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2014夏玉树之旅

游多多
下午一点多到达西宁,下车后进车站咨询,得知建国路车站重建,要到南站坐车。于是打车去南站,有的开价20,有的15.我要打咪计价,结果8块多就到了。
到南站,去玉树的客车票售罄了,很失望。看了一下墙上的路线图,决定先去称多,再转车去玉树。结果一询问,去称多的票也没了。正想离开,售票员说有一张四点钟玉树的退票,我实在太幸运了。。。
吃过午饭回来,车站头上蓝蓝的天,一片的鱼鳞云,心情大好。客车提前开出,卧铺车,铺位是45度的,人只能斜躺着。被子很脏,幸好带了睡袋。车开出一个多小时,在一餐厅外停了下来,进去吃晚饭大半个小时,出来时阳光依然灿烂,但感觉有点凉了。等了好一阵,司机吃饱出来了,车继续上路。
2014.07.24凌晨近两点钟,客车停下来,乘客陆续下车去方便。一个年轻人在我身边突然摔倒了,我扶了他一下,他起来后往回走了两步,好像想起什么,再转身走下车。外面很冷,天空繁星密布,很近很亮。上车后,感觉有点缺氧,凭经验这里海拔应该有四千以上了。估计这是刚才那位摔倒的原因吧。。
午夜两点到五点司机强制休息,之后重新上路。前排一个藏族小姑娘不停的呼喊她的祖母,但她祖母毫无反应。五十分钟后到玛多县城,在一个寺院前司机下去向扫地的人问去医院的路。与此同时老太太有了知觉,能说话了,司机马上回来开车,不一阵就到了一家医院门前。大家把老太太送了进去,她应该是缺氧引起窒息,输氧之后人也清醒许多了。但还要留院观察,司机留了电话号码给她孙女,说下次经过再接她们去玉树。
耽误了半小时,客车又重新上路。也许因为这几天休息不好,车里不通风,空气浑浊,我有点想呕吐,平常我坐车多久也不会这样的。后来我知道真的要吐了,赶紧找出个塑料袋子。。。
下午一点多,终于到达玉树,车停在在城外一临时地方。下车后,空气清新多了。打车去到“玉树人家”,住下后,到大厅吃自助餐。旁边桌是三个大学生和一位五十来岁的女人,谈论着如何拍片卖给央视。。。
饭后到处走走,“玉树人家”是由一座三层的藏式楼,和好几进的平房组成院子,座落在扎曲河旁,刚开始营业不久,地方很大,环境干净,优美。
客房外院子里时常有鸽子飞过,正当我在拍照时,店主布才娃领着一群人走来。其中一位女干部模样的得知我是从广东来这看赛马节的,过来和我握手,说她是州长,叫我对赛马节多提意见。并让同行的川大什么小组的组长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再拍了一阵,回去午休到三点多,想去赛马场踩踩点。刚出门,斜对面的客房也住人了,是一位大叔和他的司机。他也是专门过来拍赛马节的。。。
打车去赛马场,司机王师傅来自河南,很健谈,一路上聊个不停。到赛马场了,我一看,呆了。赛马场崭新的一座足球场般的建筑物,和我想象中辽阔的大草原完全不同。进去逛了逛,看到工作人员还在张罗着。明天赛马节就在这举行开幕式,不过需要门票。
离开赛马场,走路去格萨尔广场。待到太阳下山后才回“玉树人家”。
2014.07.25早上,阳光灿烂。没有门票,就不去看赛马节开幕式了。昨天看到附近临时汽车站上面半山腰有些寺庙,于是走路上去。寺庙在重建中,僧人不多见,停着几辆车,一些信徒在拜佛。而大经堂大门紧锁。觉得没什么可看了,就离开了。路上遇到一小和尚扛着几块长木板回寺庙。他友好的请我去作客,我觉得有点累,就婉拒了。
回去吃午饭,之后去新寨嘉那玛尼石堆。嘉那玛尼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玛尼堆,东西长300米、南北宽80米,堆满了玛尼石,很是震撼。转经的人络绎不绝,我慢慢的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下一站是结古寺,从大街走坡路上去,背着沉重的摄影包,一路走上去,开始还有点费力。这座有几百年历史的结古寺正在修葺,没有了古旧的样貌。俯瞰结古镇,经过几年的重建,整个县城焕然一新。远看格萨尔广场的一角聚集了好多人,好像有什么活动,于是就离开结古寺。
下去到广场,活动已经结束,人群散去。格萨尔王雕像下还铺着长长的红地毯,一些工作人员在搬走摆设品。
