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基布兹的一天以色列版共产主义乌托邦

世界邦
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种集体社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没有私人财产,工作也没有工资,但衣食住行及教育医疗都是免费的。“自由选择”是基布兹的精神所在,外面的人可以自愿加入基布兹,里面的成员也可以自愿退出,退出基布兹时,会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
1947年以色列建国前夕,基布兹的数量已达145个。以色列建国后基布兹又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其总数更是发展到270余个。而导游Harel带我们去到的正是他的家乡——EinGedi基布兹。
死海西岸原本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但EinGedi基布兹成员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辛勤劳动,创建出了眼前巨大的植物园,并在此长年居住下去。听说这完全得益于地下一套非常了不起的灌溉系统,没有什么能够比“沙漠中的绿洲”更让人觉得神奇而美好了。
有人说,基布兹是当今世界最成功的公有社会运动。以色列有四位总理均出自基布兹:本·古里安(以色列第一位总理)、摩西·夏里特、列维·艾希科尔和果尔达·梅厄。基布兹人把生产劳动视为创造财富、保持集体凝聚的力量,因此“劳动最光荣”是人们的基本理念。即便是政府高官和国家议员,只要他是基布兹成员,每年都必须回来劳动一段时间。
此次基布兹之行最大的收获,无疑是有机会走进一个真正的基布兹家庭,零距离地感受当地人的生活方式。Harel的家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准备了咖啡甜点。其实,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犹太家庭,两层的小洋楼里处处弥漫着爱与温情,却同时保留着一份基布兹特有的纯朴与真挚。
书房里堆得满满当当,很多家庭合照随意地散落在房间的每个角落。Harel的父母年轻时也非常热衷旅行,家里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纪念品。和大多数以色列人一样,基布兹成员也比较喜欢在工作之余,自由地选择学习或外出旅行。
 一番交谈后才了解到,通常情况下基布兹的孩子从小就要过集体生活,婴儿出生后交给育婴园,4—5岁时进入幼儿园,7岁上小学,13岁进入少年之家,18岁中学毕业后服完兵役方可申请加入基布兹,由于这种集体意识极强,血缘和家庭观念自然就变得淡漠。而当初,Harel的父母之所以选择在EinGedi基布兹留下来,就是因为这个社区比较特殊,允许子女都留在父母身边长大成人。
一行人漫步在EinGedi基布兹,会发现整个环境宛若世外桃源,甚至连学校和游乐场里都缺少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好像有点太安静了。Harel无奈地表示,虽然这里有他整个童年的记忆,但是不可否认目前基布兹正在经历痛苦的转型期,很多年轻人都离开了基布兹去特拉维夫这样的大城市工作生活。
在时代大浪潮下,最近20年基布兹开始实行部分私有化,并逐步引入“按劳分配”的观念,成员们也开始获得收入并拥有一点储蓄。
如今基布兹内也有经营运作良好的度假酒店,KibbutzHotel地理位置优越,靠近马萨达遗迹,且距离死海仅有5分钟车程,因此可以看见客人们足不出户在酒店里即可享受“死海漂浮”。
室外泳池在沙漠环境中显得尤为惊艳,周围还有山丘、河流、花园等景观。听说当地小孩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学校考试临近之前来到泳池边一起复习功课。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基布兹似乎已经过了自己的黄金时代。变革的种子在落寞的土壤中等待发芽,一方面感知到改革的紧迫性,另一方面对于公有、平等观念深植了近百年的基布兹而言,集体主义淡化的观念也备受争议。
旅行还在继续,但我们只是匆匆过客。基布兹的一天,因看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新鲜,却无法真正融入这个社区,也终究会离开。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世界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