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秘乌托邦村落

背包去环游
2013年7月18日
如果说奥罗村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我想一定就是摩托车了。我们骑着租来的摩托车到处瞎转悠的时候,忽然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于是袁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买一辆二手摩托车,骑着它玩两个月,再转手卖掉。刚开始我还有点犹豫,毕竟我们没有印度本地驾照,即使在国内也没啥开摩托车的经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骑摩托车旅行似乎太疯狂了。但袁斌却越来越肯定他要做这件事。我们去了好几家修理摩托车的店,问是否有二手摩托车可以买。很巧的是,刚好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开着他妈妈的摩托车准备来卖掉。商量过后我们以6500卢比的价格买下了这辆有着10年历史,但却刷的像新的一样的摩托车。
把车子的事情定下了后,我们安心地回到奥罗村准备去参观黄金球。所有报名参观的人都按时在咨询中心大门口集中,其中很多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只因他们希望能尽量多地去感受黄金球内的能量。对于奥村人来说,并不希望我们这些游客来到这像看景点一样随便看看就走了,而是能够去了解到奥罗宾多和神圣母亲的思想,我们在上大巴车前,再次被带去放映厅观看介绍奥罗村和黄金球的片子。
大巴车开到花园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要把摄像和通讯设备都存放在门口,不得带入。进入花园后,领队开始跟我们介绍花园的构造,以及每一个形状每一个部分所代表的含义,即使影片里已经介绍过一遍了。当我们靠近球下面的一个门时,领队示意我们进去后保持安静,不要说话,更不能打扰其他的冥想者。我们把鞋子脱在门口,按顺序一个一个向球里走去。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参观者行走在像传输带一样的通道上,仿佛每一个人都即将要被送往另一个诡异的空间。我屏住呼吸怀着警惕,慢慢走进这个外表用黄金铸成,里面却幽暗一片的特殊空间。里面确实很美,内部只有微弱的淡蓝色照明,它是利用球体顶端的太阳能设备来发光的;四周大理石墙壁上的水帘缓缓流下,这是里面唯一的响声,也给这安静庄重的气氛添了一份灵动。我们穿上工作人员提供的白色袜子,向球体的最中心也是被称为最神圣的房间走去。
房间门口很多人在打坐冥想,我们安安静静地走进这个巨大的圆锥形房间,拿了一个垫子找个空位坐在地上。我默默地观察着这房间里的一切。房间的顶部是一个很特殊的设计,它与外面是想通的,并没有封闭起来,可我看不见上面具体的细节构造,只能看见它能够将那个圆形的缺口所通过的所有光线都集中到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房间中心放着的一个水晶球的中心点。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能量场。房间内除管理者外的所有人都围绕的水晶球打坐冥想。这个对很多修行瑜伽的人来说极为神圣的空间,对我来说却有种说不出的“暗”。我信仰基督,因此在我内心多年所秉持的是基督教的圣灵,所以我的内心里面不会再接受其他的灵。而当我坐在这个房间里越久,我就越能感觉到一股黑暗的灵弥漫在这整个空间。我忍受着内心不协调的气氛静静坐了5分钟左右,也开始感受到那个黑暗的灵好像在说我不应该在这里,它不欢迎我的时候,恰好我和袁斌对视了一眼。我们拿起垫子悄悄地走出去。
我默默地跟随领队完成整个参观的流程。结束的时候我们像进来时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走在“传送带”上。走出黄金球的那一刻看到明亮的天空,好像黑暗立刻就不再跟随我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晴朗。
其实这整个过程是很内在并且隐秘的体验。一般来说我也不喜欢跟别人去讲“灵里”的感受,我不想让别人觉得很怪异。但是如果少了这一部分,我对奥罗村的描述和介绍将会失去重心。
从表面上看,奥罗村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社会!制度健全而明朗、理念开放而先进,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破除种族、宗教、国籍与民族的界限,追求世界和平与人类大同。这就是我和袁斌梦寐以求的现实版适合生活的世外桃源!甚至我们还商量说可以考虑来这里养老。但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是什么缔造了这个完美的社会? 是奥罗宾多的哲学理念吗?我的理解是肯定的。但是奥罗宾多的哲学理念只是一种哲学理念吗?我不认同。虽然很资深很博学在奥村工作多年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告诉我,这里没有宗教没有信仰,但我却强烈地认为——这就是宗教!这就是信仰!而且每一个奥村人甚至外来游客所潜移默化逐渐接受到心里的,是他们所认为的冥想所带来的力量。他们不承认这里面有灵界的力量,而在我看来,这种灵界的力量才是整个奥罗村真正的基石!
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即便奥村再美好,也注定我不会在这里长住了。因为你一旦要成为这里的居民,就意味着你在宣告你要放弃原来的信仰——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宗教排他罢了。
2013年7月19日
明天就要离开奥罗村了,今天剪头发最合适不过了。前天打电话预约理发师的时候,听声音,一口清爽流利的美式英语,不知道会不会是个帅哥~~还真没让外国人帮我剪过头发呢,嘿嘿。
首先,看到一个瘦瘦的东方中年面孔,我表示有点小失望。我们商量好发型之后,他开始梳理我的头发,这位理发师仿佛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要把一头柔顺的秀发剪掉,一直夸我的头发好,很直很柔滑。听得我乐呵呵。我们开始聊起天,原来他的祖籍是福建,爷爷辈移民到了印尼,他则从小在美国长大。细问之下,他的祖籍居然就是泉州,我念大学的城市。还真是巧啊~
剪完头发刚好天黑,我和小袁就骑着摩托车去看电影了。奥村的电影院周一到周五都有免费电影观看。而且都是很小众的电影!这里要提一下,奥村所有的社区活动都会登在每周的周刊上,每户居民周一都能收到这份周刊,上面刊登各种租房、招工和社区活动信息,包括每天晚上电影院会播放什么电影,哪一天在谁的家里有什么课程等等,非常详细。大家可以通过这份生活指南才决定这一周要参加的活动。
2013年7月20日
我有没有说过,在旅行中,除了姨妈痛,我从来没有生过病。但今天好运到头了。小袁说,应该是出远门的人不能剪头发。虽然听着像是迷信,但我真的有种头发剪短后,精气神也断掉的感觉。夜里开始发烧,全身滚烫滚烫,还拉肚子。完全无法进食,喝口水都要拉!
即使是在家里,也很少病得这么严重。我们的退烧药和止泻都已经吃完了。因为是星期天,社区的医院关门,没办法看医生,连药也买不到。如果要去镇上实在很远,我折腾不了。其实旅馆的办公室都是有这些常备药的,但老板每天早上只出现2个小时,其他的员工都无法进入办公室。旅馆的印度老管家知道我腹泻后,说有偏方可治。他带我到厨房,从冰箱拿出一罐家酿的酸奶,打出两勺,放点盐,加一杯凉开水,搅拌一下让我喝掉。然后嘱咐我一整天不能吃东西,到晚上再来喝一杯,明天保证会好。(后来我向其他印度朋友咨询了下,果然印度人普遍用这招偏方治腹泻。)但是我耐饿力实在不够,到了夜里饿到嘴里发苦,觉得胆汁都快涌上来了,便偷偷吃了几块饼干,然后就继续拉…… 
7月21日
早上起来烧已经退得超不多,收拾东西必须要出发了,结账的时候跟老板要了点止泻药就骑着老黑上路了。
  P.S:印度的止泻药绝对超级超级有效的,一吃就见效。只可惜我当天求药无门。想当初在尼泊尔的时候,Jerry拿出来的也是在印度买的药。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背包去环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