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金环球日记 | 穿越楚国:B+段的最后征程(上)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2016年11月1日星期四下午4点半,恢复到白色的粤B139UN终于回到了它的注册地:深圳。在此之前一天,10月31日下午2点半,小金和他妈妈一起从武汉坐高铁回深圳。至此,大小金“父子万里行”的A、B两段全部结束。 在这一路3万多公里旅程的写作中,我其实一直纠结于是偏重于“亲子”还是“旅行”,原以为自10月28日上午爷俩在西安北站分手后,我可以不用纠结了,然而没有了小金的同行,我却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写作的动力。从西安到郴州的5天时间,我其实基本没有写一篇与“旅行”有关的文字,除了《我为什么上武当山》那篇。 但是,终究还是需要有一个关于最后B+段的行程记录,这篇文章就是这个意思。 1 其实从长安城出来,我最初只有两个确定性;一是,第一步要去商洛,二是,最后要回到深圳。其它都是不确定的,包括时间,我最初计划11月3或4日回到深圳,但由于印度领事馆要求面签,最后被迫提前回深。 为什么要去商洛?主要是因为贾平娃。他笔下的“商州”太吸引人。而且倘若这一趟不走商洛,那个偏僻的地方,以后恐怕再也没有可能去。 而且我想翻越秦岭。之前坐大巴从长安到汉中曾翻越过一次,但自己开车走秦岭,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虽然经函谷关、崤关到郑州见一见同学老友也很有吸引力,但那毕竟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在长安的酒店里时,店小二听说我要往商洛,极言其路之不好走,我心想,再不好走也是高速公路,连澜沧到孟连那段路都走过了,连独库公路都走过了,这段算得了什么。 无非就是隧道特别多而已,过了蓝田县不久进入秦岭山脉,就是长的短的各种隧道,难得瞅一眼秦岭山上的树草石土。树仍是绿色,略杂有一点红色或黄色而已。其实进入陕北之后,视野中就以绿色为主,那种大西北的荒山野岭不复见矣,反而有点不习惯。或者说,我已不喜欢绿色,绿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10点从西安北站附近出发,11:40就到商洛下了高速。商洛城与全国大部分城市并无二致,最近20年新建的丑陋高楼大厦与之前50年所建的丑陋豆腐块房子斑驳掺杂,还有最近10年新建的丑陋仿古建筑点缀其中。除了丑陋是共同的,其它毫无协调感。 其实商洛也是有来历的,这里古称商州,是卫鞅在秦国红人时期的封地(前342年,秦孝公二十年,卫鞅破魏有功,封之商于十五邑,号曰“商君”),所以卫鞅才又称为“商鞅”。但是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商鞅的遗迹了。何况我对此人并不喜欢。 我导航到商洛市新华书店,在那里买了一份商洛市区地图,研究了5分钟,发现商洛市区没有任何值得一游的地方。倒是贾平娃的老家丹凤县棣花镇,离商洛只有不到40公里,心想就去那里吃午饭吧。 2 棣花镇在商洛到丹凤的商丹一级公路边上。路很宽且较少限速拍照,所以开得飞快,半小时就到了。镇子不大,也就一互相垂直的两条主街而已。我先找了一家面馆,要了一碗炒面条。 面馆门口就有一老头子临街卖豆腐,是那种北方的老豆腐,一板板的豆腐叠放在案上。我小时候就喜欢生吃豆腐,当点心来吃的那种,于是就花2元钱让老头子切了一块给我,自己就用手抓着来啃,跟吃凉粉差不多,但是就不放任何调料,纯天然。 问平娃的老宅在哪里?镇上人都知道,随手一指。这地方难得出这么一个大名人,显然父老乡亲的态度里既有一种引以为自豪、又夹杂了那种不以为然——“只道刘三谁肯把你揪扯住,白甚么改了名、更了姓,唤作汉高祖!”不过平娃还没有刘三那么过分啦,他只不过把自己的“娃”字轻轻一改,改称了“凹”字,瞬间大俗变大雅,确实是神来之一笔也。 路过棣花中学,大门口有贾平娃的题词:“优秀做人,成功做事”,除了励志之外,不知是否还有自许或自况的意思。 再往前走,过了一座桥,就在高速公路的下面,一座新修(或维修)的古镇(?)赫然出现在视线中。有牌子标了两点:“宋金古镇”和“贾平凹故居”。我知道这古镇是丹阳县政府为了开发旅游业,而斥资3000万打造的“作品”,但平娃并没有反对它以“贾平凹故居”为主要卖点,反而同意它用“故居”这样一个词。
