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荷”泥“藕”遇在扬州

游多多
又到了一年赏荷的季节,去哪呢?那年,“荷”泥“藕”遇在扬州。说起扬州,留着许多关于青春的记忆,无意中打开网页,看到这句话,就像是说到了心里。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却是错过了无数春日,一来不想挤着人山人海去凑热闹,二来总觉得扬州很近,是个随时都可以去的地方,有这样的惯性,把最容易办到的事情放在最后,分分钟就可以说走就走的距离,这个“随时”便成了拖之又拖的借口。以花的名义,多一次说走就走的理由。
从常州驱车到扬州,不过2小时,晴天丽日到扬州居然遭遇一场瓢泼大雨,正在感叹来的不是时候,下车大雨骤减,一朵朵荷花如雨后仙子般,清丽脱俗,荷叶吸足了水分,肥嘟嘟绿得发光,带着闪烁珍珠般的小水珠。
此时,或许又得感叹:这场大雨就像是预料好的提前为我而降,洗去了多日的浮尘,这些精灵愈发显得清新脱俗。
盛夏,扬州瘦西湖第三十届全国荷花展,“一水回环杨柳外,画船往来藕花天。”三大展区,二十七个主题花坛,二百株碗莲,近百品种,万余盆荷花串联起一条长达数公里的“荷谐”之路,如此盛大的规模,而我也幸运得遇上了。
近看这些亭亭玉立的仙子,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依稀记得中学时代的课本上,语文老师教导背诵的片段,周敦颐的《爱莲说》,荷花留下了优雅圣洁之印象,荷塘之上的荷花总是远望着,总有遥不可及之感,鲜有如此近看得这么真切。一生花,细看不同时期花的姿态。
开了一半的花呀用尽力气还说不痛啊风儿轻轻一碰她有露珠会落下......
关于荷花的传说,荷花相传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当初玉姬看见人间双双对对,男耕女织,十分羡慕,因此动了凡心,在河神女儿的陪伴下偷出天宫,来到杭州的西子湖畔。西湖秀丽的风光是玉姬流连忘返,忘情的在湖中嬉戏,到天亮也舍不得离开。王母娘娘知道后用用莲花宝座将玉姬打入湖中,并让她“打入淤泥,永世不得再登南天”。从此,天宫中少了一位美貌的侍女,而人间多了一种玉肌水灵的鲜花。因此荷花的话语:脱俗持久,恩爱关怀,出淤泥而不染。优雅如荷花,不随波,不逐流,自成格调成一统,自有更多追随。
生命匆匆,因其短暂而珍贵,就如花绽放的一刹,它的芬芳给我们永不磨灭的记忆。开过,美丽过就是无悔的一生。
与扬州结缘的诗人很多,于是催生出了一篇篇美丽的诗篇,“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钱塘(杭州)诗人汪沆慕名来到扬州,赋诗赞叹。一个江苏人,瘦西湖自然是不陌生的,而看腻了人潮拥挤,雨后这片幽静的天地似乎为我特意准备的,撑伞独行,微微细雨中,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
独行的好处在于,能以一颗更安静的心去感知这个世界,更能看到一些众声喧哗时捕捉不到的画面。路边凉亭里三五个丫头埋头玩游戏,一旁的妈妈微笑看着,不语。五亭桥上,纳凉的大爷,专注得读报,而一旁其乐融融的祖孙,爷爷正逗着孙女,扬州人的生活,显得与这里浑然不可分了。
如今二十四桥仍在,而明月几时有?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脍炙人口的诗句,很多人特意去扬州寻这座二十四桥,其实它也就是个普通的单孔桥而已,只是在诗中被赋予了更多的味道。带着诗的意境,去看这座桥,确实又有些怀古的感受。二十四桥在靠近西门的位置,很多人从南门进的需要走上好一段路,甚至有人就这样错过了。
岸边这明媚如花的女子,等你来江南,到二十四桥边,绵绵的细雨浸没了桥的尽头。
关于“一夜造白塔”的故事,现在还在扬州流传。扬州的白塔,比例秀匀,玉立亭亭,晴云临水,有别于北海塔的厚重工稳。
你眼里能看到什么?历史?现今?变化?又或是千年万物生长的世界。白塔依旧,只是塔上不能再上去参观。每到瘦西湖,必去白塔,说不上原因,就像不到白塔就瘦西湖就白去了。作为一个知名的景点,那我这次也打个卡吧。
第一次到钓鱼台的时候,导游拿着扬声器,热情的推荐最佳摄影角度。钓鱼台的两个圆门框正好可以对上远处的白塔和五亭桥,因此到这里的每个人不能免俗得去照一张到此一游的留念,摄影多了,渐渐觉得照片不需要那么讲究,留念留念,留的只是个念想。每张照片,记录的这一刻,对于每个人的不同意义,才是最主要的。
一直觉得这一排的汽艇,应换成传统木头的手摇船。昔日扬州大运河,乾隆下江南,浩浩荡荡而来,又为哪种船?
