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北极熊追杀到水下23米,怎么办?在线等,急!

欢乐长隆
“我吓得要死!”
数十年猛兽拍摄生涯,那次是Amos最害怕、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这位曾在以色列军队服役过的男人,经历过巴以战争的洗礼,后来又当过战地记者,但前面种种经历加起来,都不如那一次让他心有余悸。
Amos Nachoum,BBC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被誉为“巨型动物的代言人”
十多年前,他为了拍摄一头北极熊在水下的画面,只身潜入冰冷的北极海水。
一个人,一头熊,彼此距离非常近。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头饥饿的北极熊一看到他就像碰见猎物一样,启动加速追逐Amos。
作为第一个与北极熊水下同游的人类,Amos的初体验却是惊悚的:他被一头北极熊追杀到水下23米。
要知道,北极熊可是所有熊里面最喜欢吃肉的。
幸亏那头熊最后放弃了追赶,否则Amos这个名字将永远消失在北极的冰原里。
花白却遒劲的卷发,眼神坚毅,肤色黝黑,身体强壮而结实,长年与自然和动物打交道,Amos看起来全然不像一位“花甲老人”。
“我知道当时我犯了错,所以想要尝试用不同的方法。”
十年后,当Amos带着他的团队再次到达北极,跟拍一个北极熊家庭时,已经是有备而来。
小北极熊一出生就只有妈妈照顾,这里所说的家庭,指的是北极熊妈妈和小北极熊。
“熊妈妈必须照看自己的孩子,不能抛下孩子来追赶我,所以那时候的状况是可控的。我们准备了很长时间,找到了合适的方式去拍摄这个家庭,熊妈妈、熊宝宝和我保持恰当的距离,直到她看起来平静、放松的时候,我们才开始下潜。”
于是,才有了下面这一系列打动人心的照片。
北极熊妈妈“夹着”孩子游泳
十年后他再度下潜,终于拍到北极熊妈妈教导宝宝游泳的温馨画面。
是的,他等待、准备了整整十年。
“人类有12人登上了月球,却只有5人曾经与北极熊同游”那5人是他带领的团队。
不需要名誉的佐证,他的作品本身已经足够动人。
这张经典的北极熊挥手的照片,就是出自Amos
经历过这样的生死瞬间,一般人可能就再也不下水了,但如果你问为什么Amos没有停下来?
他会用坚定的眼神跟你说:“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为探险和改变大众观念而潜水。”
这不是“活腻了”,在他眼里,地球上的猛兽都有其温柔美丽一面,他要用照片改变人们的偏见。
北极熊妈妈喂奶,萌化了多少人的心
随着生存环境的恶化、人类的某些破坏行为等产生的一系列后果,野外的北极熊正面临着气候变暖、食物短缺等危机。
这也是让Amos最担忧的一点。
“以前有一两个月能在冰面上看到北极熊,但现在只有一两星期;以前一天能看到几只北极熊,现在要等三四天才能看到一只。我在四月底去,已经没有冰了,而以前直到六月还有冰。”
2016年,Amos曾经到访过北京和香港的潜水展,用他的作品和亲身经历,向全世界宣传这些“猛兽”不为人知的一面,希望让更多人了解和保护这些可爱的野生动物。
北极熊在水底畅游
单纯听故事和真正用自己的眼睛去感受,是有区别的。
作为巨型野生动物摄影师,Amos无法计算自己一年有多少天在野外。
在别人眼里总是在死亡边缘行走的职业,却让他感受到生命的意义。
很多描写大型动物的文章都在强调其危险,而不是与它们邂逅的震撼。
Amos正在用他的方式,他的照片来改变人们的偏见。
第一次接触 摄于珠海长隆海洋王国
如果可以的话,也欢迎你来海洋王国看一看。
就像Amos一样,拿起相机去接触这些极地动物时,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自然的奇妙与美好。
水下广场舞 摄于珠海长隆海洋王国
满足 摄于珠海长隆海洋王国
当你真正了解它们,你会发现,北极熊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大块头。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欢乐长隆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