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自驾之旅1:暴走爱丁堡

游多多
三年前的漫游英国细品英伦,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老牌帝国的魅力,两周的英格兰之行意犹未尽,今年的夏天我们再踏英伦,继续未完的旅程:苏格兰自驾之旅。第一天:广州飞爱丁堡从广州出发途径阿姆斯特丹中转,历经13小时的飞行,伦敦时间10:25分飞机准点降落爱丁堡机场。
第二天,爱丁堡一日游爱丁堡机场不大,入境后我们习惯性到机场的旅客咨询中心转一圈,顺便拿些资料备用,
机场距离市区12公里,按有备而来的攻略,我们选择乘坐机场大巴Airlink100,单程4镑往返7镑,每10分钟一班,方便快捷。
巴士站就在机场的出口处,乘坐大巴的客人不多,望着窗外苏格兰旷野风绻云舒的天空,25分钟到达我们的站点:干草市场火车站HaymarketRailwayStation
我们住宿的BB旅馆就在车站傍边的街道上,交通方便是首先。
11点半抵达旅馆距离checkin时间下午2点还有两个多小时,房东很遗憾地告示我们暂时没有房间,建议我们先去用餐,有空房会第一时间安排给我们。经历了长途的飞行及时差的混乱,虽然已过了用餐时间,但饮食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太重要,外面的丽日蓝天把华丽丽的大街点缀得格外美丽,于是这条联排分布着苏格兰民居的特色大街,便成了我们在爱丁堡的第一兴奋点。
我们住的旅馆位于干草市场火车站对面,在爱丁堡的西区,有巴士、轻轨或火车连接老城中心的威弗利火车站WaverleyRailwayStation,5分钟车程,
遇上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我们兴致盎然地不停拍照,约半小时后房东出来告诉我们房间已打扫完毕,多谢店主人的体贴让我们提早2小时入住,一个暖暖的热水澡使去长途飞行的疲劳。休整一会下午1点出发,我们的爱丁堡暴走之旅正式开始。
在爱丁堡,徒步便可以前往市中心及各处主要景点,也是欣赏这座古城的最佳方式。带着三年前对英格兰的印象,漫步在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街头,明显感觉到两者的差别,爱丁堡不像伦敦那么大,但这座小巧玲珑的城市却有着独特的文化与历史。
如果有一种声音可以代表苏格兰,那一定是风笛的天籁之声。苏格兰风笛的魅力在于它的全民性,走在这座城市,沿途处处可见身穿花格裙的艺人吹响风笛,悠扬的笛声飘荡在空中,滋润着每一个听者的心田。它时而婉转动人,时而气势磅礴;有耳鬓厮磨的万种柔情,也有硝烟弥漫的悲壮豪迈,仿佛苏格兰的历史一切都在风笛声中。
依照传统,苏格兰男人穿方格裙是不穿内裤的,所以直到今天,苏格兰男人在穿着传统服饰的节日里,还是会集体撩起裙子,如果谁穿了内裤,就会被当作胆小鬼嘲笑。至于是真是假,有待你们去验证了。
13:30分抵达第一目的地,城堡山下的一家苏格兰风味餐厅TheLastDrop,
TheLastDrop,餐厅的名字有点恐吓,墙壁上的图片细细道出名字的来历。
从网上搜索的资料得知这家餐厅出品的哈吉斯特别正宗,就坐后我们直奔主题,每人点了一份苏格兰“国菜”Haggis。
哈吉斯Haggis是苏格兰最有名传统菜肴,它是一种将羊杂切碎加燕麦片、羊脂、洋葱和多种香料一并纳入羊胃中炖煮而成的菜式,也被称作“肉馅羊肚”,与之同食的传统配菜是土豆泥,再喝一口纯正的暖胃威士忌,正适合苏格兰人豪放的性格。口味浓郁,确实不错。
餐厅这一带是苏格兰威士忌文化遗产中心,威士忌在苏格兰被称作“生命之水”,可知地位的重要。如果时间充裕又是《哈》迷,可以去大象咖啡馆ElephantHouse,体验一下J.K罗琳在这里品着咖啡完成了她风靡世界的《哈利·波特》的实境。
餐厅的后山就是世界著名的文化遗产、苏格兰的象征:爱丁堡城堡EdinburghCastle,下午14:20分,饱餐一顿后我们拾级而上,缓步登上这座饱经风霜的古堡。
城堡耸立于爱丁堡市的最高点,135米高的一座死火山的花岗岩山上,一面斜坡三面悬崖的地形,只要把守住位于斜坡的城堡大门便固若金汤,敌军纵有千军万马,也奈何不得。
城堡的入口处左右两旁各有一尊雕像,分别是苏格兰民族英雄布鲁斯和华莱士,大门上方苏格兰中世纪的徽记下面有一句拉丁文:Nemomeimpunelacessit(意为“犯我者必受惩”),充分展示了苏格兰人骁勇善战、强悍不屈的性格。
爱丁堡城堡在它的历史使命中曾经担当过堡垒、皇宫、军事要塞和国家监狱等角色,城堡最让苏格兰自豪的是它在政治和文化上的位置,它见证了数代苏格兰皇室宫廷生活、经历了数不清的战争和围困、亲历了无数痛苦和苍伤。历史使它始终处在苏格兰中心角色的位置,城堡已经成为了苏格兰绝对的精神象征。
