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逃离大城市,这对年轻的建筑师夫妻,依然在上海把日子过成了人人羡慕的有趣生活

Feekr旅行
“有趣的人”,这大概是现今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
如果要说“有趣的人”都具备的特质,他们大多精力旺盛,擅长在不同领域汲取新知识,有着一颗无比爱折腾的心。
单儿和直物人,就属于那类爱折腾的人。
最早相识,俩人是上海一家建筑事务所的同事,
结婚后,一直做着为甲方画图纸的寻常工作,
12年,在“匠人”这个词还没那么火热的时候,
俩人都喜欢上了折腾手工活。
单儿迷上了手作皮具,一些买不到的东西,就自己上手做,自从单儿开始做包后,直物人再也没有买过包。
直物人也恋上了缝纫,没事就倒腾各式各样的棉麻布料,家里的窗帘都是她踩着缝纫机亲手做的。
▲老舍LOST 1.0
13年,单儿和朋友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租下山阴路上的一栋石库门老房子,改造一间名叫“老舍LOST”的民宿。
▲直物人工作室
15年,皮具越做越好的单儿,又在距离山阴路不远的四平路租下了一栋破败的老厂房,做了“直物人工作室”。俩人终于有一个小地方,可以动手动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而以上所有的事情,俩人皆在正职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完成。
当大多人还在等待“哪一天退休了”再去实现梦想时,单儿和直物人,此时此刻,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们在生活节奏最快的上海,
依然可以把日子过成一首小诗
在上海差不多8年的时间,喜欢老房子老建筑的单儿和直物人,一直住在上海山阴路上,这条马路可以算是上海最有市井味道的马路,一路上都是7、80年的老房子,有石库门、有花园洋房、有联排房……因此,俩人前后搬了3次家,都只是在山阴路4、5百米其中的1百米范围内。与其说是搬家,不如说是屁股挪了一下。
每回搬家,做建筑设计出身的单儿和直物人都会自己动手改造出租房↓
▲改造前
他们改造的家,总让人有一种时光穿越的感觉。原来,对旧物有情节的单儿和直物人,经常在山阴路上收一些老物件,搬回家,洗洗晒晒、涂涂刷刷,想办法让老物件重获新生。
单儿喜欢家里用的东西粗糙一点,有使用痕迹的东西。老物件让人特别踏实、熟悉,可以没有规矩,随意使用。不像一张昂贵的新沙发,磕一下、碰一下都会很心疼。“其实无关乎金钱,很多人以为它们便宜,其实不然,花掉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寻找、回收、改造,难以用金钱衡量,但是我们乐此不疲,这就是所谓的恋旧吧。”
开一家老舍LOST民宿
把逝去的旧时光都搬了进去
2013年,单儿和朋友租下40年代英国人所盖的山阴大楼里的一间公寓,改造成了只有两间房的私家旅馆——老舍LOST 1.0。
开始只想作为朋友们来上海可以方便住宿的落脚点,没想到静悄悄的开业后,却吸引了很多文艺青年都慕名前来。
拿到公寓的第一件事情,单儿就把它拆成了毛坯房↓
▲改造前
▲改造后
▲“40年代铸铁珐琅打造的浴缸,从邻居那儿收来的,曾经山阴大楼的每一个房间都配有这样的浴缸。”
▲“这排铁窗楼下200块钱捡来的,但是装上花了3000块钱,这里的住户是老年人,他们之前把旧窗换成了新的塑钢窗,如果看到我们把新的拆了又换回了旧窗估计都要疯了。”
▲“老舍里面基本上你能看见的东西、摸到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或者我在旧货市场淘来的,在外面都是买不到的。”
2015年8月,老舍1.0所在的公寓被房东出售,老舍LOST1.0无奈结束,而单儿又开始重新寻找新的地方,最终在9月底,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这一次,单儿对房子的要求是可以破,可以烂,但一定要是接地气的老房子↓
▲改造前
▲改造后
历经艰辛的改造过程,老舍LOST2.0,终于2016年年初重新回归。
这间房依然在山阴路上,也依然延续着老舍LOST的风格:随处可见的老物件、做旧的地面及洗手台、水洗的棉麻备品、看似随意又精心布置过的花草枯木……每一个角落都值得细细品味。
当我问起单儿,自己设计的老舍1.0被房东卖了后,会心疼吗?单儿一点也不犹豫的回答我:“并不会。”
“因为在上海,一个室内设计对一间房子来讲,真的算不上什么。房子本身只是一个壳子,关键是里面生活着什么样的人,他的房子自然会变成什么样子的。跟设计师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酝酿了4年的手作工作室
时间会给你最好的答案
▲直物人工作室所在的虹口区四平路,依然是一派很破旧很市井的老上海生活
▲这或许是藏得最深的工作室了
15年底,折腾不息的单儿和直物人,又在虹口区四平路,找到一座破旧的老厂房,改造成直物人工作室。平日没事时,两人便一起在工作室里做设计,做手工,贩售家居杂货...