贾平凹故居 我不知道平娃内心是一种什么想法。他岂不知道,活人建生祠,于古于今都是极其犯忌讳的事情,今人之“故居”,跟古人之“生祠”,虽有不同,但其犯忌则是相同的。吾人在甘州张掖曾参观南华书院,此即当地主官与乡绅因敬仰左宗棠之丰功伟绩,而为之建的生祠,左季高闻之大惊,坚决拒绝,才改为书院的。平娃也许觉得这里是小地方,由着他们玩儿吧!但是再小的地方,如今都是跟互联网连着的嘛,所以我就曾读到不止一篇文章,讥讽平娃故居之存在。 3 由于商洛对我毫无吸引力,于是我迅速修改计划,不再住商洛一晚了,而是把原本放弃的计划拎了出来,打算这晚住到安康去。 从商洛到安康约270公里,但只是从镇安县到安康市区才有100公里高速公路,之前的170多公里,全是省道,要经过杨斜、东岳庙、红岩寺、凤凰等多个镇子,才能到柞水县与镇安县之间的回龙镇接上高速。我没想到这170公里要走4个小时。 全是山路,大山沟的双车道公路,一路上青山绿水,红叶绚烂,细雨如丝,倒也惬意,只是山路曲折蜿蜒,开起车来大费精神。尤其是过了凤凰古镇之后的路段,由于正在修同线的高速公路(山柞高速,从山阳县到柞水县),所以路上大车颇多,路被载重车损毁比较严重,小车开起来颇为辛苦。凤凰名为“古镇”,我看了一下,全是新修的仿古建筑,那是一点儿古意也没有的。 从商洛出发时下午2点,再上高速时已接近6点,天忆经黑了。我疲惫困倦之极,只好在安康市区之前30公里处的一个服务区小睡了20分钟,才继续前行。这样到安康市区内已晚上7点半了。 4 住一晚安康,主要是一种处女座的怪心思:陕南三市,汉中之前去过了,今天又去了商洛,就剩一安康,去一趟,就完美了。倘若不去,以后也再没有机会来,永留遗憾——这就叫处女座的怪心思:一个安康没去过,有啥之遗憾的?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你不可能全都去到的嘛,何况安康又没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几年前从汉中去青木川时,经过阳平关镇,逗留了一个小时,吃饭兼转车。那时中学地理的知识就跳出来了:从阳平关到安康,有一条铁路线,名叫“阳安线”,当时还想,甚么时候有机会去安康看看。 1994年5月我从河南逃亡广东,在火车上认识一个来自安康石泉县的家伙,相谈甚欢,甚至一起在羊晚招待所住了一晚,之后一人去深圳,一人去珠海,再也没有见面。当时其实是留了石泉县的地址的,只是之后辗转多年,那个纸条早就不见了。现在到了安康,就想起了那人。 安康这地方,处在秦岭与大巴山之间的汉水谷地之中,汉江就穿流过市区。与同在汉水流域的汉中不同的是,汉中更接近于蜀文化,而安康更接于于巴文化,因其南边就是重庆也。 不过我也只是在安康住了一晚而已,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安康市区虽有几个可以逛的地方,比如瀛湖,但是吸引力并不十分强大。市区内的汉水也甚觉无味。我就想,还是走吧,从安康往十堰方向,G316国道全程都是沿着汉水走的,应该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
这一段汉水全都是在大山之间穿行,山青,水也青,水量颇大,所以也颇可观。但是在刚出安当20公里,过了早阳镇之后,突然就堵车了,长长的车龙全都息了火不动。一问,原来是前方修路,道路禁止通行,要到中午12时之后才能通车。我一看,还要近2个小时,罢了罢了,倒回去,上高速公路,直奔十堰而去。 5 我在今天早上所写的另一篇文章《楚人应该读一读楚国史》中写道:我10月28日从长安出发,历经商洛、镇安、安康、旬阳、十堰、荆州、常德、郴州。。。无意之中,走了一条跟楚国历史有密切联系的一条路线。 楚国发源于河南新郑,但最早建国是在豫西、陕南交界处的汉水中游一带,之后才逐渐往东南方向扩大疆土,最终成为战国七雄中疆域面积最大的一国。所以楚国最早的开疆拓土,其实是沿着汉水拓展的,不过到了江汉平原之后,就迅速地扇形攻击,帮助华夏族攻占了大片的蛮夷之地,而其较长时间的国都郢都,其实是在长江边上的江陵(荆州)之纪南城。
现在我们讲楚文化,却主要是两湖之地,湖南也成为楚文化的核心区域,岳麓书院之“唯楚有材,于斯为盛”,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才用“穿越楚国”作为这篇B+段旅程行记的标题。楚国确实是这一路线的清晰主题。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