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西口,想亲亲想在心眼眼上!

走吧网
《走西口》,一首苍凉而忧伤的调子,从远古传来,穿过逶迤起伏的高原,穿过沟沟峁峁的黄土坡,和着黄河水的呜咽,传唱了百年。
走西口,晋商的发迹之路!
通俗地说,就是旧中国流民外出打工路线图。
荒凉的古道旁,牵着毛驴的后生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站在高山上撩哥哥的妹妹,至死也要把哥哥的心声随。
人生在于折腾,
自驾重走西口路,
感受生命的自强不息!
走西口与闯关东、下南洋,并称中国民族迁徙史的三大壮举!从明朝中期至民国初年四百余年的历史长河中,无数山西人、陕西人、河北人背井离乡,打通了中原腹地与蒙古草原的经济和文化通道。
今天走吧网带领大家追随晋商的足迹,走西口。网友@亚克夏自几年前走了一趟“西口”,给大家分享一下他的沿途见闻和感悟,回味黄土高原那段厚重的历史!人生在于折腾!
【一直想去“西口”走上一走,因为我对晋商的兴衰史一直有着挺大的兴趣,还因为我算得上是一名曾经做着小本生意的晋商后代。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目标是山西右玉的杀虎口,那曾经是前人走西口时的标志性关口;还有被称这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湾”老牛湾。都是我十分想去的地方。】
走西口之一:杀虎口
杀虎口:从这里启程
杀虎口~几代山西人一步三回头从这里告别故土,踏上了走西口的漫漫征途。
杀虎口本是诸多关口中的一个,之所以能成为是中国文化记忆中的一个要素,就是因为当时的山西汉子们从这里走出,或魂断异乡或成为富甲一方的大贾,是他们用其雄心勃勃的双脚将这座关城与中国的一段商业奇迹联系到了一起。(这样“堡”在右玉很多),后面要去的老牛湾也是一堡,名为“老牛湾堡”。
从现在仍然有人居住的房舍中可以看出杀虎口以及晋北高原的许多地区还没能摆脱贫困,晋商虽然辉煌了数百的,但还是没有能力福及他们年复一年所要经过的地方。缺水和寒冷的地理条件对农业经济的发展是个很大的制约,人类与大自然抗争的力量从来不是足够的。
有关晋商的传奇故事说不定就曾发生在这样残宅之中。
杀虎堡:长城上的关城
杀虎堡是长城上的一座关城,杀虎口应该是指这座城的城门。城门显然不是原物,只能凭残留的墙体想象当年。
“走西口”,是相对于“东口”而言。东口指的是张家口。西口就是指的这座杀虎堡上的关口。就像“闯关东”,是说出了山海关就是异乡异客。
通顺桥:汉子断魂的桥
通顺桥建于清顺治年间一座无桥栏的桥,关内的道路,到此为止。走过这座桥,就算踏上了异乡,也许,汉子们会把白骨留在那里,也许,会携带财富再次踏上这座桥,走回故乡。这是一座令走西口的汉子们断魂的桥,一座造梦的桥。
走西口之二:老牛湾
老牛湾位于山西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交界处,以黄河为界,她南依山西的偏关县,北岸是内蒙古的清水河县,西邻鄂尔多斯高原的准格尔旗,是一个鸡鸣三市的地方。
黄河从这里入晋,内外长城从这里交汇,晋陕蒙大峡谷以这里为开端,我国黄土高原沧桑的地貌特征在这里彰显。
黄河是孕育了中华文明的母亲河,是中国第二、世界第五大河流;长城折射出中华民族抵御外辱的坚强决心、还是傲于世界的建筑奇迹。每每见到黄河或是相遇长城时都会心绪不平,那么当来到这两大精神符号的交汇地时,一种景仰之情和敬畏之心也就油然而生。
明代修长城时在老牛湾建了一个屯兵的老牛湾堡,堡城建在黄河岸边的崖壁之上,堡城北侧还有一座高高的砖砌墩台,墩台上书“老牛湾墩”,俗称“望河楼”。
望河楼建在临黄河的百丈悬崖顶部,是一座砖石空心敌楼,号称“天下第一墩”,是老牛湾的标志性建筑遗存,建于明嘉靖23年(1544年)历经500年仍大致保存完好。这座敌楼的底部是封实的,没有出入口,上下城楼要靠绳索和吊篮,据说是为了便于在被敌人抵近后在楼上死守。
