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厦门只需一墅葉舍

不旅不婷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一直在忙碌却好像什么也没做,亦或是一直在人来人往中觥筹交错却一无所获?如果有,是时候该放空下自己,让紧张的节奏放缓,让紧绷的神经放松。古云:“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市,应属看破红尘,物我两忘,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杂的干扰,才是心灵上宁静所在。如若让我推荐这样一个地方,我会选葉舍。
说起别墅,很多人会想到鼓浪屿。其实在中山公园华新路也有一个别墅群,甚至被人称之为最后一块诗意的地方。葉舍就是坐落于其间,与世隔绝隐于闹市中的别墅。因为经营者就是别墅主人,所以可以说葉舍是民宿,但本质上更是一个极简设计与复古风完美糅合的精品酒店。
  虽然它不是我住过最惊艳的,但却是最难忘的地方。不知道你看过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没有?里面有这样一句经典台词:“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葉舍的精妙就在于第一眼就很合眼缘,让人见了顿下心生“对,就是它”的感觉。
  第一眼葉舍,紧锁的门外一排翠竹,一股清新静谧的脱俗瞬间触及人心。与一般民宿开门迎客不同,轻按门铃后这扇门方才轻启。“隐”的私密性给予人的安全感不言而喻。没有拥挤的客房,一切都是别墅最初的老样子,留着老院子和院子里的两颗龙眼树。
  有人说花砖是一段脚下的建筑史这种,望着脚下年代感的花砖,仿佛置身于上世纪南洋华侨聚居于此的时间。老物件是时光的见证者。
  在前台办check-in的时候,如若不是那长柜台,感觉到朋友家的客厅一般。简单的陈设,没有多余的装饰,一捧淡紫的雏菊无疑是最大的吸引。记得雏菊的花语是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我更加期盼入住房间的样子了。
  推开门的瞬间,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简单的色调:白、灰、原木色。午后的阳光和煦而明亮透过白纱照亮整个屋子。
  贴心准备的衣架也是极简之风,却实用之极。
最爱的是书桌的角落。开了窗,风吹动窗帘,纱轻抚面庞,呼吸着窗外的清新空气,用桌上的茶具泡一壶喜爱的大红袍,闻着茶香,翻着书,看着久违的印刷文字,突然感觉时光静止。这样的感觉仿佛遗失很久,曾几何时还在校园,还没有微信微博,喜欢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晒太阳看书或半眯片刻……这种美好也许就是我的小确幸吧。
  同样带给我校园感觉的是床头的收音机。大学学的英语专业,所以每晚都是听着收音机里的BBC和CNN入睡。原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东西居然再次见到,还可以使用。不禁想起《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电台主持陈末和他温暖的声音。这一晚,我没有打开电脑写文章,就发着呆听着调频里的陌生而温暖的声音在为听众点的歌和说的话。
  中间有一段时间我下楼了,那是因为院子里放起了老电影。我才记起一进门时候看到的那个放映机,没想到不是摆设是真的能用哒。胶片在轮轴上快速旋转,画面投影在墙上。入住在其他屋的一家人正在津津有味坐在院子里看老电影。小朋友的聚精会神让我有点讶异,但想想便明了。其实有时候快乐很简单。
  那一晚,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没有熬夜写稿。早早就回屋洗洗睡了。面对这样的屋子,我甚至有一种想法,如若不出远门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来这住上几日。
  这里虽然在城市中央,却没有城市喧嚣;屋里陈设现代,却没有多余家电。也许这就是极简主义倡导的减少物品只是手段,减少这些生活中无益的事情,从而腾出时间精力来留给更有益的事情。生活过得好不好和你拥有多少物品毫不相关。
  你看葉舍似乎不如其他精品酒店装修奢华,但不失格调与品位。备品是欧舒丹,甚至连如厕用具也考虑周全,符合国外某些国家标准,在抽水马桶旁配有一个小喷头用于如厕后冲洗。
  清晨离开的时候,院子里的植物散发着新绿,冬天像未曾到访过这里。
  不远处就是最美书店——不在书店。深藏在绿植里,就着书香,感受慢时光。
  或是到32HOW体验下手冲咖啡,听那里的姑娘为你诉说不同产地咖啡的秘密。
葉舍附近还有个中山公园,可以尝试接接地气像当地人一样生活。
  华新路附近除了那么多值得去的地方,还有许多当地美食藏在街角巷陌。比如最出名的天河西门土笋冻,外地来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这里味道很正宗哦。
  或是早餐来一份沙茶面或清汤面,按自己的口味选择配料,配一根油条。我始终相信幸福是靠自己选的。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葉舍给我上了一课。就像幺鸡的出现,唤醒了陈末。人生漫长,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有舍才有得,极简人生少即是多。希望再遇见,有个和我一起看老电影的人。
  地址:厦门华新路21号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不旅不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