爱丁堡城堡将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建筑美感和历史意义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它的魅力还在于它的古老,如今,城堡岁月斑驳的城墙、巍然屹立的身姿,仍深深震撼着每一位到访者。
站在城堡上俯瞰,爱丁堡的风貌尽收眼底,新城亮丽,旧城古朴,各具韵味,各显风姿。而抬头是城堡,低头是大海,这又是爱丁堡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
15:30点,从城堡出来,我们前往下一目的地:苏格兰国家美术馆ScottishNationalGallery,
从山坡缓缓下山,经过与城堡相邻的同样古老的爱丁堡大学。
爱丁堡大学创建于中世纪1583年,是英国六所最古老、最大的大学之一,在英国乃至全世界一直享有极高美誉,培养出9位诺贝尔得奖者。
从城堡漫步到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大约10分钟。美术馆是一座宏伟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简单而新颖,馆内集合了文艺复兴时期至19世纪末一系列优秀的欧洲艺术品,包括提香(VecellioTitian)的《人生的三个阶段》、莫奈(ClaudeMonet)的《Haystacks》和梵高、拉斐尔等名家之作。
美术馆上方端坐着一尊雕刻精美的人面兽身雕塑,傲视远方。
能够免费欣赏世界顶尖的美术作品,即使时间不太充裕,我们也预留了一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好让自己享受一顿视觉上的大餐,与欧洲的其他美术馆相比,这里多了浓郁的苏格兰风。而馆内临摹的学生也随处可见,学生们席地而坐在讨论着他们的作业,生活化了的艺术有一种奇妙的张力,苏格兰美术馆里面的氛围让人陶醉。
16:30分,走出美术馆广场,眼前一片青翠开阔的绿地立马令你心旷神怡,这就是苏格兰著名的园林景观:王子大街花园PrincesStreetGardens
古堡下的王子街花园风景如画,在丽日蓝天之下,无论是当地人还是游人,都喜欢围坐在花园宽阔的草坪或是长椅上,享受悠闲时光。更有甚者,一些年轻人顺着高高的斜坡草坪从上面一直滚到下面,伴着他们快乐的笑声,感觉到这里的惬意、快乐和美丽。
花园的另一侧屹立着纪念苏格兰著名文学家司各特爵士的纪念塔(ScottMonument),登上塔内狭窄的台阶,可以到达尖顶上的观景台,俯瞰爱丁堡市全景,而纪念塔的外观明显地呈现出了经历历史洗礼的痕迹。
王子大街花园的另一端是爱丁堡的中心火车站:威弗利火车站WaverleyRailwayStation,也是机场大巴Airlink100的终点站。这一带是爱丁堡的新旧城的交汇处,永远不缺人气。王子大街的北面为新城,南面为旧城。
17:00分,享受完王子大街花园的日光浴后,我们游荡到了爱丁堡最精彩的游览区:老城,而鼎鼎大名的皇家英里大道Royalmiles就是老城的躯干。
皇家英里大道顾名思义长约一英里,英国有位名人说过“这是世上最美的一条路”,尽管只是一家之言,但这条漫长而古老的大街,却灌满了苏格兰独特的文化。鹅卵石铺成的地面早被磨得发亮,大道两边古朴雄壮的建筑不得不令人叹服,一端是爱丁堡城堡,另一端是荷里路德宫,都是苏格兰重要的皇家居所,所以连接两地的皇家英里大道,在中世已经是爱丁堡重要通道。
英里大道两旁遍布着纪念品商店,沿途橱窗里的格子裙、威士忌和怪兽,都在吸引着无数旅行者们来这里惬意地漫步;又或者,在露天的酒吧坐下,被中世纪的古老建筑包围,享受时光倒流的美妙。
在这样热闹的旅游点,当然少不了街头艺术表演,除了风笛,民族英雄华莱士的造型出境率也颇高,
出生于苏格兰的经济学主要创立者亚当·斯密AdamSmith的雕塑竖立在大街中央,
英里大道的中段,是始建于12世纪初的圣吉尔斯大教堂St.GilesCathedral,教堂曾遭受大火烧毁并于14世纪重建。
这座教堂作为爱丁堡的宗教枢纽已经有900年的时间,凭借其仿照苏格兰王冠设计的蓝色树冠尖塔而闻名于世,而五彩缤纷、人物造型精致的彩色玻璃窗,更为教堂锦上添花。
漫步爱丁堡要重新认识铅黛色,这种沉静的色调浓缩在众多的古迹和建筑里,移步换景令人不禁赞叹爱丁堡的确是苏格兰精神文化的最好诠释。
在英里大道的两旁,是纵横交错的小巷,与大街一起构成了旧城的骨架。而当地人称这些小巷为Close,这些Close以当时地位显赫或富贾一方的人的名字命名。
鬼故事一直是苏格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爱丁堡更是被称为英国鬼故事最多的城市。历史的血雨腥风,诡异的民间传说,错综复杂的小路,都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不受时间限制的我们,喜欢到处乱逛,我们在大街小巷中左穿右插,津津有味地寻找着藏在小巷里的古老故事。