老牛湾堡是明王朝在边境上的一座军事要塞,四周的城墙现在还大致遗有轮廓,万幸的是,城门虽已残破不堪,但却不失遗迹风范。
从相关文献上看,当时有150名军人驻守。清朝建立后,蒙古人不再是屡犯中土的“敌人”,老牛湾也就失去了边防前哨的作用。
这个时候的老牛湾成了中原通往内蒙的一处重要渡口,一天前去的杀虎口是走西口的陆上通道,老牛湾则是走西口是水上通道,无数山西人为摆脱贫瘠的土地,在明清两代的数百年间从这里渡过黄河西行,或经商或垦荒,在内蒙的新天地下追逐着改善命运的梦想。
老牛湾渡口走西口的水路通道
现在看到的老牛湾堡是个由石块砌成的自然村,石屋、石路、石门、石墙、还有石庙,完全是个石头世界。
很想弄清楚世居这里的村民与几百年前的边防军人有什么关系,但没找到答案,想来该是与北京沿河城的那些“军户”类似,也就是他们当中部分人的祖上是从各地被征召来的戍边军人。
旅游开发使得堡内的居民都已迁出(也不知这其中是否包含着强迫),除见一名原住民留守外,能在村里见到的都是游客和开店的业主。
村角下的水面上有许多网箱,里面是所谓的“黄河鱼”,卖到60~70元一斤,据说不过是用从别处买来的鲤鱼在这里泡泡水,宰客的事是不用传授的。
在山西和内蒙两侧各有一个叫老牛湾的村子,山西境内的当地人称“楼疙瘩”。内蒙境内的当地人称“阎王鼻子”。两个老牛湾村之间有一条不算太宽的清水阻隔。
左山西右内蒙,中间是黄河的支流清水河。
限于时间规定,匆匆在老牛湾堡转了一圈后就赶紧往几公里外的“乾坤湾”赶。
乾坤湾:气势磅礴的黄河大拐弯
由于事先并没有对乾坤湾有任何视觉准备,所以当见到黄河在这里来了一个U形的巨大转身后(超过180度的大掉头),感到是收获了一份意外的惊喜,真叫个鬼斧神工、蔚为壮观!
这是一种磅礴荡涤的力量冲击着视觉!对于凡是能见到的河道大拐弯我一直很留意,可像这样气势非凡、几近完美的河道大掉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额晓得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中所颂唱的不知是否包括这道“天下黄河第一湾”,不过这一曲调的旋律一直伴随着我在欣赏乾坤湾时的目光。可惜当时空气中的水蒸气密度太大,衍射的光照条件降低了乾坤湾的磅礴大气。
在包子塔有块新建起来的观景台,台上竖立着“老牛犁出乾坤湾”的塑像,讲的是乾坤湾来历的神话故事。
站在这里不仅可以观赏到黄河的优美身段,还能从四周山峦上散落着的敌楼、烽燧等长城遗迹上将思绪引向400年前,引向当年在这里驻守的戍边将士身上,时间不过几百年,可当初倾国之力修筑的长城已差不多只剩下堆堆黄土了。
虽然明王朝建长城具有时代的合理性并发挥过很大的作用,但也是一种局限性的反映,而这种到了后来被证明是“白干了”的局限性谁人又能避免?虽然不论是凡人还是伟人,不论是一个政权还是一个社会都不知吃到过多少“局限性的苦头”。
站在观景台上还可以看到四周山坡上布满的鱼鳞坑,这种能大大提高树苗成活率的举措在右玉和偏关一带几乎到处都是,这是当地人民为绿化荒山、为造福子孙所作出的艰苦努力。
在这种贫瘠干旱的土地上每种活一棵树都要付出十分的艰辛。
人生在于折腾,
自驾重走西口路,
感受生命的自强不息!
想自驾,
说走就走吧!
一颗勇敢的心就够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走西口”未完待续,后面的内容更精彩,请持续关注走吧网...
本文自驾达人:@亚可夏,已经本人同意授权整理使用其攻略,未经走吧网同意请勿转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走吧网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