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家最美生活方式美宿,值得你一家家睡过去

朋友家
今年的民宿界,最受关注的评选可能就是“2016年度中国最佳生活方式美宿”榜单了。《城市画报》编辑一一实地体验了这些民宿,把他们的真实感受汇集成了这本兼具美感和干货的杂志。
- 美宿 · 故事 -
出门旅行,你会怎么解决住的问题?
大家的惯性似乎还是直接上网订酒店。同样是几百元一晚的消费,酒店提供的是标准的(也可能会有点无聊的)标准服务和酒店装修,不会有惊喜的自助餐;而住进民宿,你能体验到不同房间带来的惊喜,品尝当地正宗的美味,遇上个个身怀绝技拥有很多故事的民宿主人。
旅行的惊喜从住进民宿就开始了。 住进民宿本身就是旅行了。而且,什么体验都离不开人,住宿空间与人的碰撞更有意思。
所以,再问你一次,怎么解决住的问题,你会有新选择吗?
“民宿”的具体定义到底是什么?它其实没有具体的定义。但有这么两条标准供你参考:
1.非标准住宿,离开了标准化的客房和服务模式,民宿创造了个性化的体验空间,鉴于这点,我们所选择的民宿的房间数量都不多,15间以上就算多了。
2.一定有民宿主人在,并可以在民宿分享他的生活方式,我们要把主人,及其喜欢的生活方式推在最前面,来表明我们的态度——民宿最重要的点在人身上。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民宿。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采访和拍摄位于中国各地的民宿,可以按城市民宿与乡村民宿来分类,也可以按地域:莫干山、杭州、大理、丽江、厦门、北京、上海、成都、贵州……
还可以以找寻的难度来区分:隐居型、翻山越岭型、穿越工厂型、 逛胡同型、海边湖边踏浪型、创意园找不到门型、市中心超级好找型……
走了一圈下来,我们不太拘泥于“民宿”二字了,我们关注的是开民宿的人脑子在想什么?住民宿的人脑子在想什么?
一言以蔽之:就是消费升级了,时间和空间都怎么来用呢?生活方式越来越多元了,怎么撒欢做自己想做的事呢?是解放,找各种方式来解放,找自我,找人与人的相遇。
民宿为什么有那么多好说的,大抵是因为这件事必须融合商业、情怀、身为个体的人、信仰、设计,好的主人必须是一个好的调酒师,民宿像鸡尾酒一样,调好了就是美味,调不好就是怪味。
这其间的模糊地带,才带来各种创意的可能。就像太过直白的话不惹人联想,太过精确的生活不值得一过。
宛若故里·云墅
双廊
从楼顶平台望出去,洱海很美。
双廊,房子密密麻麻,近年当地旅游业快速发展,已近疯狂。而十三四年前,这里只不过是个清静怡人的小渔村,那时,和四周疏落的简陋房子相比,杨丽萍和赵青的小楼遗世独立,如今,他们都淹没在楼群里。
幸好,洱海还没变。
告别16年的媒体生涯,金杜选择创业。2013年,先和朋友一起在双廊筹建了客栈“洱海醒来”,名字的灵感来自诗人海子的诗;2015年注册“宛若故里”品牌,她的梦想是在他乡建故乡。
将梦想变成现实,把享乐变成事业,比智慧更重要的,是耐性。美景天然,人景则有其独到的自然法则。
湖庐
广州
进入院子,沿着一条不规则的楼梯上到三楼露台,晚风清凉,餐桌下的炭火映得空间温暖了许多。
湖庐的主人、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胡赤骏穿着一件羽绒背心,站在餐桌前等着我们,笑容温和,与我们此前想象的高傲的艺术家模样并不吻合。
在湖庐的公共区的照片墙上,能看到他最多的造型就是半裸,湖里游泳、跳水,或者露台喝酒唱歌,据说,夏天时候,他每天都会扎进湖里。
湖庐倡导的生活方式也是这样,不仅是住在自然中,更是生活在自然中,与自然界的野猪、花鸟、昆虫共同生活。
蕨宿
莫干山
从德清站出来天色已黑,下着小雨,前往莫干山的道路变得湿滑。
周哥接了我,在开往蕨宿的路上,他给我算了一笔经济账。周哥的老婆淡水姐,75前,做公务员近20年,虽然工作有些枯燥,可是非常适合养老,更何况已经打拼了这么多年,舒适又自由的退休生活不过是再多熬几年的事。
可是,她辞职了,周哥算了下,潜在损失400万,连同一个非常有保障的未来,“可是她喜欢嘛,那就这样了”。
莫干山最有代表的植物是竹子,但为民宿命名时淡水姐想特别一点,于是她想到了蕨类植物,山里面到处都是,“它代表我内心想要追求的自由,就像山里的蕨草,自由自在地生长”,都说四十不惑,淡水姐过了40却越来越困惑,因为她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必须把它花在美好的事物上。
夜奔北京
北京
今年4月,以青旅方式运作了5年的夜奔北京进行了改造,变成了一个民宿,房间数量变少,空间变大,单价提高,但按人均使用空间的价格来说,其实没变。
这一切都是为了练拳的空间,因为房租越来越高,除此之外,夜奔北京还在山西的大同和平遥开了两家店,都以背包客栈的方式存在,99.9%都是欧洲客人。
黄鸿玺生于台湾,长在加拿大,高中开始学习武术,曾在云门舞集做了7年武术指导。当民宿主人这件事并不是他主动选择的,他最喜欢的当然是练拳,只是“现在球越滚越大,要负责任”。
拾时
杭州
拾时是一家五口的家,女主人是林灵,男主人是驼驼,还有一只叫LD的狗,意为Leader,两只分别叫呼呼和逗逗的猫。