这所著名的老房子叫“ThePoeolesStory,现在是爱丁堡的一个民俗博物馆。建于1591年,本来是社区的税务局,曾经也是法庭和监狱。
路过苏格兰议会大夏,老城中仅见的一座现代化建筑,总觉得与周围环境不怎协调。
不知不觉间,下午17:55分我们游荡到了英里大道的另一端,英女王在苏格兰的官邸:荷里路德宫PalaceofHolyroodhouse
这座精美的巴洛克式宫殿于1498年由詹姆斯五世所建,与苏格兰悠久的历史紧密相连。宫殿最出名的是其作为苏格兰当时号称最美丽的女人---玛丽女王(QueenMary)的居所,在她执政的动荡王朝中有许多戏剧性的场景都在这里轮番上演。玛丽女王在荷里路德宫先后举行了两次大婚,最后因卷入暗杀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阴谋而被处死,悲剧收场。
跟别的王室宫殿一样,作为当今英女皇的官邸,女皇在时王宫会升起王室的旗帜,而女皇不在宫中时,则会升起英国国旗。
从下午1点出发到现在6点,我们用脚丈量了大半个爱丁堡老城,累透的我们不得不选择在荷里路德宫广场上的咖啡馆稍作休息。虽然是盛夏,但地处高纬度的爱丁堡当太阳渐渐西去,气温也迅速下降,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既提神又暖身,感觉好极了!就这样,我们面对这座历史感重重的皇宫,足足发呆了一小时。
歇息过后,傍晚19:00分继续向下一目的地:卡尔顿山CaltonHill出发。卡尔顿山位于爱丁堡北面,高110米,是俯瞰爱丁堡新旧两城的最佳位置,因此吸引着众多的游客前来观光。从荷里路德宫前往卡尔顿山的路上,我们得到当地人的指教,走了一条捷径,登上这段阶梯就能直达山上。
登山的沿途有不少历史悠久的建筑物,比如一座20世纪初大萧条时代,市政府为了解决就业,专门出资造的一个没有任何特定用途的古希腊风格建筑及一些纪念亭。
而山顶上则有两座著名的纪念碑,一座是国家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拿破仑战争中阵亡的苏格兰士兵,以雅典帕特农神庙为蓝本,在1826年开工建造,但很可惜纪念碑并未完成,仅有一排巨大的立柱支撑着横梁,据说是因为预算透支而中断了工程,被称为“苏格兰的耻辱”。
另一个是纳尔逊纪念碑,是为了纪念海军上将纳尔逊而建,1805年,纳尔逊率领皇家舰队和约瑟夫·维尔纳夫率领的法西联合舰队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当时的英国舰队实力并不占优势,却在纳尔逊的超凡指挥下,一举击败法西联合舰队,重创拿破仑,确立了英国的海上霸权,纳尔逊也在这次海战中为国捐躯。当时,舰队的官兵悲伤将军的去世,都在帽子的后面缝上两根黑带以示哀悼,这就是现代海军军帽后面两根黑飘带的来历。
我们到达山顶已经是傍晚19:15了,夏天的苏格兰晚上10点才天黑,因此还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登高望远临峰舒怀,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的古朴典雅和骨子里的那种苍劲辽阔。
站在山顶西望,爱丁堡城堡巍然矗立,守护着宁静的小城。眼前的城市就像一场中世纪戏剧的宏伟布景,尖塔、城堡、峭壁和典雅房子历历在目。
而向东眺望,则可以看到蔚蓝的大西洋和福思湾。这座山的风景,以及从这座山看到的风景,常用于这座城市的照片和绘画,难怪卡尔顿山也是本地人喜欢的悠闲之地。
19:55分,沿着直通山顶的王子大街PrincesStreet下来,我们就进入到了爱丁堡的新城。
王子大街素有“全球景色最佳的马路”之称,全长不过一里,却汇聚了众多外表华丽内里摩登的商店,是爱丁堡最繁忙的商业大道和交通主线。
在这条街上,来自全世界的游客都喜欢在这里溜达,享受购物带来的乐趣,而我更愿意随意游走,在横街中兜兜转转,欣赏整个新城最为突出的乔治亚建筑风格。
街中心的半弧形大面积建筑群,与巴斯城杰出的代表作皇家新月楼颇有几分相似,不知是否出自同一人的设计?
晚上20:30分,尽管天还大亮,我们已筋疲力尽,于是走进一间中餐馆SaigonSaigon点了份快餐小菜,算是完成了我们的晚餐。晚上21:30分,游荡了8个半小时的我们,终于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旅馆,结束超负荷的爱丁堡一日游。
附上今天的游览线路。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Nono不减肥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 酷大爷和小狸奴
  • 酷大爷和小狸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