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湖边,觅一处园林,携手开书院,把日子过成子曰

背包旅行
太湖边,觅一处园林,携手开书院,把日子过成子曰
文|雷虎 摄影|阮传菊 视频|玖时光
每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处桃花源。
在这里,渔樵耕读、夫唱妇随。
时光停滞千年。
但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
这只是终南山隐士的生活,
是只存在诗中的远方。
虽心向往,永远至所未至。
宽袍博带沐浴江南烟雨,
朗朗书声萦绕粉墙黛瓦。
这里是“乐谦学堂”,
她们是故事的主人公方哲萱和刘翔,
一年前,在太湖边觅得一处江南园林后,
这对普通的80后小夫妻就开了家私人书院。
从那以后,
她们的生活便在“子曰”和“日子”间自由切换。
方哲萱和刘翔因汉服结缘:
每个人小时候都有披床单做秀的经历,
女孩把自己当成仙女,男孩把自己当成侠客。
其实每个中国人小时候都有汉服梦。
只不过那时候,
我们还不知道它的名字叫汉服。
汉服梦是中国人飘逸大气的风骨化身,
刚出大学的方哲萱曾为汉服写下诗篇
《我为汉服低呤浅唱》
……
那时候,有个怪异的青年名叫嵇康,
他临刑前,弹奏了一曲绝响,
那宽袍博带在风中飞扬,
他用了最优雅的姿态面对死亡。
几千年过去,依旧有余音绕梁,
只是他不知道,真正断绝的不是曲谱,
而是他的傲骨,乃至他身上的衣裳
……
很多汉服圈的朋友相聚,
谈论衣服的面料和剪裁,
而二人却关注附着在其上的风骨,
很自然在一起读经: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很自然在一起生情:
爱情的小船说开就开。
2006年,
方哲萱在北京做记者,
遇见到北京游学的王财贵教授,
王财贵教授推广读经已十年。
“既然全国有那么多孩子在读经,
十年前读经的孩子已经长大,
他们读经后的人生经历怎样呢?”
方哲萱开始了为期两年的调查。
采访遍了她能联系到的所有孩子。
“基本上我采访到的每位孩子和家长,
他们都对读经感激不尽,后悔读得太少。
虽然他们不能保证说,
优秀就是因为他读的经。
十年前采访的孩子,我现在还在跟踪,
我看着他们从中学到大学到结婚生子。
他们的人生不能说多成功,
但他们都有一种幸福感,
我觉得这个可能是读经带给他们的。”
结束两年的读经调查,
方哲萱深入地了解了读经教育,
也从王教授的采访者变成追随者。
“读经不能靠一个人来推广。
需要一个更扎根的机构,
但其它的追随者都有自己的家庭,
没人能去,好像我能,
因为我孑然一身!”
方哲萱辞去工作追随,
她的追求者刘翔也跟着辞职。
选择到苏州开书院,
是为了安放自己的理想:
苏州自古是文化高地,
夫妻俩希望自己能成为读经守护者。
最主要的原因:
“我们想在山有水的地方,孕育宝宝。
读经教育原理就是让孩子接触经典。
先是接触经典的环境。
然后才是经典的著作。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一出生,
就看到灰暗的天、钢筋水泥和霓虹灯。
希望她出生后,
每天早上能听到鸟叫,
一开门就是花、树、草。
有湖、有山,
可以指着实物教她成语:
湖光山色。
希望她成长的地方:
睁眼望去一片自然祥和。
雨滴轻轻地落进荷塘,
泛起水波一片;
蜗牛慢吞吞在栏杆上爬,
不担心限行和堵车。
“我这样想的时候机缘真的出现了”
夫妇俩在苏州太湖边的东山镇,
找到了一个这样的私家园林,
读书小窗前,不见青矗矗。
门窗开合,
礼仪开阖。
匾额高悬,
学问在心。
园中有天地,
胸中有丘壑。
园林满足了夫妻俩对书院的全部幻想
“于是百年之后的今天——
我们拥有音乐神童,却不识角徵宫商,
我们能建起高楼大厦,却容不下一块公德牌坊,
我们穿着西服革履,却没了自己的衣裳。”
十年前,
方哲萱写《我为汉服低呤浅唱》登高而呼;
十年后,
她们妇唱夫随隐居江湖脚踏实地做。
租金昂贵超出想象。
压上全部家当和结婚礼钱凑一年房租。
“风险是不是太大?
人生有些事,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反正社会到不了饿死人的地步!”
搬进书院后一个月,女儿阿澈出生。
书院也招到了第一个学生,
是做饭阿姨的孩子。
夫妻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时,
书院却很神奇地招满了学生。
“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们,
甚至没看我们身份证,
就让孩子跟着我们。
这在现代社会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哲萱反思为何书院能如此顺利:
“在人和人已完全丧失信任的时代,
世人却能和我们君子相交,
因为经典教导我们君子坦荡荡。
大家读经时发心做君子,
最终做君子的心在书院达成共鸣。
这是我们做这事感觉最幸福的,
好像我们已经屏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
看到的都是善良和光明。”
办书院其实是在修复人心,
虽然见效很缓慢,
如果不去做就永远没有修复的可能。
因而在为孩子开办乐谦学堂后,
她们又办了东山书院,
做成人读经教育。
每天也会面对无数质疑:
孩子两耳不闻窗外事,
不学数理化、
不知光头强、
一心只读圣贤书,
长大以如何融入社会?
教育分为两种:
知识(科技)教育和文化(生命)教育。
前者重视的是外在的应用;
后者重视的是人内在的培养。
生命学问教育,是整座教育大厦的基础。
地基打打扎实了,装修才能随心所欲。
但如今的教育太功利,
还在打地基的年龄就开始考虑变现。
“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只有家长觉得文凭不重要的时候,
我们才能解答这个问题!”
教育是不是还有另一种可能,
书院教育是不是正确?
夫妻俩愿意用一生来做探索。
开学拜师,行释菜礼,
教育需要仪式感,
尊师重教之风要在潜移默化中养成。
礼、乐、射、御、书、数,
儒家曾经用六艺培养贵族,
这是一个贵族没落的时代,
但贵族的优雅和担当不能废。
在这东西汇通的时代,
要培养的是东西汇通的人材,
古与今,东与西,
不可厚此薄彼。
众人眼中的书院教育,
是把孩子放进集中营里摇头晃脑死读经,
其实先贤早已有很深入的思考: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我们对教育太执着,
来不及停下来思考教育的真正目的。
乐谦学堂开班的第一天,女儿阿澈刚满月,
方哲萱为女儿,也为书院写下寄语:
“这个时代是随时会变迁的,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一无所有时候,
我也希望她是富足的。
我不希望她有了才高兴,
没有就不开心。
我希望她看到天地间,
哪怕一个石子,一片树叶,日升日落,
都是开心的。
我希望她成为阳光,去温暖、照亮别人。
不需要别人去温暖、照亮她。
因为她就是光明本身。
不仅仅是阿澈一个人,
希望每个孩子都能这样。
都可以成为阳光、成为海洋。
心胸都可以那样开阔。
她自己就是自然,
她自己就是天地,
她自己就是一个宇宙,
她自己就能发出所有的东西。”
我们要培养的就是这样的人,
这才是教育的终极目标。
为什么是倾其所有办学院,方哲萱说:
“我做教育并不是为了让我的孩子成什么?
而是我可以在这过程中了无遗憾!”
先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负责,
然后才是教育工作者,对教育负责。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背包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陆建华摄影
  • 虞山十八景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