游,都是东湖黄鹤楼之类的地方,小朋友们手拉手排成一队,蹦蹦跳跳跟在老师身后。那时候觉得天大地大,未来好远,童年好长。
只是这样的武汉,已经是过去时,
我们也相信,现在和未来的大武汉,会更美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武汉潮生活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