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与川藏线,能到达的地方都不叫远方

三喵流浪记
9月24日,我、超哥、康宁、皮皮、歪歪,三人俩狗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南线(318国道)进西藏,10月6日到达拉萨,康宁8日飞回成都,我们继续逗留拉萨(期间往返了圣湖纳木错),10月16日走新藏线(阿里南线)出西藏,10月28日抵达新疆叶城,西藏行程历时34天。
“西藏的景色,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这是好友李柯的话,李柯曾是西藏线的领队,来来回回很多次,依然觉得那片土地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这次亏得这位地主,带我们吃各种川味美食,又帮我们规划了非常详细的行程,让我们之前的焦虑渐渐缓和了下来,也确立了单车进西藏的信心。
虽然之前在广东、广西、云南晃荡了一段时间,但318川藏线,更像是我们此次长途旅行真正的起点。
因为远方的远,该是我们从未见识过的山崖的陡峭、雪山的魑魅、湖泊的澄澈、峡谷的暗黝、草原的放浪......难以想象的荒芜、恍若外星的辽阔、幽深静谧的恐惧、无人的荒野和看透你良心的长者。
西藏,我们来了!
满满的后备箱,含四季衣物、帐篷、睡袋、药品、人粮狗粮、日常用品。
1,阴云密布二郎山,如诗如画新都桥
DAY.1 成都-雅安-二郎山-泸定桥-贡嘎山-康定-折多山-新都桥
二郎山是川藏线途径的第一座山峰,最早的318国道是需要翻越整座山,2000年左右开通了二郎山隧道。庆幸地是,这段老318国道保留了下来,一些工程车和探险车辆依然会走这条老路。
我们到达的那天,云层很厚,下小雨了
进入二郎山的途中,堵车了。像是全国车辆大集合,来自各地的车辆都汇集在一起,还有众多的摩托车队、自行车队、徒步队伍,因为堵车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正因为此,才得以集中这么多旅行爱好者,不来川藏线,不知道进藏队伍这么庞大。
堵车无聊,下车拍照
翻越二郎山之后,便是泸定县。只因从小学过的课文《飞夺泸定桥》,冒着雨牵着狗,我们来到了它的面前。一条铁索桥,桥上架好了木板,供游人行走,门口支了一张桌子,有个干部模样的人在收门票,来回走一次10元。我在旁边站着,雨落在身上,从小见识着董存瑞、赖宁、黄继光的英勇,赞叹着“乌蒙磅礴走泥丸”的神奇,我还曾暗暗下决心有类似的情况决不退缩一定往前冲,甚至想过八国联军来了,我也要为谁挡一颗子弹。
长大后,发现这些人物塑成雕塑,旁边是他的英勇事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是不吃不喝不放屁不拉屎的金刚铜人,还是不怕死,用手托炸弹把自己炸飞,火烧在背上也一动不动,还能用胸口堵枪眼,现在我想想全身汗毛都疼。
相关地点都筑起了围墙,一篇又一篇的课文让这些地名刻骨铭心,你要寻找童年记忆是吧,你要追思过往的艰难困苦对么,请奉上银两若干,以红色的名义薅点各位的羊毛。
泸定桥,不看也罢!
新都桥是我们第一天的目的地,位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西部地区,镇上非常多的客栈和饭店,晚上到达时灯火璀璨。一早醒来,小镇又出奇的安静,只因3300的海拔环境滋生的草原、山峦、柏杨、小溪,藏寨散落期间,牛羊安详地吃草,远处的云朵笼罩山头。
客栈背后的群山和云朵
安静的村落
康宁赏花
楼梯下开满了格桑花
花太美
难怪人称“摄影家的天堂”,人烟稀少的道路,绵延十公里的群山和草甸,层次和色彩丰富的构图,一副与世无争的小镇模样,事实证明,这里的景色是我们此行的第一个小高潮。
2,90公里米娅大草原
DAY.2 新都桥-高尔寺山-剪子弯山-卡子拉山-理塘-米娅大草原-海子口山-巴塘
我们有些后知后觉,几乎快走完了,才惊觉这就是米娅大草原啊!不枉90公里起伏绵延,一望无际,慷慨地向我们展示着她的曼妙的躯体。
今天的山峰很多,高山草甸有了,经幡有了,雪山有了。
3,西藏的第一个下马威
DAY.3 巴塘-竹巴笼检查站-芒康-东达山口-左贡
第三天,出巴塘,我们到达金沙江大桥,桥的中央就是四川和西藏的省界,正好前方的检查站有军车队通过,单边放行,我们都被堵在了路上,大家都兴奋地下车拍照。
五位合影,看看界牌上放荡不羁的贴纸,西藏行程开始摇摇晃晃了。
进竹巴笼检查站,登记、领限速条。毫无预兆的,我们就进入了一段超难行驶的路程。毫无预兆是因为在攻略上和户外群里面都没有得知这段路程的最新情况,刚驶入时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所以主要是在心理上会略有恐慌。
318进藏线是一条非常成熟的旅游路线,沿途风光绝佳,食宿、加油、汽修都非常方便。却因为地质灾害非常多,泥石流、塌方在雨季随时发生,路况经常变化,这也是此路线最危险的地方。
土质松软,大面积塌方
