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与草原,探秘哈萨克族的世外桃源

Barry路鹏宇
在伊宁特克斯县90公里以外,隐藏着一个哈萨克族的原始牧业村落——琼库什台,琼库什台在哈萨克语是“大平台”的意思,这是一个有着300多户、1700多人的小村庄,大多数村民仍然保持着较为原始的游牧民族生活习惯。
世外桃源琼库什台
雪山脚下的村落
纯木质结构的房屋与玩耍的孩童
在琼库什台,无一例外,所有的房子是由整根原木搭建而成,还有将原木从中间一分为二,通过掏、榫、拱等各种精湛工艺完成制作,这里也是迄今为止今伊犁河谷保存完好的一个木构建筑群。
村落里的一家人小家伙俩在面对镜头时候非常害羞,母亲此时在给奶牛挤奶。
热情好客的兄妹俩为我送上送上酸奶疙瘩,在新疆,除了煮奶茶、喝鲜奶之外,动物奶还被制成各种奶食品,如奶油、奶豆腐、奶疙瘩等,酸奶疙瘩属奶疙瘩的一种,也是哈萨克族人的传统食物。
哈萨克牧民离不开马,无论是走亲访友,还是游动迁移、从事狩猎,都需要骑马,所以哈萨克人才会说:“马是我们的翅膀”。
随着在37届世界自然遗产大会的审议通过,将中国新疆天山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与喀拉峻草原隔河相望的琼库什台也被游人渐渐熟知,花上一天时间从琼库什台选择徒步或者骑行前往喀拉峻草原,或许能更加深入的体验雪山草原的魅力之处。
从琼库什台到喀拉峻草原
在伊犁当地,琼库什台到东喀拉峻需要反复穿过峡谷、草原、溪流,这条线路已经算是较为经典的徒步、骑行路线,但与秋季阿勒泰地区禾木-喀纳斯徒步路线火爆程度相比,这里多了几分清净与淳朴,用“人迹罕至”来形容这条线路也确实不为过。
我们选择选择骑行穿越峡谷,马夫为了保证游客安全,在开始一段路程始终牵着我们的马匹骑行,待经过几小时的磨合后,骑行者和马儿之间渐渐产生默契,马夫才允许我们自行“驾驶”小马驹。
穿越了草原、针叶林、溪流,登上了山谷高地,眺望整个峡谷。
随着季节的迁移,牧民也开始转场迁移,雨水充沛,牧草丰盛的喀拉峻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对哈萨克牧民来说,转场是生活中最普通的事。哈萨克民族的牧场有春秋牧场、冬牧场和夏牧场三种,不得不说大自然赐予了哈萨克牧民独有的生活情趣。 从进入新疆那一刻起,连绵的天山山脉总是陪伴在你的左右,作为横跨欧亚大陆一座巨大山系,从东至西横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四国。作为申遗成功的新疆天山世界自然遗产,分别由昌吉回族自治州的博格达、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巴音布鲁克和阿克苏地区的托木尔、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喀拉峻—库尔德宁等四个区域组成,而我们此番领略的便是天山脚下的“代表作”喀拉峻草原。
整个伊犁的草原多属于高山草甸,喀拉峻、琼库什台、库尔德宁、恰西和唐布拉等等,共有的特点是树在山下,草在山上,丘陵谷地的起伏伴随着光影的变换,同时又拥有绒布般的质感,在雪山的映照下,便形成了独特、立体的喀拉峻风格
看惯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辽阔草原,我们是否已经对单调的草原系统产生了刻板印象,而依托于伊犁河谷连绵起伏的地形条件所形成的草原系统是否颠覆了我们对草原的认识?
伊犁的日落时间比北京晚两个小时,十点钟我们坐在大草原上,欣赏着雪山脚下,光影交织的梦幻草原。
喀拉峻精华在于那种起伏的柔美的线条,充满律动,草儿展现着生命的绿色,阿尔泰金莲和紫色的草原紫苏开满山坡。很遗憾作为一名风光摄影师,只在喀拉峻留下了匆匆一瞥,没能展现出喀拉峻最美的一面。这里没有商铺,没有电,甚至没有手机信号,只有草原、雪山、牛羊以及热情的牧民相伴,一种自然的原生态场景,对终日穿梭于钢筋水泥之中,渴望呼吸新鲜空气的我们,谁不会迷恋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Barry路鹏宇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