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中欧四国行摄游(7)哈尔施塔特 人间的天堂

世界邦
第十六天(五月二十五日)
早上离开克鲁姆洛夫,去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
路过伊什尔小镇(BadIschl),参观恺撒别墅(Kaiservilla)。据说,这个美丽小镇的温泉,治好了哈布斯堡皇族苏菲公主的不孕症,诞下了奥皇弗朗西斯。1853年,23岁的弗朗西斯在这个小镇首次邂逅茜茜公主,对这个15岁的表妹一见钟情。第二年,他们在这个完全被掩映在青山绿水中的别墅,举行了订婚仪式。次年,奥皇的母亲苏菲,将别墅送给儿子作为结婚礼物。奥皇将它改建成E字型,这是茜茜公主名字(Elisabeth)的第一个字母。昂贵的外部饰面材料,其复杂的镶木地板和豪华的木雕相匹配的豪华内饰,高贵而典雅,无声地表露着奥皇对这个19世纪最美女人的爱情。
奥皇在生命的86年光阴里,几乎每个夏天,都在这个的都铎建筑风格的夏宫里度过,他称之为“地上的天堂”。奥皇清心寡欲,他的主要消遣是打猎。在别墅,他睡简单的铁床,好像在标准的下级军官军营里。他平常在早上3.30开始洗澡,随后批阅信使带来的文件,每天工作几个小时。如果天气适合,他就去猎场。1814年,他在这里签署了对塞尔维亚的宣战命令,从而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茜茜公主和奥皇弗朗西斯曾经在这里吃早餐,欣赏窗外的美景
对茜茜公主来说,她的童年是在享受和贴近大自然的无拘无束中度过的,虽然贵为奥地利皇后,她却从来没有适应礼仪缠身、压抑刻板的维也纳宫廷生活,凯撒别墅里的温馨家庭气氛,让她在伊什尔有放松自在的感觉,她在这里写下很多诗歌。别墅里有很多茜茜公主的画像、雕像和用过的东西。还有一个在她遇刺身亡后,复制的脸部模型。别墅里面看起来并不很大,好像没有电影《茜茜公主》里描述的那种能够开大型舞会的场所。不过,也许是因为开放的只是一小部分,别墅至今还有哈布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居住着。
E字型的恺撒别墅
下午到了哈尔施塔特镇(Hallstatt)外,找到预订的民宿,就在阿尔卑斯山山脚下。房间其实不小,但是装饰得琳琅满目,反而显得有点拥挤。另外还有一间独用的浴室和餐厅。民宿的男主人来自德国,女主人来自英国,他们原来都在IT公司具有很好的事业前途,但他们认为生活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于是双双辞职来到奥地利,开了这家民宿。在这里,冬天可以滑雪,另外三季都能游泳、骑车、登山、步行、打猎。
天气不是很好,一直阴阴的,还经常飘雨。我们问男主人,哪里有可以买到食品的超级市场。他说因为今天是星期六,一般商店都半天营业。明天周日,可以确定不开门。现在已是中午了,他去打电话问询,然后告诉我们可以往回开,去哈尔施塔特镇碰运气。但他建议我们往前走,过了前面的山,有个大的镇奥斯(BadAussee),那里的超市今天全天营业。我们冒雨翻山越岭八公里,买到了面包和水果。然后,想找地方吃午饭,镇里的商店都关门大吉,很多餐馆也不开门,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中东人开的餐馆,吃的不是很舒服,总算填饱了肚子。
翻山去奥斯(BadAussee)
傍晚的时候,开车到哈尔施塔特的镇上。小镇紧贴着险峻的斜坡,面向宁静的哈尔施塔特湖,以具有哥特式屋顶的天主教堂和细尖塔的清教徒教堂为中心,散布着建在斜坡上、色彩斑斓、童话般清幽的小木屋。镇上白天游人很多,即便是雨天,停车场还是很满。据说有一部韩剧《春天华尔兹》在这里拍摄,这里特别受韩国人青睐,到处能看到韩国人。
这里最著名的风景,是一个带圆弧形的伸入湖里的尖岬,教堂的尖顶和高低参差的小木屋楼群,映衬着阿尔卑斯雪山,倒映在湖中。找了、试了,发现只有一个地点,拍出来景色最美。当然这也是被摄影师们拍滥的角度,我也不能脱俗,就在那里,拍了一圈,直到夜幕降临。
十分钟的长曝
早晨天没亮,我们又开车去镇上晨景。天还在掉雨点,没有什么漂亮的光线,但是,背景的阿尔卑斯山云雾缭绕,加上教堂附近的灯光,使得小镇的早晨更加如梦似幻,美如仙境。
哈尔施塔特气候温暖,一年四季都适宜旅游。这个被称作“世界上最美的小镇”,已经被财大气粗的一家中国开发商“克隆”到中国,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并引发争议。我想这个山寨版的哈尔施塔特镇,可以号称人间天堂,可以拥有同样迷人湖光山色,可以仿建一模一样的童话“别墅”,但是,却不具备悠久的历史、丰富的人文底蕴,终究只是一个商业噱头,出不来原汁原味的。
拍完之后,又回住处睡觉,一直到八点多了,起来吃了早饭,就开始在山里远足了。
1997年,整个哈尔施塔特/达赫施泰因地区被列入联合国自然文化景观保护区(Hallstatt-Dachstein/SalzkammergutCulturalLandscape)。东阿尔卑斯山的风景非常优美,高高的松树笔直挺拔,到处是清澈泉水在山间流淌。如果天气好,能见度高,还可以坐缆车到山顶赏景。我们在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游走了一大圈,大概有七、八公里。
然后,参观了一个自然溶洞。洞穴很深,我们一行四人,在导游的带领下,在里面呆了近一个小时。但是,在这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装饰灯光,每个人发一个提灯照脚下的台阶,导游带着游客到达特定的景点后,才把那个区域的照明灯打开,向游客做讲解。我不太明白此举的意义,难道灯光会损坏那些石灰岩?但这种对自然原生态敬畏的态度,令人起敬。据导游说,这里是喀斯特地形,地下水循环通畅,山上地表水经地下河流泄,再以河流的形式经过地表面,为包括维也纳在内的广大地区,提供清洁的水源。我们是今年第一批下到洞的最底层的游客。导游预计,明天天气转暖,估计会水量大增,这里又会是禁区了。(实际上,后来天天大雨,肯定漫水关闭)。
中午在一家餐馆吃到了这里的烤鳟鱼,味道还不错。
下午骑自行车出去转了一圈,我们已经有十多年没有骑了,在阿尔卑斯雪山脚下,冒雨玩了一个多小时。
晚上开始下大雨了。
明天启程去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世界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