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此文再掉进“茶马古道”骑马陷阱那就是你活该!

bikego旅行+
Part.1 坑爹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四个字你应该不陌生吼?
没错,“茶马古道”名声不太好,太多人在云南丽江因“茶马古道”被骗。出租车师傅常与当地人勾结,忽悠你随便找个山路骑一小会马,然后再随便一个小水潭(他会告诉你这是“拉市海”)划一小会船,然后好几百块钱就没得了……
那么,云南的茶马古道到底在哪?有没有真正的马帮?
好的,敏而好学的盆友请继续往下看,猴急的请直接跳转至第二部分。
茶马古道是连接中国西南地区与西藏地区的古代通道,分为川藏线和滇藏线两条。滇藏线就是云南这条,大致经过昆明、普洱、大理、丽江,然后进入西藏。
(茶马古道地形图)
云南马帮穿梭于崇山峻岭之间,将普洱地区的茶叶源源不断地输入西藏,再将藏族的马匹、药材、香料等运将回来。藏族很少能吃到蔬菜水果,老吃油腻腻的肉啊糌粑啊什么的,所以对可以解油腻的茶叶简直爱到无法自拔,马帮的生意也就一直红红火火(当然除了茶叶还有沿途的盐、布匹等物资交换)。
(马帮旧照)
有同学会问,干嘛要用物物交换不用钱来买呢?
你以为古代人傻呀,人家茶马交易最初就是货币交易。中原人用铜钱来购买藏地的优良马匹,藏民用钱来买茶叶。然而,贸易顺差啥的学过吧?宋朝初年,边境牧民有钱变坏了。他们用卖马得来的铜钱熔铸兵器,骚扰汉民。
于是宋太平兴国八年(公元983年),宋朝政府禁止以铜钱买卖,勒令民众改用布帛、茶叶药材等来进行物物交换。茶马互市就成为中央政府控制边疆少数民族的手段啦,然后“茶马古道”也就正式形成啦。
Part.2 沙溪,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
找乐去负责任地告诉你,大理沙溪,至今仍完整留存着茶马古道和马帮文化。如果要去感受马帮,别去丽江找罪受,记得来沙溪。
(如今沙溪赶马人时常经过玉津桥)
沙溪具备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沙溪周遭盐井众多,有拉鸡井、诺邓井、弥沙井、乔后井等,地势平坦的沙溪坝子成为了古代运盐马帮络绎不绝的繁盛之地。
这个喜马拉雅山山麓偏僻闭塞的坝子,跟云南其他乡村一样,落后,贫穷,人们在怡人的气候里自给自足。但正是现代社会经济的发展滞后,正好为这个地区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丰富的文化遗产。
藏族、纳西族、白族、彝族,以及回族的马帮曾经不断出现在这个小小的镇子上,沙溪成为马帮们歇脚的重要驿站,当地富足的物产和便利的交通促进了商贸交易。那时的沙溪三天一集市,大米、食盐、香油、乳制品、日用品,应有尽有,一片繁忙景象。
如今的沙溪,马帮们听戏的戏台子还在,住的马店还在,集市每周仍热热闹闹地进行着,甚至,那些赶马人的后代们,如今也还在从事着赶马这一职业。
(沙溪四方街的马匹、马店、古戏台)
沙溪的田间地头,常常能够看见成群结队的马匹,它们是个头矮小的滇马,又叫短腿马。它们姿态优美,身手矫健灵巧,祖先驮着货物在险峻的茶马古道上翻山越岭,而如今它们的背上驼的更多是游客。
(沙溪矮脚马)
(沙溪赶马人与马群)
(沙溪田间吃草的矮脚马)
Part.3 沙溪马四爷,茶马古道上最羞涩的爷
(马四爷与其他赶马人在松树下歇脚)
沙溪本地人四云,江湖人称“马四爷”,家族三代男性以赶马为生。虽有一个唬人的名号,但这个85后的小伙子平易近人,有一说一,看见姑娘甚至还有点儿害羞。
(马四爷,哎呀这张拍老了点)
(沙溪现代马帮)
他参加过各种卫视大大小小的纪录片拍摄,当群众演员都当烦了,跟任贤齐、梁汉文(就是香港唱《七友》的辣个人嘛)等明星搭过戏。问他演过啥,他也不会吹牛,老老实实说不知道片名。换做别人,手机里的明星合影够吹几车牛皮的。
(马四爷帮任贤齐、梁汉文牵马)
(马四爷跟任贤齐搭戏)
四爷知道沙溪所有好玩的地儿,他可以让你在黑潓江边策马奔腾,可以在真正的茶马古道上探寻马蹄印,可以带你在郊外做一顿原汁原味的马帮饭,喝一碗口齿留香的雷响茶。
(马帮饭现场)
(用柴火烤的雷响茶)
(柴火煮的罗锅饭)
在沙溪的日子里,马四爷带我们去看古墓、找马蹄印(详见行走 | 小桥流水算什么,去古镇看千年石窟和古墓!),蹭当地喜宴(详见美食 | 脸盆装饭水壶倒酒?小编被灌醉的白族婚宴长啥样?),这个想要把沙溪马帮文化发扬光大的年轻人,让我们感受到了白族人最最真切的诚恳和热情。这是他对待朋友的方式,也是对待每一位游客的方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bikego旅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老王看世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