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皮嫩肉肤白貌美,这只藏在居民楼里的东莞第一鸡,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杭州吃货
在无鸡不成席的广东,白切鸡是最家常的一道冷菜。看似清清爽爽的一只白身鸡,想要做到鲜嫩、多汁、细腻、爽脆,却实属难得。
莫俊华,东莞人,一生唯二嗜好美发和美食,曾经是梅艳芳唱片宣传照御用造型师,来杭州后创办花都美容美发学校,现在是私家菜“又鸟”掌门人。俊哥用一道最世俗也最复杂的白切鸡笼住了食客的舌头,除了有家传的秘方配料,俊哥的故事也足够诱人。
从十几岁入行至今,俊哥已经做了32年的发型师,曾经被梅姐(梅艳芳)钦点做唱片宣传照的御用造型师,93年拿到亚洲美容美发大赛季军,后来在杭州创办了红极一时的花都美容美发学校,直到现在黄耀明到华东开演唱会都一定会找他做造型。
俊哥的名声在业内响当当,但他说自己烧饭烧了41年,比做头发还要多9年。3岁被外公抱进酒楼的后厨,6岁垫着矮凳在灶前烧了第一钵饭,口感意外的松软香甜,俊哥的手艺那时已经初露端倪,只能说烧菜这件事像审美一样,是讲究天赋的。
白切鸡是俊哥的拿手菜,鸡皮薄嫩爽滑,几乎看不到皮下黄脂,鸡肉细腻多汁,仿佛可以滑进喉咙,倒省了嘴上功夫,吃完忍不住叹一句“东莞的鸡就是好啊”。
盘底的料汁是外祖的独家秘方,混合着花生酱的香又透着一点儿甜,把鸡肉的鲜爽充分调动起来。为了保证白切鸡稳定出品,俊哥亲自跑回老家东莞找鸡,又在闲林那边借了大厨房炮制白切鸡,再开着车把鸡运回餐厅。
这家以白切鸡出名的私房菜馆,藏在湖墅南路99号一爿老小区的某个二楼,原来的发型工作室搬到别处之后,俊哥就把房子留下来,时不时自己下个厨把朋友叫过来吃饭。
来的人越来越多,要俊哥正儿八经开一家私房餐厅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他索性就把白切鸡拆成“又鸟”作为店名,小馆子正式开张。
除了招牌白切鸡,俊哥按照人数配的蒸海鲜滋味亦甚美,依着我说,吃完(就算吃饱也要)来一钵带着镬气的煲仔饭。
上世纪的老房子,层层幢幢本就带着浓重的时代感,俊哥没有刻意大刀阔斧地把房间改造成时下流行的风格,而是顺其自然的保留了老房子原本的结构。
俊哥餐厅里的两只猫都是高冷挂,你猜猜摄影师用了什么方法才让它看镜头?
这样的环境,模糊了家与餐厅的界限,身处其中不自觉的就放开自己,两三桌甚至五六桌客人,吃到后来吃成了一桌人,这在俊哥的店里经常发生。
“兔子”是个豪爽的江苏姑娘,曾经在一个月之内连续来“又鸟”吃了十几顿晚餐。她说一走进小馆子,就像回家一样,店里的人都特真诚。
俊哥交友甚广,碰到投机的客人一聊就是一晚上,完全无视1点关门的店招。于是乎,从阳春白雪舞文弄墨的美院教授,到不按常理出牌的地下摇滚主唱,都是店里的熟客。
墙上高高低低挂着的可都是鲁大东(喝醉后)的手笔
晚上九点之后来这里吃个宵夜,也许会碰到趁着酒兴演奏一曲的吉他大师,某个当场泼墨的“醉汉”可能是名声极响的书法大家。
俊哥记性极好,大凡是来到店里和他聊过天的人,下次再去他总会有印象。当他来到桌边喊着你的名字打招呼的时候,做派透着上世纪老香港的人情味儿。
熟客老戴曾经带自己的女朋友来吃过俊哥的鸡,后来两个人分手了,但是他仍旧每个月从北京飞来杭州,吃一顿俊哥的鸡第二天又飞回北京工作。
“其实我就是想找俊哥聊聊天,特舒坦。”喝到微醺的老戴,两颊通红,笑容可掬。
“每一个深夜来这里的人,都有点故事”,俊哥端着威士忌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开这家店也是为了有个地方去分享生活。”
一位老友,一杯好酒,一盘皮爽汁足的白切鸡,一锅自己蒸的新鲜海味,如此良夜何?
乐于分享的人才懂得生活
你还知道哪些藏在街头巷尾的私家小店
欢迎写评论分享哦~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杭州吃货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