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日本店只为这一种蛋糕存在,花费十年,才做出一块22层的蛋糕,但吃过的人却念念不

仙贝旅行
一个人,一家店,
一块蛋糕,一份心绪。
说起烘焙,
每个人心中都有最钟意的那一块。
然而,你能想象到,
有家烘培店只卖一种蛋糕,
尽卖出了名堂。
在日本,如果你是个吃客,
一定知道Dancyu这本杂志,
2016年6月Dancyu有一篇,
关于“只卖一种蛋糕的店”专访。
这家店之所以引起了Dancyu的注意,
是因为一种年轮蛋糕,
制作难度极高,
需要繁复工序,
小心制作才能完成。
此外需要团队协作完成的,
店主熊仓真次却以一人之力,
每天像守护艺术品般在炉前,
但一天依旧只能制作出二条。
有次记者来访,
熊仓松了口气,
将涂满面糊的年轮蛋糕,
再次被送入烤炉里烘烤,
这已经是第20层了,
应该差不多了吧。
结果刚一转身,
坐下来休息,
就听炉子里“啪嗒”一声,
蛋糕因为自身重量过重,
整个都掉了下来。
熊仓叹口气说:
“这简直就是魔咒,
只要一有偷懒的想法,
就一定会在第几层的时候掉下来。”
因为店里只有他一个人,
年轮蛋糕就像树木缓慢生长,
只要经他手的蛋糕,
每层都倾注着他的心意。
其实,出生于青森,
在京都读法律的熊仓真次先生,
毕业后一直待在法律事务所担任一名小职员。
有一天他忽然决定辞职。
在熊仓三十岁那年,他想通了,
“其实啊,我一直都想要做创造性的工作。
靠自己的手艺过活,真是一个幸福的事情”,
这是许多在日本大都市工作生活的人,
经常有的想法。
但真要去实践时,
光有这种情怀是不够的,
更需要勇气。
毕竟依赖大公司过活更容易些。
辞去稳定工作的熊仓,
本打算开个荞麦面店,
为了这个他也曾专业学习过。
然而,在筹备荞麦面店与太太四处试吃比较口味时,
太太已经觉得厌烦了。
熊仓想着,
如果开荞麦面店,
就必须要获得家人的协助,
那不如从事一门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
决定好 “一人事业”后,
熊仓考察了许多行业,
最后决定开一个“年轮蛋糕”店。
凭借自己的手艺,
让更多的人获得幸福。
于是,熊仓在奈良的住宅区开了一家小店,
开始了他一个人的事业。
说起年轮蛋糕,它源自于德国,
传入日本已经有100年的历史,
已成为日本的国民甜品。
正宗的德国年轮蛋糕,
只使用黄油,不依赖发酵粉,
需要一层一层地烤制,
才有漂亮的纹路和松软的口感。
然而,在调查之后,
熊仓先生发现市面上的年轮蛋糕各有不同。
但基本都以植物性奶油取代奶油,
再将所有材料放入同一个盆中搅拌的简单制法制作而成。
这样,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成功地在短时间内制作出许多年轮蛋糕。
不过这样一来,
每个地方做出来的成品都大同小异,
会变成松松软软、
没有素材味道的年轮蛋糕。
这就是追求产量及效率的结果,
所以,为求不同,
又不得不靠香料来调味。
而真正的年轮蛋糕,
制作的工夫与时间远远超出想象。
熊仓先生想要做的,
就是完全依据德国传统制法,
以“分别处理”的制法制成的真正的年轮蛋糕。
这种制法制成的蛋糕只要切开,
就会呈现出如树木年轮般优雅的纹路,
一圈圈的金色环圈,
是一次次将蛋奶糊均匀地淋上炙叉,
并以250度高温层层反复用心烘烤,
历经20层的淬炼,散发出淡淡奶香味,
绵密细致的口感,让人无法忘怀。
除了严格的制法,
用料也必须精选。
熊仓先生使用发酵黄油、
不打农药的北海道产甜菜糖和小麦粉、
注重蜜蜂养殖方法和环境的新西兰产蜂蜜,
以及爱知县产的无农药柠檬。
而年轮蛋糕的重要食材,鸡蛋就更要讲究。
制作一条年轮蛋糕需要90颗鸡蛋,
光是敲蛋就得花上快一个小时。
而且每星期他还要花费两小时,
开车往返在养鸡场路上。
因为农场里的鸡,
吃的都是天然的饲料,
蛋黄的颜色特别好看,
熊仓说这样做出来的年轮蛋糕,
不加色素,也会是漂亮的柠檬黄。
另外,熊仓先生还特别重视鸡蛋的味道。
味道太重的蛋不能用,
所以熊仓先生会先把蛋打在小容器里,
一颗颗亲自闻过味道后,剔除不能用的蛋,再分开蛋白与蛋黄。
蛋黄用来加进黄油里做成打发黄油,蛋白则做成浓稠的蛋白霜。
蛋白霜是用蛋白与细白糖搅拌起泡而成,
但熊仓说“不晓得失败过多少次了”,
他说,现如今他都会竖耳聆听蛋白霜的泡沫声,
不放过声音的细微变化。
接着,蛋白霜与奶油、蛋黄混合在一起,
再放入面粉和小麦淀粉、天然盐一起搅拌,
最后加入兰姆酒,便完成奶油面糊了。
步骤看似简单,但奶油的温度控管却非常困难。
微妙的温度变化会影响敏感的奶油,
左右成品的滋味,
因此工房里维持着寒冷澈骨的低温。
终于到了烘烤阶段。
在樱木棒上涂一层薄薄的面糊,
然后烘烤,接着继续涂上一层面糊,
再烘烤,就这样不断重复。
一面烘焙,
一面还要观察每一刻都在变化的面糊状态,
然后细心挑去大气泡,
调节面糊与火的距离,确定烤色。
因此,在这2-3小时之间,
熊仓先生一刻都不能离开炉子,
彻底成为了年轮蛋糕的守护者。
整个过程的紧张感,
总能令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熊仓先生说,年轮蛋糕最困难的地方,
在于烤到一半时,
蛋糕可能会因为面糊的重量而脱离棒子掉下来。
所以不管是多么微小的步骤,都忽略不得。
到了第十八层左右,每一层都像在赌博,令人紧张万分。
待到完工隔天切开的年轮蛋糕,
剖面就像用铅笔画上去的一样,
刻画着无数层年轮般的层次。
没想到这外表朴质的糕点,
竟是从整整一天的极度紧张感之中诞生出来的。
从十八层到二十二层。
这是熊仓先生自己磨练出来的经验与技术,
他花了十年的时间,
终于做到了。
虽然他不懂得营销店铺,
只顾埋头做年轮蛋糕。
但当你看过整个制作过程,
尝到一块正宗的年轮蛋糕,
就能体会到他有多么用心。
就如,熊仓先生那固执的信念,
“我认为不管是不惜工夫、
全部使用自然食材来制作,
还是使用方便、
有效率的食材来制作,都是对的。
不过,我不想使用加了就能让制程轻松许多的添加物。
简而言之,我就是爱跟人唱反调。”
所以,这也决定了他的蛋糕注定不能大规模量产。
但仔细想想,树木的年轮也是经年累月而生的。
也许,年轮蛋糕,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糕点吧。
在宁静住宅区的一隅, 有一个人静静做着糕点。 “一定要变好吃。” 一层又一层注入这样的心愿, 等到完成就成为了一块,
充满感情又质朴认真的“男人的蛋糕”。
时间的年轮,
是最公平的见证,
它总能将最好的成品,
带给每一个质朴认真的人。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仙贝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羊咸咸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