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让每个细胞都拥抱这当下的时刻

拾光兔
  是的,我终于来了,这片魂萦梦绕的土地,长达五年的预留地。丽江是我梦里的乌托邦,心念一个地方,并不仅仅是那里的风景,而是那里会唤起心底的某些记忆。兴许是梦碎的声音,或仅仅是想在慵懒的阳光下,虚度时光。
  束河是阳光和投影,是纳西四合院和玉龙雪山,行走在束河古镇中,你能感受到幽静和慵懒。它不同于大研古镇的喧嚣热闹,它慵懒如斯,令你四肢百骸放松,气韵生动。
  淡淡的风携着阳光款款而来,叫醒了叶的安眠。斑驳的树影在楼兰别院中若隐若现,院中小猫小狗相互追逐,逗趣无比。坐在院中的藤椅上,眼里是一抹深邃的幽蓝,那是天空的影子。云南的天空总是这样,云朵很少,天地一体,低垂地好像触手可及。
  楼兰别院的女主人楼女士因09年的一次旅行,萌生出在束河古镇择地筑窝的念头。因先生姓兰,客栈取名“楼兰别院”。
  楼姐是浙大外语系毕业,一直从事国际贸易工作,与建筑专业乃至艺术设计相去甚远,可楼兰别院从院子的布局到客房的排列,通风采光,门窗款式,室外景色如何引入等全都是楼姐亲自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在一个全新的领域能做到如此,恐怕若不是真心喜欢,很难做到。她曾是职场高管,朝九晚十,现在是要把生活过成诗的女人。
  今天和以前所有的日子并没有多大不同。我黎明时起床,穿上裤子和毛衣,刷牙洗脸,烧水沏茶。阳光渐渐攀爬过窗外的屋檐照进房内,一切都是懒洋洋的模样,似乎昨天那个拥堵的马路、灰蒙蒙的天空,那个你拼命想逃离的城市,离你很远很远。
  院子里的花儿垂着头,在清早七点的白色晨光中闪着珠光。我坐在阳台的餐桌边,一杯茶,眺望远方的雪上,凝听着,等待着。每天早上醒来,有你和阳光在我身边,就是我想要的未来。
  “楼姐,我不能再在你的客栈待下去了,我想走了”,起初听到这话会很意外,担心是哪招待不周。
  后来解释说,在楼兰别院待久了,完全不想回到原本的生活中,每个人都会爱上这里的舒适、悠闲,想一直留在丽江。楼兰别院据说也是“最丽江”的客栈。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做一个关于远方的梦,去陌生的环境里,感悟当下。
  束河古镇的边上,有一处地方也是极美。从楼兰出发,北行十余公里,玉龙雪山南麓有一个叫做“巫鲁肯”的村子,意为雪山脚下的村子,这里便是玉湖村了。
  玉湖是明代以前由木氏家族组织人挖的一个人工湖,湖畔有草场万顷,春夏草长莺飞,野花万点闪烁其中,牛铃丁冬,牧人作歌。木氏在湖畔筑避暑夏宫、玉龙书院、建养鹿场。
  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时间流逝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人从没有认真甄别过、消化过,就悄然流逝。而有些人的每时每刻都镂刻了时间的痕迹。丽江这个地方,从古至今,就深谙休闲之道。悠闲地品味,从容地感受,这就是慢。
  我整个一生都是一场漫长的似曾相识。丽江慢生活,为我们找回失去的时间,让我们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拥抱这当下的时刻。
  时至今日,我希望自己能如行者,终在路上。在路上相遇未知的自己,在那些遥远的地方,看世事繁华,念人间冷暖,做自己未做过的事。如此,方能在日后漫长平淡的岁月中,心有所念,继而心甘情愿。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拾光兔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阿久Mckinney
  • 蓝田玉烟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