接待客人时,各自分工不同,很多时候LD比男女主人更像主人,会给客人拿拖鞋,陪着客人去爬山,而这时,林灵就可以轻松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之所以说是家,因为他们就住在这里,而其实拾时只有两间房,第三间房正在装修,如果都住满了,他们就搬回自己在滨江的房子,大多数时候,他们更愿意留在这里,主人在不在场,对民宿的气场影响很大。
拾时对于夫妻俩来说不仅仅是民宿,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找回自我,并与他人产生良性互动的治愈地。
肯派
成都
出门在外,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有一张舒适的床,一个干净的卫生间可以洗个热水澡那么简单了。基础条件满足之后,我们需要更多形而上的享受,类似于国际连锁酒店不懈追求的个性化服务,之于民宿,则是其硬件和软件折射出来的独特气质。
而文艺青年自会寻找那些灵魂相通的同类相聚,一所房子一间民宿于是就成了不同寻常的所在。
肯派民宿坐落在成都东郊一个名叫桃花源的别墅群里,一条长长的茂密林荫小径把外界的喧嚣浮华隔绝开来,一棵枝叶繁茂小叶榕下,肯派若隐若现。
民宿有两座各自独立的院子,小院的左侧是肯派复古杂货铺,也是龙哥的皮具工作室。民国时期的洋派旧家具散发出温润的色泽,仿佛掉进了一个时光机器,回到那个旗袍洋装的黄金年代,每件家具都呐呐地讲诉着百年前各自主人的故事。
璞隐
朱家角
璞隐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像它的室内那么文艺,坦白说,还有点吓人,想想前后左右几栋编了号的厂房,基本都是没人住的,虽说有些房被艺术家当做画室了,可是艺术家也基本不在。
陈娅就住在画室里,方便打理璞隐,它就那么矗立在那,在人际罕见处供出一些烟火气来,出了大门外的街坊也未必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在。
“反正我刚弄的时候,他们都说你脑子想的什么啊”,当陈娅终于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客人时,这对情侣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这么有勇气啊!”
璞隐是Loft的格局,客厅有两层高,看起来非常敞亮,如果变成两间房,那就要放弃客厅的设计,那样就不舒服了,这也是陈娅坚持一间房的原因。
来去驿舍
成都
伊夫最终把他的“来去”安在了老成都的城中城里。老院子、老楼, 出门是老街、老巷、老菜市、老邻居。院子里有只狗叫奥斯卡,成都的烘烘太阳出来,它就窝在那儿,伊夫常去逗它,管家酸溜溜地说,“我喊它,它根本不理,伊夫一喊它就应。有时伊夫在楼上喊它,它听到马上就回头。”
这是老成都最日常的市井生活,到哪儿、干什么都方便,相熟的老邻居们爱串个门儿,晚上也安静。
伊夫记忆里的成都就是这个样子,他希望他的“来去”给人的感觉是不是入住,而是回家。“住在这里,早上醒来,朋友打电话问你在哪里,你不用说‘我在酒店’,而是说‘我在成都’。”
浮点·禅隐
昆山
出发前yoyo把浮点·禅隐的定位发给我,打开一看,最终的地点写着两个字:公厕。
事实证明,这个定位非常准确,公厕确实十分明显,开过公厕就是一个停车场,下车循着指示牌拐进两栋建筑的缝隙中,差点就找不到门,“隐”字确实名副其实。
浮点·禅隐位于苏州昆山锦溪古镇附近,锦溪古镇离周庄很近,但知名度就差远了,设计师万浮尘把这里称为“没天、没地、没景、没人流”的四没选址,本来就是写着拆字的,可这里是宋孝宗的贵妃陈妃水葬的地方,拆掉太可惜。
万浮尘接手把这里当成一个实验场来改造,没想到很受欢迎,甚至让他意外的是这种设计风格强烈的民宿居然小孩子也很喜欢。
同时,浮点·禅隐还一直向锦溪古镇输送着人流量,这种逆向流动的确罕见。
过云山居
松阳
三个苏州人在离上海五小时车程、离杭州车程三小时的浙江松阳县西坑村开了一家民宿,上了央视。合伙人之一李超骏说,这是一件始于情怀却无法止于情怀的故事。
“松阳有五个镇15个乡,401个古村落。我们从2014年1月份开始,前后去松阳六次,跑了大约200个古村落,终于找到了西坑村。”
因为身在松阳与缙云的交界处的山里,西坑村还保留着原始村落的形态,北宋松宣古驿道、鹅卵石道路网、清代民居、宗祠等相对完整,加上一个天然的山谷,就环境来说,它太得天独厚了,不然也不会被称为“最后的江南秘境”。
三个同学花了一年的时间在这改造了两栋老房子,解决水、电等问题,而成为今日之过云山居——面向山谷的一面都是整面玻璃和露台,整个一楼打通为公共餐厅兼茶室,二楼的房间都有独立的面山庭院。
专题编辑 王晶晶
专题设计 梁海平 钟远超
撰文 王晶晶 席郁兰 桂梅 郭江涛
王亮 王静 陈玟熹 高鑫(实习生)
摄影 杨弘迅 林舒 郑福利 赖许竹 李山鸡 江演媚 程昌
编辑助理 高鑫 赖奕婷(实习生)
- The End -
↓↓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朋友家App」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朋友家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