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
每辆车都小心翼翼
原有的水泥路和路基均被冲毁
路基塌陷,比江面略高一些
一边是高山下修筑出来的公路,一边是滚滚金沙江,加上雨季的塌方和泥石流,近80公里的路程全部冲毁。我手心是汗地摇摇晃晃期待着车子快快通过。这段路,超哥十二分小心的驾驶技术,指南者底盘还是被磕了好几次,而几段这样的路况折腾,也成功地引发了后期的两次爆胎。
出芒康,翻越5008米的东达山
4,业拉雪山、怒江大峡谷、未通水电的然乌小镇
DAY.4 左贡-邦达-业拉山口-怒江大峡谷-八宿-然乌
这一天,经历了好几个第一次。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西藏的雪山,先是薄薄地覆盖在高山草甸上,再往前走,是4658米的业拉山口,寒风凛冽,我们瑟瑟发抖,山尖全被云雾笼罩,只能隐隐地看到山峰上厚厚的雪,但好开心好开心啊。
第一次见识这么雄浑的峡谷
峡谷见过一些,香格里拉巴拉格宗的大峡谷幽深宁静,水流平缓,两旁是青山;澳大利亚的蓝山大峡谷,因植被茂密,一层幽蓝笼罩,恍然热带雨林;而像怒江这样决绝、凛冽的大峡谷,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我们先是经过边防战士把守的怒江大桥,大桥是军事用的钢架桥。这座桥太绝了,一路走下来就感觉这个地方最适合搭桥,而桥的两端都是非常陡峭的悬崖,只有鸟能飞过去。难怪怒江被称为川藏线第一天险,没有这座桥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了,可惜军事要地不能拍照,你们只能自己亲自去看了。
在峡谷中穿行,路由左边的山体凿出,岩石阴森,像随时会掉下来
路的两旁全是这样的山和悬崖。
浑浊的怒江,怒江你为啥这么愤怒?
对面的绿洲,竟然有栋白房子,看来是有人住。
怒江两条界限分明的支流,如此清秀的小景缓和了一下我的心情
第一次住进尚未通水电的小镇
小镇然乌,因然乌湖出名,我们住在小镇旁的瓦巴村,安安静静几户人家,道路两旁在盖房子,据店老板说这里的房子可以占地即盖,许是因为条件艰苦,水电未通,冬天阴冷,旅游的季节性太强,能长年累月守住这份清苦的人太少。
瓦巴村和然乌湖
村口的草地和牛羊
秋冬不是然乌湖的最好季节,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心情。
这群小孩守在我们的车旁,最右边的小女孩问我们有没有吃的。
晚餐和居住地
我们的停留的地方,一楼是饭馆,二楼是住宿,晚上店家自己发电,12点停电,早上8点再次发电。店家是年轻的姐弟,我提前联络他们,就加了姐姐的微信,大概翻了一下,一半是对自己生意兴隆的期许,一半是思念在四川的女儿。
吃饭住宿的过程中,弟弟跟我们聊了很多,年轻人觉得生活太无聊了,每天就是等客人,客人来了忙一阵,客人走了就无所事事。秋冬季的然乌已经非常寒冷,晚上自家发起的灯火,和旁边零星的一些光亮,并不能让这位年轻人感到温暖,这里没有漂亮的姑娘,没有繁华的夜市,没有热闹的交通,没有谈得来的兄弟,被困于此的百无聊赖,让他略显沉重,他说他们回去用一天就够了,同样的路程我们是走了三天。
人们背井离乡,有些人是为了找到自然和精神的乌托邦,这些人散落在各大城市的郊区、丽江大理这样的地方,就是各大公众号热推的“谁谁谁放弃百万年薪,去某某山做个农民”,这类人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也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所以才能从容地放弃原有的繁华的生活,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这也是普罗大众会羡慕他们的原因,至少他们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还有绝大多数人,这次在西藏的感受尤深。有些是东北的,守在冈仁波齐山下的一个小村庄开饺子馆,见到老乡,聊起故乡不禁落泪;有些是陕西的,在拉萨的一个小店卖面食,因我们多要了几个包子,他用高压锅蒸新的,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们“快了,快了,稍等稍等哈”;有些是青海的,每晚一个小推车卖油炸,打开煤气的时候,被“噗”的大火苗吓了一跳,一直捂着手在吹。
西藏的高原气候和季节性旅游,它不像其他热门旅游的地方,貌似开了一家店,就有源源不断的客流。就算在拉萨,客栈和饭店都是半年开业半年歇业。生活总是残酷而现实的,我们游人心中赞叹不已的青藏高原的荒凉,于他们而言,这荒凉里能生出花,等待着有一天带着这些花和亲人团聚。
这种荒凉,你来了才能感受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三喵流浪记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