卢氏古宅的早茶早已成为心心念的遗憾,夜幕降至,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古宅中的晚餐是另一番风味。大户人家的弄堂,一长排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想起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画外音:四房,点灯......
大门跟大多数其它老宅一样,高墙,石雕门,霸气一览无余。旧时的大户人家,一般都有侧门。大门跟侧门,分别派不同的用处,走不同的门,代表着这家中不同的身份。
坐在了主人家的大厅最中央的位置,点了几个特色菜。
【青菜炖老豆腐】
【茶撒过桥鱼】
【咸肉海鲜泡饭】
卢氏古宅不大,呈长条形的结构,后面一个不大的院落,但错落有致。
夜,运河千年的纸醉金迷,千年一觉扬州梦,千年繁华一梦遥。而今沧海变桑田,当年的烟柳月亮城已失去了韶华,曾经繁华的足迹也渐渐地从兹消隐。扬州城还是扬州城,但醉酒的人却少了又少。为什扬州的酒不再醉人?为什么繁华梦不再幸临扬州?
旅行多了,渐渐觉得自己就像种子,扔哪里都能活。对于酒店,住的了五星级,也住得惯青旅,怎么方便怎么来,哪里有那么多矫情。逛了一下午的瘦西湖,有些累,搜索了一下,瘦西湖景区附近有家7天优品挺不错。
七天优品是铂涛集团旗下的一个品牌,全新打造的高端经济型酒店品牌,以年轻群体及保持年轻心态的人群为核心消费群,主张活出年轻的生活态度,秉持自由、舒适、时尚的设计哲学,独创参与式体验激发青春活力,深研人体感官极尽舒适感觉,创新互联空间让轻松工作,24小时在线“优吧”闲话自在人生。七天优品扬州瘦西湖店,距离扬州瘦西湖景区几分钟的车程,交通方便,环境舒适卫生,性价比很高。
一走进酒店,迎面而来一面墙的书架,下面暖色调的沙发,营造了温馨浪漫的氛围。
酒店大堂很大气,宽敞通透的休息区,坐在大厅休息。闻到了现磨咖啡的香气,每一位住店客人都能免费享用。一边的电脑也可以随时上网查阅信息,看电影,看小说。
有一句话说的好:一个人的气质,深藏于那些你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把读书养成习惯,时间没那么多怎么办,尤其像我这样整天在路上的人?就要利用好时间的边角料,通常在高铁上,飞机场,然后就是在酒店的无数个夜晚,我没有在路上一边旅行一边码字的习惯,旅行那就好好的玩,回去那就好好工作。
酒店大堂吧的设计,充满了浓浓的情怀。走进房间,暖黄色的灯光使环境变得浪漫了。虽没有豪华的装饰,素雅质朴舒适感足矣。
床上还放了一朵玫瑰花,使房间增加了许多鲜亮。雅致,在7天优品也可以体味到。大床房,洁白的床单,柔软的床垫,在瘦西湖拍摄得有些疲劳,一个大字型躺上去,舒服。
有些小惊喜,在于酒店很多人性化的设计上,比如大厅的阅读休息区,自助上网区,现磨咖啡机,无死角免费WIFI使用等,在这些方面酒店是站在顾客角度花了不少心思,居然还有欢迎水果和饮料,这也是一般酒店都不提供的,性价比看得见,以大众的价格享受有些五星级酒店都不具备的服务。
客房的卫生间宽敞通透,浴巾,毛巾都采用了一次性的真空封包,洗漱杯也是一次性的,科学的设计,合理的倒放在台盆上面,用起来放心,不用再担心清洗不当或者浮灰的问题。
卫生间干湿分离,浴室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把手擦得发亮。