夕阳西下,正要离开,走来三个身穿藏服的藏族孩子,旁边的几位穿着中国摄影马甲的大叔就围着他们一阵狂拍。他们用得是广角镜头,贴着很近,孩子们表情都很生硬,我不想拍。忽然,其中两个男孩摆脱了出来,让我给他们拍,看起来他们很开心。
拍完之后,该走了,电话联系王师傅过来接我。在等待时,旁边有位驴友在自拍,看到我在,就递过他的手机,我就以格萨尔王像作背景给他拍了几张。他的是户外手机,我们聊了起来,没想到他也来自深圳,现在他是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工作,这次是受邀来观看赛马节的。说起今早的开幕式,他们只能坐在观众席,离得远,又没好的角度,拍不好照片。他还告诉我刚从石渠那边过来,过了个垭口,到四川那边网络被屏蔽了。过些天去我那边,到时恐怕上不了网。正聊着,王师傅的车来了。。。
2014.07.26早上洗漱时,遇见了斜对面客房大叔的司机,一位强壮的藏族汉子。他在用冰凉的自来水洗头,我和他说早上洗头对身体不好,那大叔听到了说:“没事,他比一头牛还壮”。
早餐时又遇到了他们,聊起来知道他来自同仁县,是旅游局的。同仁我也去过六七次了,聊起了新年的法会,“六月会”,还有於菟。。。
八点钟,王师傅准时来接我去巴塘草原。路走了一半,到地震遗址纪念馆。王师傅接到电话,有两人也要去巴塘看赛马节,那两人在佛学院,我以为很近,就同意王师傅掉头去接。
车一直往回走,好久还没到,原来佛学院距离“玉树人家”不远,我们差不多回到原点了。接到了两人后,车重新上路,到结古镇上时,车停在一斜坡路中,那夫妇到相熟的川菜馆去买一只还在浇油的烤鸭,两大袋卤水肉,作为他们和几个伙计的午饭。买好再出发,都快要十点钟了。这么晚去巴塘草原,当然是塞车了,车龙几公里长。这对夫妇来自成都大邑,来这边承包工程多年。聊天中,他们告诉我,石渠的色须寺庙近日有个隆重的活动,刚好后天我过去石渠,要去看一下。。。
十一点钟,终于到巴塘草原了。赛马节停了几年,今年重办,草原上人山人海。我们来的晚,已经赛了一场。草原上围起几个马圈,要比赛的马从这里牵出,裁判员点名骑手报到后,牵马进赛马场去起跑点。几十匹马,折腾了近两小时才能开跑。观众人群被隔离在赛道二十米外,只见远处烟尘滚滚,飞快向前延伸,不用一会已经杀到我们面前了。人群中欢声雷动,主马群过后,还有三三两两落后的,仍然奋力向前,人群又是一片加油声。也有些马儿力不从心,早早就停下来不跑了,主人只好牵着走出赛道。就这样绕着偌大的赛马场奔跑,一圈下来,马群拉开了距离,似乎胜负已经定局了。以前看过理塘八一赛马节,玛曲赛马节,规模来说玛曲比较大,而理塘赛马节就更热闹更亲近。这一场赛完了,终点离得太远,赛果也不去关心了。到处走走,看有什么可拍的。遇到一人,是同仁的那位大叔,聊了几句,他也不能进到赛马场里圈里拍照。
天空中不时飘来些乌云,下一阵雨又出一阵太阳。有一次露出了一小段的彩虹,我已经想好了如何构图了,但彩虹未能伸展就渐渐的消去了。
第三场赛马在准备中,其中一位年纪最小的骑手倍受关注,电视台记者采访,面对镜头他很淡定的回答。点名到他进场了,
期间没得闲吃东西,水也只喝了半瓶,感觉有点发烧了。。
2014.07.26
王师傅准时过来接我去巴塘草原。他感冒了,看样子还不轻,他还是信守承诺,真不错。
早上六点半起来,七点出发到巴塘草原。今天的观众少了许多,赛马三轮过后,接着赛耗牛,一点钟不到散场,赛马节也结束了。回到州上,爬上观景台,俯瞰玉树全城。格萨尔广场有艺术演出,太阳下山后就回去。
明天去石渠,比理塘还要高的地方。。。
2014.07.26到牦牛广场坐车去石渠,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到处闲逛。在民主路,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原来是王师傅,这些天都是他接送我的,我们还真有缘。吃过午饭,等车开,一个小女孩在面前跑过,手拿着个玩具,一眼就认出是昨天草原拍照的那个,后面跟着是她的爸爸。。。
离开玉树了,五年前的计划终于走完了第一站,有点不舍。住的是玉树人家,坐落在河边,环境很不错,适合发呆。感谢玉树人家的服务员和厨师们,有几晚我九,十点才回来到,他们还为我开小灶。这次玉树还有许多景点没去,留作以后再来。。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