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百岁老裁缝,80年来只用手工做旗袍,连国家元首夫人都成他的死忠粉

百代人文旅行
沉静而又魅惑,古典隐含性感,
穿旗袍的女子永远清艳如一阕花间词。
旗袍,代表了无数人对老上海的记忆,
它对于女性美的独特展现,
一度成为东方女性美的象征,
成为一个时代的服饰印记。
时光荏苒,如今爱旗袍的人依旧很多,
但用传统技法做旗袍的手艺人却越来越少了。
在上海滩,有一位接近百岁的老裁缝,
坚持纯手工的传统技法做旗袍,一做就是80年,
他,被称为“上海最后的裁缝”。
他,就是褚宏生。
褚老如今已98岁高龄,但是仍然坐镇旗袍店,
继续将美丽的故事一针一线地缝制进旗袍,
任时光荏苒,芳华犹存。
16岁那年,父母送他到“朱顺兴裁缝店”学艺。
“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的不服气,
师傅不让我干活,只让我抓紧时间练手艺。”
几年后,褚宏生才明白了师傅的苦心,
原来,师傅是看他聪明要着力培养这个徒弟。
又过了两年,褚宏生终于出师,
老板派他负责给客人量尺寸。
量尺寸是个最考验人的活计,
一件旗袍要量取三十六个点,
制作一个小小的盘扣,就要三个小时。
时令、年龄不同,旗袍上搭配的盘扣也不同。
就连如今看似朴素的裙摆滚边,
在传统的技法里也要滚上三四道,极尽繁复。
学三年,帮三年,真正要出师,没个六年不行。
学徒时,褚宏生把缝纫、盘扣、量体、打样,
统统学习了一遍,踏踏实实学了6年。
自从师傅把一条皮尺搭在褚宏生的脖子上,
这一挂就是80年,80年来,他只做旗袍。
/因为常年做手工,手上已经满是针痕和老茧/
近一个世纪,他是全上海滩名媛背后的男人
出师后,由于做旗袍的一手好手艺,
褚宏生成为上海滩名人家里的座上宾。
初出茅庐仅仅18岁的褚宏生,
用那个年代最时尚的蕾丝面料,
为当红黑白片影后胡蝶
制作第一件“魔都上海•蕾丝旗袍”,
此后名震上海滩,
也开始了褚先生百年上海旗袍的传奇人生……
/这件旗袍是上世纪30年代为“电影皇后”胡蝶特别定制的/
“那两件旗袍用的是法国蕾丝,蕾丝是镂空的,
把它改造成中国旗袍,由最红的电影明星穿着,
在当时迅速形成了一股风潮,
也成为今天非常时尚的记忆。”
褚老先回忆道。
褚宏生第一次见到胡蝶,
是在她刚刚演完《歌女红牡丹》的时候,
那时的胡蝶正大红大紫,刚刚当选电影皇后。
“她总是冲人笑,说话也很和蔼,
根本没有明星架子。”褚宏生说,
“她十分喜欢复古式的花边,或者稍微有点滚镶。
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自己设计”。
/电影皇后胡蝶,曾出演《歌女红牡丹》/
刘少奇夫人王光美
曾穿着他设计的旗袍出访
上世纪60年代,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出访东南亚某国, 临行前到了趟上海,住在上海市政府礼堂, 当时外事办就介绍褚宏生为她做旗袍。 从那之后,许多外使夫人便纷纷慕名而来。
/身穿旗袍的王光美陪同刘少奇出访/
除了“旗袍名媛”,褚宏生还接待过不少名人。
有一次褚宏生去给一位特殊的客人量尺寸,
听说是一位大官。
没想到这位大官就是大将军粟裕,
粟裕将军微笑着打招呼,一点官架子都没有,
后来还经常邀请褚宏生去他家里拿布料做衣服。
演艺界和文化界的名人也经常来找褚宏生。
成龙的父亲是他们店里的常客,
整个店面的人都有龙爸爸的签名。
潘虹也很喜欢这里,她还把陈道明介绍来过。
“量体裁衣”80余年,
褚宏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巩俐曾找他做旗袍。
人不能到,助理拿了张照片过来。
不能量尺寸,错一点,
整个旗袍就可能气质尽失。
这对裁缝,是个很大的挑战。
但褚宏生拿起照片,细作端详,
根据巩俐的气质,
愣是做出一件让她满意的旗袍。
接触到权势,
很多人会选择抓住机会往上爬。
但他没有。
明明已是一代宗师,却拒绝“旗袍大师”的称呼。
他简单地说:“我就是个做旗袍的。”
 他一辈子给别人打工,连自己的店都没开。
上海长乐路221号,如果你路过这里,
还可以看见这个可爱的百岁老人,
每天早上10点半,
老人定会准时出现翰艺旗袍店。
瘦小精干的身材,纹丝不乱的银发,
合身的绸子衬衫,一口老上海话,
典型的上海裁缝形象。
没有客人的时候,
他常腰板笔直地坐在一把木椅上一言不发,
有时也耷拉着脑袋打个小盹。
可只要有客人进门,笑呵呵地迎上前“侬好啊”,
丝毫没有大师的架子。
旗袍最讲究“可身”,
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窄。
做一件旗袍,要量衣长、袖长、
前腰节、后腰节等20多个尺寸,
褚宏生眼不花,手不抖,
皮尺在客人身上上下翻飞,
不一会儿,整套数据全有了。
他眯着眼睛,脑海里已勾画出成衣的模样。
这看似简单,却是旗袍制作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也是褚宏生一辈子练就的手艺。
要做到“手到眼到、眼到心到”,
快速准确地弄清客人的尺寸和特征,
绝非一日之功。
他的合作伙伴,忘年之交周朱光评价他:
是一位神人,不用量就能说出客人的三围,
他非常纯粹,好像脑子里只有旗袍,为旗袍而生。
褚宏生平日里节俭地很。
跟着徒弟们吃食堂,
一顿饭吃不了就留到下一顿。 
一壶茶叶,可以喝三四天。
一把年纪,出行总是坐地铁。
他这一生对奢侈生活没有什么向往。
“我就是喜欢旗袍。”
如今已是98岁高龄的褚宏生,
最常说的话就是:“我就是个做旗袍的。
我不辛苦、不忐忑、不亏欠我的这么多年,
这就是我最好的人生状态。”
退休后的褚宏生没有回吴江老家,
虽然膝下早已是儿孙成群,
家里住的都是一幢幢的独立小楼,
可老人就是愿意一个人住在上海。
因为上海人穿的旗袍里,
存着他所有珍贵的记忆。
上世纪70年代,
许多店铺开始用缝纫机给客人做旗袍,
制作的时间大大加快。
但是,褚宏生却手工制作,他说
“机器踩出来的衣服硬梆梆的,
体现不出女性柔美的气质,
人手才能缝出圆润的感觉。
这是一个手艺人近乎笨拙和执拗地坚持,
也是做人的讲究,不失格
褚宏生,是最懂旗袍的男人。
在这个成衣泛滥的年代,
依然保护着一针一线的温度。
难怪京剧大师程砚秋这样说:
“ 褚宏生这辈子就是为做旗袍而来的。”
2015年4月11日晚,
褚老带着“瀚艺”新作,
办了自己的第一个旗袍高级定制秀。
这是褚宏生80余年来用针脚谱写的花样年华。
匠人之心不喧哗 自有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百代人文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