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走十年 原来只是冰川到冰川之间的距离

藏地手册
用卑微的生命 去探索世界的尽头
图文 | 李珩
冰川
世界的尽头
回忆
第一次跟冰川亲密接触是在2007年的海螺沟一号冰川
乘着观光缆车望去
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脚下涌出一座瀑布一样的大冰川
在那之后的七年
我再也没亲眼见过冰川
尽管对冰川的知识了解得多了些
也看了很多冰川的图片
但就像你即使见过无数次人民币背面的布达拉宫
也比不上一次站在布宫广场下的凝望
——那种身临其境的“在场感”
是图片文字怎么也传达不到的
路过
直到2015年夏天
从川藏线上西藏
路过然乌湖附近,偶入一座叫“仁龙巴”的冰川
从脚一踏上巨大的白色冰舌表面的那一刻
我就知道
这是属于处女座的极致风景:
一眼望去只有蓝与白这两种颜色
白色是蔓延至视线尽头的冰川表面,
蓝色是头顶的天空以及冰缝里的幽光
风在这里静止了
耳蜗里只剩下低频的嗡鸣
除了自己
四野里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仿佛身处于异星世界……
仁龙巴冰川
自此之后,对冰川的痴迷便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常居于冰川的大本营西藏
一旦听说或是在地图上发现有比较好接近的冰川
便伙上三五好友一起去探访
我们在阳光里看冰塔林闪着钻石光芒
在暗夜里看冰川之上横亘的银河
每一次与冰川的相遇,都是对世界认知的再一次刷新
西藏山南和日喀则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
雪峰林立,也孕育出不计其数的冰川
在藏族人眼里,每一座雪山都是一位神灵
除了那些专业的攀登者
高高在上的山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能远远仰望
但那探出山谷中的冰川
就像神灵拂入凡间的衣袖
让凡人也能受其恩泽,顶礼膜拜------
启程
2016年冬天
在经历了西藏一个漫长的雨季之后
我们在一个清透的晴天里出发
目标是日喀则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北麓
高海拔、大风、低温
我们将克服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 遇见世界尽头
曲登尼玛冰川
听着歌儿开着车,我们一行三人从拉萨出发,向西至日喀则的江孜县,再向南去康马亚东方向。
过康马县城不久就能望见喜马拉雅山脉的雪峰从路旁的低山后面升起,由东向西列队高耸着。未来几天里,我们将穿行于这众神居所的脚下,探寻隐秘的冰川世界
想想后面的行程还真是心潮澎湃,于是在县城东北人开的饺子馆一人整了一大盘饺子以资鼓励……
我们去的第一座冰川叫曲登尼玛冰川。
穿过一片平缓荒芜的谷地,快到雪山脚下时,大地裂开一道口子,为我们打开了通往圣地的入口。三条由雪峰蜿蜒而下的山谷汇聚于此,一座小村庄镇守入口。村中小寺庙的黄墙前,小尼姑晒着太阳念着经书,远处的白塔立于赤黄的山包上,孤寂的守望神灵。
从地图上看,这三条相邻的山谷似乎商量好一样,尽头都各卧着一条冰川,冰川前也都发育着一座冰川湖。正对小村子的山谷中的冰川则被称为“曲登尼玛”。
公路止于冰川湖前的冰碛堆下,朝觐冰川的最后一段路用徒步的方式去完成似乎更有一种仪式感。
每人收拾了一个背包开拔,很惭愧,行囊里多半是我的一堆摄影器材和无人机。徒步的小路坡度不大,但在海拔5000米之上行走,每一步踩下去都需要心肺保持大功率运行。
气喘吁吁爬上一个土堆,冰川就这样毫无预兆的乍现在眼前。
