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新疆喀什历险记

旅行国度
随风摇曳的青草在沉默的世界中,找到了只属于它的阳光。 摇头摆尾的金鱼在冰冷的世界中,找到了只属于它的心跳。 漂浮不定的云朵在虚无的世界中,找到了只属于它的形状。 夏日 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预告片
赛里木湖湖畔的小花
蓝天白云下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
帕米尔高原,偶遇一片醉人的蓝
喀纳斯湖,是否真的有水怪呢?
充满异域风情的喀什葛尔老城,仿佛穿越了国度
高台民居,寻找巴依老爷住的小洋楼
希望这条路永无止境
魔鬼城里萌萌哒骆驼
交通工具:
飞机:乌鲁木齐-喀什 落地喀什后:租车前往塔什库尔干(司机杨师傅很nice原来在边防队退伍,所以能带我们上红旗拉普国门,这个很重要)
费用:
租车每天800元(没有过路费,费用包含汽油)
住宿:
我们在喀什住在“微风青年旅馆”,我在微博找到的,老板娘是上海人,很nice,我发誓,这个旅社是我人生住过最尼玛干净的家庭旅社了,干净到流泪......难以想象......而且很便宜,100元一晚上,在穷游这件事上这个价格不算很便宜,但是对于我们短途轻松之旅加之旅馆的干净,我们已经很激动了。
随身携带:
相机,充电器,身份证复印件(办边境证使用),随身衣物,湿纸巾,防晒霜,墨镜,纯净水(这个沿途的小店可以买到),清凉油(以备上高原不舒服),其余看着办吧,因为这个旅途按照舒适程度来说几乎是五颗星。不需要任何户外经验。
乌鲁木齐
到乌鲁木齐,青旅老板跟我说,南疆还是别去了--危险,我们(大概指的是北疆人或者汉族吧)都不会去的。于是乎,内地朋友叫我不要去南疆,因为危险,继而北疆朋友也叫我不要去南疆,因为危险----最重要的是因为别人口中的危险,这两类人都没有去过南疆。我前几年一直把这样的危险作为一个随机概率,所以要攒的就只是人品。就跟有的朋友旅行很精彩,有的朋友旅行很枯燥,也没人保证你一路遇人不淑或者贵人相助。
在乌鲁木齐临时放弃北疆环游计划果断全身心奔赴南疆,8月份的南疆,正逢收棉花的季节,大批的四川农民工往南疆奔赴,所以整个火车上只充斥了两种语言---维语和四川话。前一天从乌鲁木齐整整一天搭车到喀什未遂,不得已,到喀什的车票买不到于是学会了逃票旅行,第一次逃票难免紧张,到了吐鲁番差点自己把自己赶下火车。好的是跟旁边几个维族大妈大哥说明情况,不仅蹭得了一个位置坐,而且还拿到一张去泽普的车票:到喀什的火车依次会经过巴普-喀什-泽普,喀什火车站出战时查票尤为严格,送我车票的大爷是在巴普下车,而且巴普车站出站不会查车票,他的票又是从别人那换来的,并且是到泽普的(好错综复杂的关系),于是我连补票的钱都省了,并且,这位大爷是我周围难得的能讲汉语的维族人,因为他是大学老师。
坐我对面的英吉沙小哥,每次见我就愣愣的笑,冲着我卖了一天的萌。可惜他一句汉语也不会说,我们最大的交流就是眼神和回笑。
喀 什
到了喀什第一天,住在喀什麦田,似乎这地儿前后左右怎么看,周围都是汉族人的圈子,吃饱洗好睡个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夜晚即将来临。
我是最喜欢这个点儿出去看看夕阳,吹吹晚风的节奏。当时住在麦田不怎么爽,各种装逼人士夹杂其中,牛逼都要吹翻天了,一路走来印象最不好的青旅,那会真是想马上卷铺盖换地儿,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喀什老城青年旅社了。
喀什老城青旅都是一群老外的地盘。一旦新疆近期发生了恐怖事件,内地游客在新疆的计划要么就直接取消要么就是放弃南疆行程。所以,我呆在老城时间里,每天能看到的中国游客不超过5个,也很少有新的大陆游客过来报道。
俨然,喀什这个中巴要道,已经成了中巴来往的游客据点,从巴基斯坦骑车过来的,以及从中国去巴基斯坦的。老外连巴基斯坦都没觉得危险,所以南疆的危险在老外眼中就更不算什么。之前看到一本书里的一句话,是这么形容这些胆大的老外的:白人从来不担心自己会挂在第三世界国家,因为--朦胧的优越感。
艾提尕尔清真寺
去的时候很少游客,清真寺内肃穆安静,满地金黄落叶。天空中有鸽子飞,再也不记得城市的浮躁。
门口有卖石榴汁的维族小哥,好喝死了的石榴汁,五元一杯。
喀什噶尔老城
老城核心区的民居群体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生土建筑群之一,生土建筑本身极具有历史意义与价值,融合了汉唐、古罗马遗风和维吾尔民族现代生活的特点。喀什老城内街巷纵横交错,布局灵活多变,曲径通幽,民居大多为土木、砖木结构,不少传统民居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是中国唯一的以伊斯兰文化为特色的迷宫式城市街区。