▲进门,一整面墙上都整齐地摆满了手作工具
这间老厂房,总算是圆了单儿这么多年以来,可以自由自在做手工的梦,不必再担心做皮具敲敲打打,引来邻居的投诉。
▲床上的备品、墙上摆的皮具,都是直物人的产品
▲工作室的院子,甚至还吸引了范玮琪前来拍过一套写真。
“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决定我们的房子长什么样,但可以先从一张床、一块布、一个居室、一个空间⋯开始,慢慢地成长,慢慢地成熟,让每天生活的地方更像我们想象的模样,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身边的人,虽然这听上去不像一个工作多年的人说的话。”单儿说。
今年6月,单儿辞去了工作,开始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室,做与家和生活有关的设计。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也是人生的新阶段。
有趣的生活,不是一蹴而就的,
单儿和直物人,没有选择冲动地辞职,
没有奋不顾身地离开,
却用了8年时光,一点点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地美好。
或许,人生所有未知的问题,
努力坚持,时间便会给你答案。
大咖对谈
如何变成一个有趣的人
1、最初做建筑的时候是做哪种类型的项目的?为什么会想到改造一间上海的老房子?
最初是做住宅、共建,就是平常事务所做的一些项目。然后改造老房子,我觉得每个建筑师都想自己改造房子。最开始,是因为朋友来上海了,没有地方住,所以干脆租了一间房拿来改造。
2、你们把租来的房子改造那么好看,房东会不会很开心?
一般我们找的房子都很老很旧,房东都是老年人,他们也看不出来。
我改造房子,房子再好,我都会把它拆成毛坯的了,如果是改造过程中,他们看到了都会觉得疯了,他们新换的铝合金的窗户,我会把它都拆了换成以前老的窗户。老年人其实没有这个意识,他们不懂为什么已经换成新的窗户,我们又把新的拆了换回来了。
3、为什么会做直物人工作室?
我们做工作室的念头也很简单,就想有一个地方,能够让自己动手动脚,我喜欢做包、做家具,平时敲敲打打是有声音的,在住宅区就没有办法弄。
我们这一代,总是喜欢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工作画图也挺没劲的。
有时候,你想到一个东西,马上把它做出来,那种成就感,比画一个小区的图带来的成就感要高得多。
我觉得平时工作效率蛮重要的,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手上重要的工作都集中完成,对个人来讲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你能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老耗在那边,耗着耗着就没脾气了。
我其实挺喜欢我的工作的,做建筑设计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开心,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觉得工作痛苦了,所以要辞职开自己的工作室。其实到今年6月份之前,我们一直都有自己的正职工作,包括开始做老舍和直物人工作室时,都是业余时间弄的。
辞职是因为感觉到了该尝试不同事情的人生阶段了,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追求,不能因为稳定舒坦就一直保持这个状态,趁着年轻,也需要有一些挑战,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4、为什么会特别喜欢这些旧物件?
我是觉得现在很多东西都太精细了,我喜欢家里用的东西粗糙一点,有使用痕迹的东西,会很熟悉,你随便使用都无所谓,反正也不怕坐坏。但一个很新的东西,磕一下、碰一下都会很心疼,你像这张老木头的桌子,就算拿刀子划一下,也无所谓。
我不喜欢很新的很扎眼的设计,我装修的房子,如果摆上新家具,就感觉很一点也不对,但摆上老家具,再破也好,就会很对味,但是这些老家具都是洗过、修过的,要舒服实用才行。
但老家具的确没有新家具好用,像柜子抽出来,会不顺手,现在很多新柜子,抽屉一拉都是自动会弹出来的。
我觉得这个跟人有关系,其实不管是新的还是老的都是好的,只要适合你自己就是好的。生活没有那么多规矩,随意一点。
5、改造老房子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改造中如何平衡复古破旧的效果和居住的舒适体验?
很多老房子,你表面上看着挺好的,但毕竟经历了7、80年了,结构安全性都不好,所以拆的时候需要去解决很多问题。
设计感和舒适度的平衡其实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单儿为朋友改造的一栋小白屋“Little·里頭”民宿
做设计是需要控制自己,你今天有n个想法,不要急着去实施,可能等明天,一个礼拜再去想想是否合适,很多时候,一些创意想法都是会被干掉的。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要去设计,其实我很多地方做的设计,你进去以后,会感觉没有什么设计,所有东西没有那种形式上的设计,还是奔着让你生活、帮你解决问题的实用品。
设计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实用、方便、安全。
6、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手作皮具的?
12年的时候开始做皮具,最早的时候给我老婆做包,自从我开始做包以后,她就没再买过包。我家里有一个挂衣服的衣架,上面全部是包,都挂满了。
后来会有一些朋友问我买,也是一种支持,因为刚开始的时候做的并不好。任何事情,想做好都是要投入时间的,做包也是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越做越好的。
7、为什么会喜欢留在上海?
其实并没有因为喜欢才留在上海,最早是因为工作在上海,我觉得城市都一样,北京、广州、深圳、上海其实对我来说都一样。
农村会很不一样,我在北方的乡下长大,在北方的乡下,很空旷,平原上立着两棵树都特别的醒目,风很大,能把人吹透了。南方的乡下,都是那种小巷子、江南古镇、小家碧玉的模样,空气总是很潮湿。
8、会想有一天离开城市回到家乡吗?
不会,我觉得在城市生活久了,就回不去了,至少家乡是回不去了,
因为在老家,会有很多声音,身边的亲戚邻里,他们不懂你在做的事情,时间久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多少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你。
上海虽然地方大,人多,但跟你有关系的人其实并不多。特别是上海,人与人之间有关系的真的很少。在北京还好一点,大晚上,临时叫一个人出来吃饭喝酒,还是可以叫出来的。上海约朋友吃饭,就是费劲,要约几个月,都说上海能临时叫出来陪你吃饭的朋友都是真爱。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Feekr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