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40万把出租房改造成童话屋的夫妻,还开了家只有一种颜色的小店,刷爆京城文艺圈

Feekr旅行
我和好朋友小L经常在北京胡同里面瞎逛,小L是编辑,每个月有20篇的探店任务,但是她只对自己喜欢的店有感觉,遇到了惊艳的就和人家店主死聊,自己聊不过瘾,还把我叫上一起聊,直到和人家聊成了哥们儿,所以她从来完不成20篇的任务。
有天小L郑重其事的和我说,你得去趟好白,太酷了!到了才知道店主原来是火爆朋友圈的那对花40万爆改出租屋的夫妇。
所有的光线叠加在一起是白,所有的颜色涂在一起是黑,白色是包容、自由。而自由不是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做是囚禁,自由是做喜欢的事情——好白主理人
在国子监的胡同口,有这么一个门脸,白色的外墙白色的门牌,偶尔还停着一辆白色的单车,通透的玻璃窗内是白色空间,刚一迈入,属于这个城市的匆匆气息便自然而然地熄灭,日漫美少年样的店员会以温婉的微笑与你轻轻问好,每一件物品都是白色的,这是一间仅售卖白色好物的主题商店。
孟奇是一位北方汉子,太太Yvonne是一位台湾设计师,为了给4岁的儿子之之更好的生长空间,在国子监大街旁的小胡同,与房东签租10年,花费了40万将不足65平米的老房子,修整为宫崎骏动画片《龙猫》场景里可以赤脚跑来跑去的自在空间。
花40万,可以为有产权的楼房付首付了,却爆改一家出租房。好白主理人孟奇说:“家更重要。房子对我而言是好的家的空间,而关于这个空间的地理位置,生活氛围等元素更为重要。我一直在做创意设计,我太太是空间设计师,大概是职业和生活方式的关系,楼房那种生活目前不是我们想要的,如果买得起胡同里的院子,也不会选择出租,这大概是当下可选项中的最好的选择了。
我也特别感谢我大家庭的家长,他们并不理解这种生活方式,但是他们尊重我的选择,也给了我莫大的支持。”
好白商店:名字源于一只猫
2年前,孟奇和太太Yvonne去台湾旅行,台湾文创的自由气息,催生了他们为自己喜爱的白。开一间主题小店,美作为第一位,只售卖白色的生活必需品,14年12月5号,在国子监胡同这间33平米的小屋,以展览全球白色好物的形式,仅仅有两个货架的“好白商店”开业了。
好白,通过白这个主题,追求极致的纯粹,不断尝试白之美的可能性。
孟奇从小便喜爱白色,爱穿白衫,养的猫也是白猫,他近些年养的这只白猫就叫“好白”,而好白商店的起名灵感就源于这只与他们建立深厚情感的白猫。你如果运气好,现在走进好白商店,或许会偶遇这只与好白空间融为一体的好白喵,它如果喜欢你,还会主动上前撒娇示好。
好白最初的陈列架上只有他们从台湾带回的茶具、包等几类小物,在两年的“成长”中,成为现在的模样,孟奇不想因为设定计划,而破坏好白的自然生长,他更注重“当下遇到的白色好物”,除了他们选的一些自己觉得好用的物品外,也会收集一些朋友的推荐,与其他品牌的合作,比如手作的包包、好白款的家具、绿植,也是当下遇到的品味契合的合作。
目前好白品目繁杂的商品,无论他们的国籍是亚洲、欧洲、南美洲,身价是几十块还是几千元,放在一起,都有一种天然合一之美,而喜欢尝试不同陈列节奏的店员,会像策展人一样反复调换展品的位置,寻找最纯粹极致的生活美,所以你每次来好白,看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好白是有生命的,而好白的成长源泉是好白团队对白的喜爱。
白衬衫:自由是做喜欢的事
我洁癖的家人和友人都喜欢白色,我对爱白的人有一种洁癖、完美、苛刻的偏见,问孟奇是不是不会去街边吃小吃,对人也会苛刻,孟奇笑起来说自己爱交各种类型的朋友,对吃也很宽容,他理解的白是包容的、自由的。
我们希望把全球最有品的白色物件集合起来,白色的东西特别百搭,不会有任何违和感
好白的第一款产品white is good shirt,白衬衫,就是孟奇理解白的自由与包容的一种呈现,“对我来说,白衬衫应该像是一个杯子、一只碗、一条毛巾甚至是一支笔那样,不能缺少却也不是无可替代,任何时候都能穿,不分季节、场合也不分性别,没那么金贵与脆弱,夏天卷起袖子,冬天套上毛衣,宴会打上领结,不怕跟别人撞衫基础款的白衬衫。”
孟奇说这款衬衫面料和扣子来自日本,最后选定的140g纯棉水洗处理面料是搓了好几天布料选出来的,款式是与远在东京的设计师口述版型打版无数次从夏天打到冬天,才得到这款接近心中的基本款。而一问才知道,为了保障品质,这款做起来并不简单的白衬衫只定制了30件。
这款白衫是好白品牌原创设计的第一次试水,在网络上做了预售的尝试,反响不错,好白原创品牌的理念也得以更广泛的传递,并与顾客有了交互。孟奇说对于好白,追求纯粹的极致之美是首要的,所以他们并不会加快脚步,这次白衫试水成功后,他们准备每年只推出两款不同新样式的原创白衬衫,春秋各一款。除此以外,好白品牌还有很多想法想去尝试,好白的大米,好白的羊绒围巾,还有开一间白色主题的甜品屋。
白的可能:原来可以这样
最早光顾好白商店的人很固定,主要是设计师、摄影师、画家,好白一直允许大家拍照,再加上一些媒体的报道,现在来好白的朋友越来越多,听到不同类型的人对好白的感受、认可,他们觉得很开心。
“外国朋友更外放一点,会直接表达快乐、有趣等他们对好白的感受。我们中国人可能稍微内敛些,会和一起来的朋友对话白可以这么有趣、空间可以这样陈列等话题。”
我们在做好白品牌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听到了很多人讲:“白原来可以这样。”
听到这句话我们感触很多,一是我们在做的尝试传递了快乐,二是我们也意识到,好白这个在小众市场生存的品牌在不断尝试中生存下来,也在传递一种生活理念,给人以力量:现代人可以有各种可能性,只要去做,不囿于生活的牵绊,不安于现状,活在当下,努力去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快乐会有很多可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Feekr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麦兜妈妈麦太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