交通:7天优品扬州瘦西湖店位于扬州史可法路58-25号,距离扬州瘦西湖近在咫尺,公交或者打车都很方便。
从汽车东站公交首末站,乘坐25路(汽车东站公交首末站-公交三公司),经过15站,在佳竹苑下车,步行几分钟即可到达。
扬州有句老话说得好:“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这是扬州人生活方式典型写照,扬州美食的代表首推早茶,说的是清晨,一杯清茶,一盘点心。晚上澡堂子里,泡澡,修脚、捏脚、刮脚、捶背、品茗、小吃、聊天、理发、刮胡子、你只管闭目养神,有人把你服务的妥妥的,一身轻松,然这澡堂子文化现在已经不再,如今剩下的只有“皮包水”了。
扬州比较出名的早茶,老牌的有卢氏古宅,“冶春”,皮包水等,想着去东关街逛逛,便去了那里的皮包水。不大的门面,早已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挤满了游客,依墙而坐,小二抑扬顿挫的嗓音,眉飞色舞的神情吸引了在座的很多游客。
这说书,听的或许是一种氛围,有多少人能真的听懂,品的出,也不乏我这样给自己戴了顶寻味扬州的帽子。这味,不仅仅在于舌尖,更在于视听等多方位的感受。老扬州的影子,已依稀触摸不到,感受到的唯有经过几千年传承,演变至今的一点点生活习惯,这生活习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但它一旦由商业化运作后,那种味道还能存在多少?
个头好大的煎饺,一口咬下去,汤汁沿着嘴角往下掉。内馅十分鲜美,一个下肚,竟有半饱的感觉。千层油糕,这个创于清朝光绪年间的扬州名小吃,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仔细看,确如其名,一层层半透明状的皮糕,中间夹着糖油,别小看这油糕其貌不扬,制作工艺可是一道道,很是讲究。再来几个淮扬菜,扬州板鹅,大煮干丝不可少。
蟹黄汤包,江苏的名小吃,怎能不吃,其绝妙在于看起来一个很大的包子,却是皮薄如纸,吹弹即破,用一根吸管轻轻一捅,皮便破了。吃汤包,有讲究,须先用吸管将其里面的汤汁吸掉,汤汁鲜而不腻。
黑米烧卖和豆腐皮包子,关于豆腐皮包子,在《红楼梦》中,还有这么晴雯对宝玉说的这么一段:“今儿我在那边吃早饭,有一碟子豆腐皮儿的包子,我想着你爱吃,和珍大奶奶说了,只说我留着晚上吃,叫人送过来的,你可见了没有?”晴雯回说,知道你(宝玉)是为我准备的,但是被宝玉的乳母拿去了,宝玉的乳母还拿走了原给袭人的酥酪,又自作主张拿走了豆腐皮包子,导致宝玉大发脾气。曾有人说,我像红楼梦中一个人物,晴雯。不知此评价出自哪里,关于晴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红楼梦》中里面女性角色,多半只是悲剧。
吃一碗热腾腾的炖面吧,吃什么食物,在我看来,有季节性。大热的夏天,吃下这样一碗热汤面,估计够呛,但秋冬天就不一样了,腹中空空,一碗下肚,浑身暖暖的。
今天就跟早茶店耗上了,吃完皮包水,又来冶春,看看口味有何不同。较之于皮包水,东关街上的冶春店,门面相对简单了一些,价位两家大致相差不大,口味上也无大差异。
后记:繁华属于扬州,烟柳属于扬州,月夜属于扬州。二十四桥仍在,只是波心荡,冷月无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飞飞胥
  • 飞飞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