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蓝色遭遇红色,26天希腊、西班牙蜜月婚礼点滴 绝壁上的攀岩者

世界邦
   离开大梅,一行五人,徒步沿着公路向Varlaam(瓦尔拉姆修道院)进军,沿途风光无限,引得我们不时打开镜头东拍西拍。姐妹俩热爱小动物的人品又一次大爆发,又有一只小狗一路陪伴观光,一直来到Varlaam脚下。
   Varlaam的规模并不小,独特的是,根据文献记载只用了20来天就修建完工,但是前期搬运建筑材料却整整花了22年。进了小门,顺着山路,很快就到了通往修道院的小铁桥。穿过铁桥,回望大梅,拉开距离看,愈加风姿绰约。
    沿着石阶步入修道院,庭院中错落有致地放满了鲜花,远眺雪山,赏心悦目。登高俯视那座横亘在悬崖上的小桥时,不禁一阵眩晕,不由想到当初搬运了22年的建材,是何等艰辛。在一处悬空的突出部分上,建有滑轮和吊篮,巨大的绞车上布满悠远的历史印痕。举目四顾,恍若高飞,与天空融为一体。这次,送别我们离开的,是一条器宇轩昂的大狗。
    沿着公路继续徒步,前往Roussanou(卢萨诺斯修道院),这段路程相对更长一些,Roussanou看起来仿佛就在眼前,但总是到不了。烈日当头,走得口干舌燥,但景色相伴,也不觉得辛苦。终于到了Roussanou,却发现,这个修道院好迷你,用不了两分钟就可以彻底逛完。观景台上凉风习习,花草装点得恰到好处,坐下休息好不惬意,顺手给钟楼来张特写。
   出了修道院,有条小路继续向上延伸,直达一群当临绝顶的巨岩,站在这里观景绝佳,四座修道院都在视野之中,包括已经去过的GreatMeteroro、Varlaam和Roussanou,还有尚未到达的AgiosNikolaos。四座天空之城尽在眼前,世间美景如此,叹为观止。
   顺着树荫斑驳的林间小路,回到公路上,继续向海拔最低的AgiosNikolaos修道院徒步。突然,姐妹俩的老爸发现很远处垂直的岩壁上,有人在攀岩,老人家看报纸戴老花镜,望远则视力极佳,而且,还随身带了望远镜,让我们其他视力欠佳的人也能一睹绝壁雄风。透过光学设备,仔细观察,原来在相隔较远的两座垂直山体上,分别有两组人在攀岩。较远的一组,打头的人已经登上绝顶,是否是徒手攀岩无法确认;较近的一组,是用了绳索,打头的人正在一条岩缝里试图突破困境,和绳索上的最后一人拉开了50多米的距离。第一次亲眼目睹挑战垂直极限,看得人热血沸腾,又提心吊胆。这些勇敢的人们矫健的身姿深深刻入脑海,永久难以忘怀。
    攀岩者的勇气,消除了我们在正午的烈日下长途跋涉的疲惫感,加快脚步,来到了AgiosNikolaos修道院。回望用绳索攀岩的一组勇士,已经突破了刚才的困境,出了石缝,攀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体力不支的我没有进入AgiosNikolaos,宗教陈列对我来说索然无味,不如在外面休息片刻,细细品味这一砖一瓦,感受凡人聚沙成塔的奇迹。
     从AgiosNikolaos出来,很快就离卡兰巴卡越来越近了。开始有房屋和餐厅出现在公路两旁,饥肠辘辘的我们决定不再参考LP上推荐的餐厅,随缘自在。路过一家以烧烤为主的餐厅时,不由食指大动,一个老爷爷正在烤架上忙活,似乎是大厨,巨大的烤架上放满了香味扑鼻的烤肉。烤肉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就这儿吃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引导我们坐下,餐桌都摆在浓密的植物藤架下,很凉快,也很整洁。我们点了两份苏布拉吉(Soublaki,一种猪肉和牛肉的混合烤肉)、一份烤香肠、一份烤牛排、外加一个希腊色拉。小美女还推荐了当地一种抹在面包上吃的东东——扎奇基(Tzatziki)。就着冰凉的啤酒,吃着美味的烧烤,徒步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小姑娘和老爷爷用希腊语交谈时,我们听懂了其中一个词“YEYE”,老爷爷是小姑娘的爷爷,还有一个负责收银的老奶奶应该是她的奶奶,这是一个家庭餐馆,我们一致认为这个比昨晚吃的那家LP上热烈推荐的餐厅要靠谱多了。
   最受欢迎的还是Tzatziki,用家酿酸奶配着细细的黄瓜条制成,很清淡,沾在新鲜出炉的面包上,十分可口;而Soublaki则烤得汁浓肉嫩,让人欲罢不能;希腊色拉里有红色的番茄、暗黄色的洋葱,还有白色的Feta奶酪以及黑色的腌橄榄,最后淋上少许橄榄油,色彩丰富,味香俱全,给被烤肉主餐填塞的肠胃带来一丝清新。五个人高高兴兴吃了一个小时,一桌食物基本没有浪费,告别热情周到的主人,继续下山。我们要搭乘下午3点半的火车返回雅典,预计到达时间为晚10点多。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世界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