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教堂,一把火烧掉,才算竣工

百代人文旅行
只有点燃这把火,
教堂设计才算真正完成了。
这是一个“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教堂建筑故事。
Bruder Klaus Field Chapel(克劳斯兄弟田野教堂)
与大教堂华丽的哥特风格不同,
它非常朴素,就是一乡野小教堂。
左 | 巴黎圣母院 右 | Bruder Klaus Field Chapel
卒姆托敏锐的创造力不仅仅体现在单一的建筑上。他的建筑传达着对地域、本土文化遗产以及建筑史的尊重……如同那些技艺精湛的工匠,他拥有灵巧的双手,从雪松木瓦到喷砂玻璃,所有他使用的材料都体现着天然的独特气质,这种气质使建筑具有了永恒性。”
这是2009年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评委会主席对当年获奖者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的评价。
在瑞士这个多山的中欧小国,
卒姆托如同“时代的传教士”,
用自己的天真、热情与执着,
实验着建筑的返朴归真与原始魔力。
要了解卒姆托的建筑,首先还得稍微了解一下其生平。卒姆托出生于巴塞尔的木匠世家,其父对他寄予厚望,于是卒姆托一边在学校上学一边在家里做学徒。1963年,20岁的他进入巴塞尔工艺学校,受来自德国包豪斯学院老师的影响,简约的风格从此伴随他一辈子。在经历纽约求学并辍学后,卒姆托回到瑞士,1979年于格劳宾登州一个人口仅千余人的村庄,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大多数建筑师立足都市的时代,
卒姆托的行为看起来似乎有悖常理。
他从此拥有了广阔的自由天地,
森林、原野、河流、云彩、阳光、雨露,
所有来自大自然的馈赠,
将为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小教堂非常独特,
在旷野上犹如一块巨石,
周围没有其它建筑,
显得十分醒目。
该建筑的甲方是一对农民夫妇。退休后想在Mechernich一个叫Rießdorf农村建个小礼拜堂,用以感恩上帝对其一生的恩赐(类似我们去庙里许愿后“还愿”)并以此向克劳斯兄弟(Bruder Klaus)致敬,他是15世纪的一位圣徒,50岁时离开家庭进入山谷过上隐士生活,他尤其受瑞士和南德人尊重。
这座外形如方盒子的礼拜堂,
入口为一个三角门,
一次仅容一人通过。
唯一显示教堂功能的标志,
就是门口上方细细的十字支架。
外表棱角分明,
内部空间却曲折蜿蜒,
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室内空间不仅在平面上变化,
竖向空间也高高低低,
所以称得上“别有洞天”。
从洞口看世界,
一片欣欣向荣。
里面像另外的世界。
只有将门关上
才能看清里面的空间。
墙面上有波浪的肌理,
边缘并不平整,
就好像是天然形成的洞穴。
对光的应用,
是卒姆托的拿手戏。
我尤其钟爱卒姆托的“光”,
美丽简洁,纯粹静穆,
让你的心瞬间静默下来。
教堂的内部墙体内倾,
向顶端汇聚;
墙上无窗,但有许多小洞,
光线由此进入;
顶部是水滴形孔洞,
“万物之光”即由此穿射进来。
这座教堂的内部更加令人叹为观止。
在建造之初,
卒姆托让施工人员,
将112棵当地产的杉树搭建起来
之后一层层地注入混凝土,
每层大概是半米高,
就这样一点点夯实出了教堂的样子。
按照这样的方式,
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巨石。
但工作并没有结束。
树木与混凝土毕竟凝固到了一起。
怎么处理这些木头?
当然是烧掉它们
由于只有顶部和入口有少量进风,
木头不充分燃烧,
不会迅速化为灰烬,
而是一点点炭化。
“这个教堂的空间以及在造的过程中将木头烧毁所营造的氛围,像阿尔多罗西(意大利建筑师)的摩德纳圣卡罗公墓里的焚化场内部空间,而焚化场本身也是作为焚烧肉体升天的氛围。”
小礼拜堂的顶是开口的,
顶光带来神圣、静谧感,
同时雨雪也会进来。
地面经过设计,
将雨水汇到一块区域,
四周还有排水槽,
防止大雨量造成内涝。
因为这摊水,
内部空间保持湿冷,
即便外面阳光灿烂。
地面是块不渗水的防腐蚀铅地板。
室内的最低点正好在洞口下方,
积水会反射阳光,
又会成为一个小焦点,
无形中增加了仪式感。
木头燃烧后,
支撑模板的钢管也一起留下了。
于是外表形成了分布均匀的孔洞。
钢管是室外端
像那些古老乡间教堂般,
只有开了门才能看清室内。
关了门,就只有顶上天光。
墙身上有小孔洞,并镶着玻璃球
,通过钢管沟通室外,
于是成了光球。
这座小教堂,建造的时候还有特殊的寓意,
一次一天往上砌筑50cm,
一共24层12m 高,
每一层代表一天的一个小时,
共用一年完成。
Zmuthor用7年打磨出了这个小天地。
圣克劳斯兄弟田野教堂,
似乎显得有点炫技
但是却极为平淡。
其技法后面蕴含的意味和内容,
实质极为吸引人
“我想赋予情感是所有建构法则之首,我们还必须去运用材料的触觉、味觉和音色这几样仅有的语言要素。”
看着教堂外无边无际的田野,
吹着自然的清风,
人的心情也可以慢一下了。
建筑师说当初的设计理念,
是基于“空气、水、土、火”。
教堂鸟瞰图
无论你是大明星,
还是建筑大师,
你都必须把汽车停在几里之外,
一路步行而来。
村民并没把它变成一个旅游景点,
这里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任何人都可以虔诚地走进去,
与神,与自己对话。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百代人文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