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施塔特,奥地利的其中之一

极微细色
选了一首轻快的纯音
是希望 可以让自己掌控思想的节奏
随你所愿 随心而往
如果不是三年前的许诺,这一次的旅途中不会加入哈尔施塔特。
三年前的夏季,到达的前一天暴雨如注,湖水都淹没了酒店的露台,可雨后的特劳恩湖恍如仙境,雾气弥漫在远山之间,浇过水的林木郁郁葱葱发着绿光,雨水把房子冲刷的干干净净,湖水碧绿,呼吸里都带着甜洌的味道,那是我初见它的模样。
那夜睡在一栋400年的古老建筑的酒店里,床头一本圣经,醒来推开窗子的一刻惊艳了我的视觉和嗅觉,所以,当时我和D先生微信里说,下次再到奥地利,我们定要一起来这里。
哈尔施塔特,世界文化遗产,因为这里早在2500年前就已经有了发达的文明,也是欧洲铁器时代的发祥地,并且这里也曾是欧洲非常重要的盐矿宝地,也因此,经济自然发达,自古而来,流传了许多美丽的建筑,深厚的文化,而那座成了典型的位于中心的天主教堂已经矗立于此一千多年了。
时光是宝物,虽然总是会怀疑它是否存在。但心底里,又依稀觉得它实质上是有形的,就像但凡上了千年的物什,你总是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它的年迈却又稳稳当当的站立在那,像是走在香榭丽舍大街上那些花白头发却精心的描了眉涂了豆蔻指甲复古红唇,着长裙大衣迎面走来的女人,欣赏不冒犯,是最基本的距离。就如哈尔施塔特这座千年教堂,每个来次的人大都会在同一个角度拍下它,白天还有夜里。
这一次从布拉格出发,去往斯洛文尼亚,中途会经过奥地利,也正好经过哈尔施塔特,所以为了那句相伴而来的许诺,我们特地开车到了哈尔施塔特。就我这种方向感莫名其妙的人,因为这一次进小镇的方向和上一次不一样,竟然转了向,一切陌生而熟悉。就如所料,在湖边漫步一会儿,已经有三辆大巴车来来去去了,游客们下车拍照,稍微一转上车远去。当这里成了景点,它就不再是那个安宁美丽的湖畔小镇了,房价较几年前翻了几番,在这种算不上旺季的时候,依然贵到离谱。
不想再来,不是因为不喜爱这里,而是因为太有名了之后,这里发生的一系列的变化。我从不在意,一件东西,我喜欢,你也喜欢,虽然日常生活里,我和D都喜欢小众品牌,不逐潮流,可对于自然对于美景美物,却最爱与人分享。可我不喜欢的是,因名气来后动摇的人心之初,衍生而出的变化,这种变化虚无却切实的存在,无法言说的清楚明白,可却知道,不喜欢,就像膨胀的人心一般,也容纳不下太多真心了。
这一天,还蛮冷的,我们的导航到了附近就找不到路了,误入了另外一条上山的路,而山上的风光比这里还要美,那是另外一个临湖的小村镇,无名却让我印象更深刻,虽然公路上无法停车拍不到一张照片,可却成了这一日最美的记忆。
最后回到哈尔施塔特找到停车的地方,然后随意闲逛,跟他说着往事,说着细碎点滴的变化,看着来来往往的旅游大巴,在湖边散步被人说让一让的时候,我说,幸好今晚不住在这里呵。夜里在湖边吃了简餐,逛了一家木器礼品店,在我曾经买过一块漂亮的石头的店里又找一块石头,漫漫散步走到小镇最高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离开了。
或许,很久很久之间都不会再回来这里了,三年一千多个日夜,答复了自己,了却一桩诺言。
相伴而过,无论喜乐,总是脚印叠加的人生。
许多地方,就是如此,为了执念和曾经说出口的诺言,不论如何,都心甘情愿。
哈尔施塔特很美,四季不同,风雨晴阳中都有不同的美,它的美未变,人却变了。
一直以来,都挺反感人们在写些文章的时候坠以“世界上最…最…最…”这种字眼,一直觉得,天地之广,无边无际,心海阔达,行走于世,总要存最基本的谦卑之心,说话做事,不妄自菲薄也总该慎言慎行,说出的话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根,走心才是,可这种类似的话,随口吐出,不管前后不管虚实,也不管自己到底见过多少知道多少了解多少。
可恰恰就是这些人的这些“最”,成了诸多不明就里的人追逐的方向。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极微细色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