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边陲小城,一资深摄影人一年去了四次,感觉还不够!

走吧网
每年9月中下旬至10月上旬是北疆最美的季节。所历所见无不印证着那句流传很广的话: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大;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美!
本文的摄影人@李毅军于2015年9月16日起,和一群资深摄影发烧友,开启了一段难忘的长达4000多公里、历时10多天的北疆行摄之旅。精彩图文与大家共飨!
自驾路线:
乌鲁木齐出发,沿乌鲁木齐—呼图壁百里丹霞丽景—克拉玛依—布尔津—白沙湖—五彩滩—喀纳斯—白哈巴—禾木—可可托海—可可苏里—青河—木垒胡杨林—木垒平顶山—乌鲁木齐;
里程:4000多公里
时长:11天
一条风光绮丽的美景大道:从喀纳斯到禾木
离开喀纳斯景区,我们下一站的是禾木村,从喀纳斯到禾木村的路程是130公里。
在喀纳斯景区的游客集散点贾登峪前的路口向东转,就踏上了一条风光绮丽的美景大道。
一路上的美景看到我们如痴如醉,连绵不断的阿尔泰山脉,环绕着美丽富饶的冲乎尔山谷平原。
远处的雪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近处的白桦林层林尽染,姹紫嫣红。
这里水源充裕,牧草丰美,雪峰脚下的大地上散布着一座又一座牧场。
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撒在山谷里,大大小小的牛群、羊群点缀其中,时而能看到白色的毡房飘着缈缈炊烟,骑着马儿的牧民悠闲走过。
时而能看到由于云彩对太阳光的遮挡,在大地和山峦间形成了明暗分明的不同景观带,一切的风景都让我们惬意自在,所有的烦恼和重压都被扑面而来的美景冲散。
自我们从喀纳斯景区出来时,天已放晴。晴雨两重天,让我们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感受到了喀纳斯地区不同格调的风景场面,使我们的一路上的行程如同品尝一杯层次丰富,色彩艳丽的鸡尾酒,饮到不同的层面则品尝到不同的味道、看到不同的颜色。
这条大路的终点,就是美丽的禾木村。
禾木村 中国第一村
禾木村即禾木景区中图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素有“中国第一村”的美称。
在这里,用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古朴的山村景致,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
这里有喀纳斯区域最美的秋色,金秋时节,层林尽染,绚丽多彩,是一处典型的原始自然生态风光。
在我原本的想象中,禾木应该是个与喀纳斯景区的热闹景象不同,是个可以静静地呆上几天的地方。但来到这里,发现现代生活的触角竟然如此迅速且顽强地延伸到我国最西北边的原始村落中。
这个曾被称为“摄影者天堂”的地方随着近几年一浪高过一浪的旅游热潮,村中已经遍布小旅店,游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走在村子里,随处可见背着行囊在一个个景点中穿行的摄影人。
但这里依存的风格独特小木屋、禾木河、金黄的白桦林、吉克普林草原、悠闲的牛羊群、蓝天白云映衬下的雪山、还有这里的图瓦人、哈萨克人等,为摄影爱好者提供了无尽的素材,举目一望,皆可入画。难怪会有如此多的摄影人不辞辛劳来到这里采风。
我也知道,在这个游人们蜂拥而至的短暂金秋时节,这里的景象并不能代表禾木村在一年中的其他大部分时间的真实情况。
游客潮褪去的时候,这里的图瓦人和哈萨克人依旧会收起他们在旅游旺季时摆出的锅碗瓢盆,撤离那些临时搭建的饮食摊,大雪封山之时继续他们的祖上传下来的生活方式。但我仍有点担心,担心这种游客蜂拥而至的短暂现象变成一种常态。
然而,不管怎么说,无论您在什么时候来到这里,都绝对不会让您失望。一位在不同季节多次来过这里拍摄的摄影人告诉我,在禾木的每一个季节都有好景可取。
他的这句话没有过多的修饰,但从一个专业人士口中说出的“好景”一词,我知道其分量当然是沉甸甸的。
虽然我此次只留下了对禾木秋天的印象:无论从任何一个位置放眼所望,都是热烈而明朗的金黄色——草甸、河流、木房、炊烟、桦林、山峰以及披着晚霞放牧的人们。这一切,都在这个丰收的季节构成一幅幅优美、恬静、色彩斑斓的风景油画。
这是拍摄的禾木村在晨曦中的照片,也是很多人在网上或宣传资料上看到最多的禾木景色照片。其实,禾木的景色远比这丰富。现在的禾木也不是我们想象中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觉得这张照片是比较能反映禾木现在的自然景观的。远处是皑皑雪山,雪山脚下是白桦林和杨树林带,村子被森林包围,清一色的尖顶原木屋,家家户户的屋前都有一片饲养牛马的围栏。
新修的公路让大客车也可以直达这里了。但在冬季,这种车辆因冰雪封路就停运了。如想在冬季进入这里拍摄,就只能自驾越野车或依靠当地牧民用马将你驮进来。
当地村民的观念也在转变,不少人家开设了家庭旅馆。
这家新建的旅馆为了招徕顾客,在旅馆插满了红旗。
用马驮着游客上山是现在当地牧民的生财之道。对于胆小的女性游客,有骑手从后面抱住并帮助牵缰引马。
路边烧烤摊
屋前围栏中的马群背上架着马鞍,等待着主人招徕客人的到来。这些曾经在草原上自由驰骋的骏马现在也不得不屈就人们的意愿,这不能以悲喜论事,只不过时代变迁使然而已。
原本远离村子的一道山梁,因被摄影人发觉成最佳拍摄地点而修建了这条木质栈道。
这段栈道是山梁上的最佳拍摄位置,下午时分几乎没有人。因为拍摄禾木村的最佳时刻是早上太阳光刚从山后照射过来的那一刻。在下午,被认为光线过于强烈而很少有人在此。第二天早上再来此处,后来者已无立足之地。
有人将禾木比喻为“人间天堂”,但我觉得若您看到牛儿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如此安详地生活着,或许更合适的说法是“牛间天堂”。
这一刻,对于这些驮客归来的马儿来说,畅饮一番无疑是幸福的。
日落时分,在外面采风一天后的摄影人三三两两地扛着摄影器材从禾木桥上过,走向河对岸的禾木村。此刻,桥另一端的尖顶木屋和蒙古包就如同水手远航归来的港湾。
我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这里的月色,“美丽和纯净”是我对禾木月色最直观的感受。
当地公安局的派出机构,虽然在下班后大门紧闭,但这块牌子和门旁的呼叫器无疑让游客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在这偏远之地国家政权的存在。
早上6点多钟,这里还没放亮,这家哈萨克牧民已经忙碌开了,为早起上山拍摄的人们准备早餐。我买了一份二十元的羊杂汤,靠着火炉喝得酣畅淋漓,浑身暖和。
这位图瓦人大婶将炉灶搬到了山梁上。
清晨,在山梁上等待驮客下山的马群。
看这位稚气未尽的哈萨克小孩也成为了驮客的小骑手,在牵马饮水的时候还得照顾着比他高出一头的女游客在摆“POSE”时别失足落马。我不知当这位哈萨克小孩在成人后是否还会在这里继续这样的生活?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当地青年人开始走出村子,走向更远的城市。
这些临时搭建的摊点在旅游旺季过后,就会风卷残云般地消失一段时间,待到明年的“春风吹又生”。
冬日的喀纳斯禾木村更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云间部落图瓦人邀请你去玩雪!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走吧网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