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过凌晨四点的西安小吃吗 来看看西安人的深夜食堂

西安美食
这个世界上的胃可以分两种:
一种属于白天,
一种属于深夜。
白天的胃,矫情浮华挑剔;
吃的是身份是社会属性是脆弱的自尊。
深夜的胃,满是烟火气,
吃的是温度是食物本质是柔软的灵魂。
那部家喻户晓的日剧《深夜食堂》,里面那位大叔总是微微有些得意的在旁白里说,“虽然开店时间有点怪,但客人并不少!”
其实哪里都有夜的灵魂
哪里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深夜食堂
而西安人自己的深夜食堂是在路边街旁。
西安人的深夜食堂
深夜寒,路灯黄;
地铁停了,最后一班车开走了。
不过路边的小摊都堂堂正正的摆起来,馄饨米线包子串串炒面炒米炒饼炸串夹馍冒菜烧烤……
这时候城管是管不着的,支起摊位,等生意上门。
收入微薄,但是总算守着一份希望,暖一暖那些夜的归人过客。
七点,
摊位铺张开来,新的一天总是从夜晚开始;
九点,
也许是因为别的店都已经开始打烊了,这时这时候生意最兴旺,;
十一点,
老客人都是这时候来,和他们聊几句解解困乏;
凌晨1点,
这时客人总是饥肠辘辘,抽支烟叮嘱他们吃慢一点;
凌晨3点,
也许该收摊了吧,但还是想碰碰运气,万一还有人来呢?
凌晨4点,收拾收拾,对面街上的早餐摊都已经铺开了,该走了。
这样深夜食堂飘荡在西安的每个角落
不论我们和这个城市聚散离合
它依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守在这里。
一个人的夜,一个人的食堂
不知道有没有发现,
深夜外出觅食的,
多是孤独的美食家。
点一碗滚烫的馄饨和半份小笼包,
一小口一小口吃的慢条斯理是刚刚恢复单身的夜班姑娘。
要份加鸡蛋的炒面,
眼睛离不开手机吃的狼吞虎咽是马上要去网吧通宵的少年。
一份烤肉配啤酒,
一口串一口酒兴味正酣时还能扯着嗓子吼秦腔的是身份不明的大叔。
深夜是形单影只的保护色,
而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周而复始。
这里只是一段短暂的驿站,
吃完眼前的食物,我们还要重新上路。
相聚离开总有时
记忆里最深的深夜食堂的情节总是在离别时~
有位朋友即将远行,
怀抱着对未来憧憬还有未知的恐惧,
相好的几个朋友总会为他在深夜组一场局,
烤串是副菜,干啤才是正题。
西北男人最闷骚,
很多话不喝酒不在深夜是讲不出来的。
当所有酒白的、啤的都喝干;
当所有的叮咛长的短的都倾诉完,
再在熟悉的街头巷尾走一遍。
而再聚首总是一别经年,
你我他都衣冠楚楚,坐在流光华彩的店,
说完场面上的客套就只剩大段尴尬的和沉默。
年少时的意气风发还剩多少?
太多太多不可说在彼此之间蔓延,
这时拿起杯酒看看窗外的街边小摊位,
又有多少回忆涌上心头。
这本就是人间常态,并没有什么值得叹息,
喝完这碗馄饨汤,我们不上路
但,能不能再聊聊过去的事
永远的深夜食堂
时代在变幻,西安总在向前发展!
我们的深夜食堂总是在被驱逐着,
这条路拐弯处的米线会躲到下一个街口,
那条路上的炸串会暂时来这个小区的门口避避风头
所以与这些熟悉的小摊总会在下个街角不期而遇!
西安的深夜食堂已经惯坏了那些夜猫子!
而之后浪迹天涯的他们
在陌生的城市的夜独自对着空荡荡的街,
心里浮起万般滋味,
不算惊涛骇浪却也百转千回!
再到后来,手机外卖app做的风生水起,
但因为我们这些忠实的簇拥,
西安的深夜食堂却并没有受太多影响。
那些愿意半夜来觅食的人啊
又怎么会贪图那几分便捷~该来的总会乖乖来~
人们常说,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美食在人们心中能够与爱相提评论,
就是因为美食是情感的寄托。
因为有着这一份靠近炉火的温暖,
在这样的寒冬深夜令人无法割舍。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西安美食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