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土,中国最西的山水!

西藏自驾游
当打开地图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日土,藏语“牛角上的房子”,已经是中国最西边的疆土了。悠远苍茫的沙漠,把大自然的本来面目呈现于你,让你想起的是来自远古时代的本土、本色、本源、本体、本性等等博大宽广的境界。
寻找岩画:神奇“小人山谷”
从狮泉河到日土的126km,开起来轻松欢快无比,这一线连放牧的牧人都没有了,只有风像唱歌似的在低吟。西边的天空上是伸手可及的云彩,是蔚蓝飘浮的自由,此时只觉得我们渴望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日子也不再是一种奢求。
藏族人民在水毁路两侧的沙坡上用石头垒起了庞大的方形阵,连绵起伏像黄药师布下的奇门五行迷阵,其实那是为了防水防沙冲积冲毁到路面,用石头来挡沙滤水。不走新藏线,真是不知道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呀。
我们一直在打望着路旁的石壁,希望看见传说中的日土岩画,车飞跑过了日松乡也没能发现,它是那样的不起眼,我们只好又倒着回跑了一段路程,终于在219国道的970K处,才发现了山壁上挂着几缕白色哈达的日姆栋岩画。岩画是阿里的先民们用坚硬的石头或其它硬物为工具,在较为光滑的岩面上刻凿下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场景,诸如狩猎、祭礼、骑乘、放牧、农耕、日、月、山、牛、马、羊、驴、羚羊、房屋、人物等。
阿里曾是象雄国的古都,而与象雄文同期的岩画,则对研究阿里以及整个西藏的历史、文化和人类早期的生产、生活状况等有着极为珍贵的价值。如今在日土发现的岩画也是阿里地区最多的,有日松日姆栋、鲁日纳卡、齐乌普岩画等。尤其是齐乌普岩画,它在距日土约70km的一个干涸了的河谷山沟里,一大片垂直的页岩峭壁上,刻满了各种动物、持盾者、骑马者、舞蹈者等,最奇特的是在岩面的“山路”上,均匀地排列着数以百计的背有行囊的一只脚小人,在向着同一个方向行进跋涉。这个神奇的“小人山谷”成了中亚游牧文化的一种重要标志和遗存。只是为什么岩画都在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呢?难道是因为荒无人烟才使这些岩画免遭破坏得以保留,还是因为这些地区的古代自然环境本身就是适宜人生存和居住的呢?
人们最易看到的G219公路旁的日姆栋岩画,现已残留不多,一辆推土机正在岩画下作业,一块歪歪倒倒的标志碑插在泥土里,看起来既破败又凄凉,我们不知道再过些时日,那些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石头画会不会像千年前的象雄古国一样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
班公措:黄沙中美丽的翡翠
日土是阿里三围中“湖泊环绕的地方”,出日土12km即是世界上最著名也是最长的裂谷湖之一班公措。
班公错的美在于它的独特形状,在于它的原始生态。藏语班公措意为“长脖子的天鹅”,印度语意为“明媚而狭长的湖”。这座海拔4242米的国际湖泊,就如绿度母的一叶飘逸柳眉,有2/3部分在阿里境内,有1/3部分流向了克什米尔,黄褐色的沙漠中只见这条漂亮的翡翠带至东向西蜿蜒了155km,成了中国最长的湖泊。班公措有个特别蹊跷处,就是同为一湖水,但水质却不同。在中国境内是淡水,水色碧绿洁净,鸟类云集,盛产弓鱼和裂腹鱼;而在克什米尔境内就成了咸水,不仅水色发臭,人畜不能饮用,而且连鱼也很难生长,周围死气沉沉。
中国现在有30处湿地被列入国际《湿地公约》受到保护,班公措湿地就是其中一处。这块湿地因为它独特的位置——地处中国最西部、山高路远、这里是黑颈鹤、班头雁、棕头鸥、燕鸥、白翅浮鸥、绿头鸭等数十种鸟类的原始栖息地,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鸟岛。班公湖中有三个鸟岛,还有一个鼠岛,每到六、七月的孵化季节,数万只鸟儿会长途迁徙来这里聚集,天上展翅飞翔的是鸟,湖边悠闲踱步的是鸟,水中摇摆畅游的也是鸟,除了贼头贼脑的老鼠和沙漠狐会去偷窃鸟蛋之外,鸟们已把班公措当成了西天的一块伊甸园。
藏族有一个关于黑颈鹤的传说,讲的是很久以前人鹤结为了兄弟,人类就将自己的三根头发送给了黑颈鹤,要它装点在头部以证明与人类的亲情关系。既然班公措湿地是上帝给予西部荒原、沙漠的慷慨馈赠,是回归自然的世外桃源与天堂,那么就让人、鸟、动物都能享受到神的眷顾,共同安详、静谧地沐浴在这片神圣的天光里吧。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西藏自驾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