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积木梦工厂玩味好时光

世界邦
出差到新加坡,昏天黑地的工作后,难得有时间自己走走,之前听说那个著名的乐高艺术家Nathan的全球巡展到了新加坡,所谓走过路过别错过,自然要前往一观。不为别的,只为了儿时那几大盒被我不知道扔到哪里去的乐高玩具的冤魂。
只说这次的乐高艺术展--The Art of Brick。其实关注这个乐高艺术家也有几年了,回想第一次看到他作品时的想法是:其实我也可以拼的出来!只不过这一切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组合起来的塑像难度绝不亚于雕刻式的塑像,这也是Nathan晋升为当代重要艺术家的因素之一。艺术本就不该难以制作,也可以不是精美的工艺作品,他通过最能引起人们记忆共鸣的媒介(乐高积木)创作了属于所有人的艺术,进而连接更多人对他作品的认同感。
展览所在地位于繁华的滨海湾游乐区(Marina Bay)的艺术科学博物馆,整个博物馆的外形好似一朵盛开的莲花或者一只长开的手,屋顶可以收集雨水和光线以供博物馆日常使用。能够在这座博物馆展出的展品需要具备艺术与科学共有并且最吸引人的特征,那就是富有创造性。而博物馆隔壁就是新加坡最大的赌场,纸醉金迷只一墙之隔。艺术创造和赌博应该都算是人类的本能吧?如此安排实在有意思。
左侧那著名的帆船酒店其实没住多少人。右侧这艺术科学博物馆也只能吸引小众人群。 人呢?都在中间的购物中心和赌场里。 还是赌的本能力量大一些。
打开你的心,即使受伤,即使悔恨。 但这是使人生完整的唯一方法。
艺术不完全是平滑的,大块的颗粒感也有不同的韵味。
如果没有手的话。 吃饭喝水都成问题,还怎么撸?
这一雕塑用了6万块乐高积木,耗时3个月。
当孩子们想变隐形时,就用双手遮住眼睛,这样他们就无法看到这个世界。 然后,他们推论,这样世界也无法看到他们。 即使我们已经长大了,有时候也还是会如此, 掩耳盗铃。
如果每个人相貌一致,思想一致,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圆形、方形和三角形是一切事物的基础构件,而红、黄、蓝是我们世界的三原色。 Think different & Do different。这是任何行业想有所成就的前提。 Celebrate difference。
白色的模板上自由的水滴。 台前有几个操作区,参观者可以构筑属于自己的水滴。 然后被后来的人摧毁。 但好歹存在过。
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都和这个雕像一样。 只有一个还算可靠的躯壳,而人生最有乐趣的事情就是用各种经历将它充实。 有的人自以为已经满了,有的人真的满到要溺出来了。 大部分人空空如新生。
和罗丹的“沉思者”光滑细腻的体相不同。用乐高积木创造的沉思者看似呆滞。 艺术的不同表现形式由此可见。
飘飘的长发和挺拔的身材都不是永恒。 当有一天你的头发逐渐稀少,小腹高高隆起,胸部逐渐下垂,体力大不如前的时候。 你发现你牵住的那个人还在身边。 这就是爱情。
一切渺小的事物,却可能蕴含着可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死亡的过程是一下子就过去了呢?还是慢慢消磨? 消散在风里,是我现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人背后都有一道门。 此生所做的就是寻找开门的钥匙。 在自己手里还好说,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自然也就不需要钥匙。 要是在别人手里就憋屈喽~
展厅中有若干幅名人头像,也是用乐高积木拼出。 感觉甚至高出真人画像。
非CCAV说的苹果,这个没有保修,别惦记了。
乐高也可以拼出平面的。 这小柜子...
展厅中有个机器可以拍照后将参观者的头像虚拟成乐高图形。 我也试了一下,并以此作为新的微博头像了。
如果都将面具拿掉,里面是否都相同呢? 带上面具有时候是为了欺骗别人,有时候是为了保护自己。 说到底,都是只顾自己。
服者最喜欢的姿势? 哦,我们的是站立后高举右手。
升天。 然后?再活一次。
遇到困难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以自己为梯。
万神殿... 真的已经是残垣断壁,原状可能是这样。
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过只用一只手悬在悬崖边,感觉快过不去了的经历。 我知道我曾经有过。 虽然看似不可能,但我每次却都能奇迹般的全身而退。
霸王龙骨骼。这是最大的单体乐高雕像了。。。
   若干年前,儿时的Nathan收到了祖父母寄给他的首套乐高积木,从此他就不曾与他的乐高积木分开过,他的童年大部分时光都在埋头玩耍积木中度过。随着Nathan逐渐长大,他不得不把积木收进玩具柜中,踏入担任律师的“真实”世界里。只有在长时间工作之后,他才能纵情于乐高雕塑的创作。一天他的网站由于太多人点击而瘫痪了,他才意识到,他能够以他最大的爱好谋生。   以上的说法,让人觉得他很幸运。   “不把爱好当做谋生手段”是我一直深信的。但也有可能是因为爱的不够深,想的不够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世界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