如今,老城的居民们仍然恪守着世代而居的土屋和上千年的传统习俗。不过目前当地政府正在进行着老城改造工程,许多古民居都被拆除。著名电影《追风筝的人》部分镜头就在这里取景。
可惜的是,喀什老城部分房屋已经开始拆除。
馕在维吾尔民族是一种大众化的食品,却无疑是新疆的一张名片。
馕的种类和花样很多,所用的原料也很丰富;除了面粉外,芝麻、洋葱、鸡蛋、清油、酥油、牛奶、糖、盐都不可或缺。
新鲜出炉的囊酥软可口,在新疆独特的气候下可以保存很久,且便宜又饱腹,绝对是旅行路上最好的干粮。
在喀什,发挥吃货的本质
因为正直斋月,除了这家店几乎在旅舍周围找不到其他仍然在斋月时期中午也会开业的饭馆了。
这家馆子价格公道味道不错,于是大胃我可以每顿吃另加的2碗免费面条,后来,我不停的带新来的朋友们去这家店消费,在路上的人多是风餐露宿饥肠辘辘的男人,即便是女人也是女汉子,老板见这组团来没人都会多加2碗以上的免费面条的阵仗越发强烈,于是突然改变游戏规则,以最近面粉涨价为理由设定每人只能免费加一碗面,超出需加钱。我竟然把老板逼上了这样的绝路,我从来都不会想到。
到了晚上可以进餐的时间,菜坝路上的菜市开始人头攒动,饿了一整天的人们都出门觅食,77没晚就买些各种我认为无法当正餐无法填肚子的食物,而我会买完水果(10有八九都是西瓜)以后,等待附近那家艾尼瓦尔江烤肉开门,那里提供了5、7块钱的拌面,以及1.2块的羊肉串,你会深信,在一个地方呆得越久,或者说生活得越久,你的旅行成本就会越低,你对旅行地的感觉越深感情越浓,这就是和壮游不太一样的居游。
在喀什,从2.5块/串的羊肉串吃到了1.2块/串,这是需要自身吃货在一个地方呆上数日从千万次失败的经验中提取出来的精华,将吃货精神发挥到极致!
夜市上的酸奶,已经被稀释得喝不出奶的味道了。
77带我跑了几条街,我呆了那么久还没逛到过,这才是正宗的蜂蜜酸奶!后来77离开喀什的时候,我就在我们住的那条吾斯塘博依路上买到了,因为出门忘了带钱那会还欠老板5块钱,等我晚上去卖酸奶的老大爷那付钱给他的时候他都忘了我,关键他也不会几句汉语。。他就那么把酸奶赊给我了?还是送给我了??我不明白,但是我知道维族人大多都是非常非常友善的!!
动物大巴扎
喀什每周末(忘了是周日还是周六了)的动物大巴扎。
「巴扎」在维族语言裡代表贸易繁盛的地区或是市集、市场之意,在新疆自治区内的每个大小城市十分常见,过去是往来丝绸之路的商人们从事物品交易之场所,今日则是做为当地人採购日常用品、食物的地方,也是吸引外来观光客的一大卖点。
这样占地广阔又富丽堂皇的国际级大市集;也有在南疆沙漠绿洲城市如莎车、和田老城区内,全然见不到汉族脸孔的纯正维吾尔族巴扎。今天这一场喀什独有的「动物大巴扎」以交易活畜为主,每周日固定聚集一次,在老城区前往火车站的公路边举行(从老城区搭乘28號公交车往火车站方向),附近村庄、乡镇有牲畜买卖需求的民众,皆会聚集於此。
被剃光毛的羊。
喀什大巴扎
喀什的大巴扎最大的特色是布料很多,大都色彩艳丽,当地维族的女性喜欢挑一段布料,自己做衣服。售卖的日常用品嘛,让人想起“义乌”这两个字。
现在也是木纳格葡萄最盛的时候,这个时间的甜瓜也很好吃,西瓜就不行了。南疆干旱,光照强,温差大,这样的环境成就了最美味的水果。
老城内的小孩子,天真无邪。无所谓善无所谓恶,是我们成人的世界塑造了他们。
老城外
老城外的城门,明显是新建的,外面的世界就是和我们类似的现代化城市。
老城边上的花盆巴扎。这样的绿地在干旱的喀什犹如金子一般珍贵。
美味的午饭
花盆巴扎往老城方向的街道是最重要的商业街阿热亚路,最不能忽略就是这个烤羊肉包子店。肥瘦搭配,口感刚好。再加上一碗地道的酸奶,就是我们的午餐了。
手工工艺
街上保留着很多传统手工业,打铁,钉马掌等等。和当地人交流不多,还好有赵师傅在一旁的讲解。当地人既不热情也不冷漠,最记得问一个老人家某物时,他盯着我的眼神,充分感受到他的民族仇恨。无奈而悲哀。
钉马掌,很多年轻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给马的脚掌穿上一双鞋子,防止脚掌给磨破或者割到。马蹄铁的使用不仅保护了马蹄,还使马蹄更坚实地抓牢地面,对骑乘和驾车都很有利。
葡萄园
我们要去的葡萄园,由一对郑州的老夫妻承包。去到刚好看到一些她请来的维族人摘葡萄,工资100一天。很多品种的葡萄都被摘完了,现在剩下红提,必须在打霜前摘完。她批发价是四块钱一公斤,卖给我们也是四块。
我看到一箱摘好的黑色葡萄,尝了一下味道更好。郑州的阿姨开始说,这是特意留给朋友的。后来竟然挑出半箱好的给我,三四公斤,收了十五块。而这种葡萄的批发价要20一公斤。
回到乌鲁木齐
回来乌市,去美食一条街吃馕坑肉。说是美食一条街,吃的都差不多,手抓饭,拌面,烤肉。比较特别的一家是鸽子汤。非常美味的馕坑肉,一公斤,我竟然吃下了一大半。
离开
我并不想让这次的行程跟之前的一样,离开的时候是多愁善感的。新疆是一个热情的地方,是一个让人在这里找回最纯真的自己的地方。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旅行国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