蓝色的背景前,雪峰显得至高无上,几道曲线勾勒出雪山腰间柔美的大雪坡。在这雪坡之下,锻造了千万年的自然之力,具象为气势汹汹的冰舌,越过雪线奔流而下,最终止步于山谷中的一湖碧蓝,化为一堵挡在世界尽头前的白色高墙。
走到湖边,我们与冰川就只隔着这一公里的湖面。湖面已经封冻,凝固的碧色下面,冰裂声此起彼伏,像是战场上密集的枪声,又像是摇滚演唱会上的迷之电音。
试探性走上冰面几步,却被脚下冰裂的声响吓得不敢往里走,生怕一失足就变成冰封的历史。
沿着湖岸往冰川方向走去,走的越近,冰川看的越真切。
临近冰湖的那面冰壁,散发着幽蓝的微光,上方冰塔林身上细密的纹路,让它们看起来更像一只只巨大的白色海螺。
这些纹路是冰川的年轮,记录着冰川形成时的气候信息。以冰川的形成和运动规律,我们现在看到的冰川冰算得上是“老祖宗冰”了。
由于没有熟悉的参照物,我们很难估算冰川的真实尺度。
直到走在我前面的两位哥与冰川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模糊错乱的尺度感瞬间清晰重建,伟大与渺小间的巨大反差震撼的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然而,大自然可能觉得我们对它的敬畏还不够真诚,决定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于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一面冰壁,崩塌了。
开始是一声巨大的闷响,那是冰裂开的声音。
当时我们正在欣赏岸边温润如玉的浮冰,听到声音一抬头,正看见那坍落的数吨重的冰慢动作一样向湖中砸去,冰与水相撞的爆裂声响彻山谷。激起的水浪向四面涌去,却被封冻的湖面压制于冰面之下。沉睡的巨兽正在苏醒,冰面上隆起一道波峰,伴着咔咔声响,极速向岸边袭来。最终,能量找到发泄的出口,从岸边的冰缝间喷薄而出……
目睹了这史诗级的一幕,我们被惊吓的只想跪舔了。在大自然的洪荒之力面前,人类卑微的连渣都算不上。
错噶布冰川
位于康马县城东南方向的一段喜马拉雅山脉,是中国与不丹的界山。这段雪山没什么名气,人迹罕至,只有一座小村庄,但就在这短短50公里的山脉中,却发育着十几条大大小小的冰川。
错噶布冰川,是这个冰川聚落里最靠西,也最易到达的一条冰川。沿着边防巡逻线的简易便道,越野车能直接开到冰湖边上。
翻越冰碛垄的便道可真是便道,这条仅容一车通过的坡路,一侧是随时会滚落巨石的陡坡,另一侧就是悬崖。不知道前排两位司机开这段路的心理活动是怎样,反正作为不嫌事大的后排吃瓜群众,只会一边嚼着干粮一边叹:”真是太~刺~激~啦!”
错噶布冰湖海拔4900米,湖形圆润,水色碧蓝,像是一颗品相上乘的绿松石镶嵌在谷底。攀上湖边由冰川搬运来的巨石,面向冰湖,心就跟着空灵的湖面一起放空了。
湖对岸,冰川从海拔5700以上的粒雪盆溢出,遇上山前的一道陡壁,倾泻而下,形成一面落差700米、宽度达1.5公里的冰川瀑布,这个宽度比著名的四川海螺沟冰川瀑布都更胜一筹。
冰川瀑布的运动极为缓慢,肉眼基本觉察不到。虽然没有流水瀑布的动感,但却比流水瀑布积蓄着更为强大的气场。
湖的两岸过于陡峭,致使我们无法接近冰川,只能派无人机去看个究竟。
飞机抵近冰川,巨大的冰体慢慢把镜头画面塞满,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冰川咄咄逼人的气势。
冰上布满深邃的冰隙,标示着冰川所经历的漫长岁月。镜头往上,冰川瀑布的顶部遥不可及,由“冰川制造机”粒雪盆推出的一座座大冰块摇摇欲坠,可以想见在冰川运动活跃的夏季,这里将会上演战场一样怎样惊心动魄的冰崩画面。
冰川后面雪山犀利的山脊线直刺苍穹,这片冰雪世界像是天空的最后一道防线。
另一面,我宁愿相信那是无尽的虚空。
无名冰川
在错噶布东面的山谷里有一条冰川,我们没有查到有关它的任何信息,就暂且叫它无名冰川吧。无名冰川与错噶布冰川大概可以算得上同胞兄弟,它们发源于同一座主峰,但又分别流进两条山谷。
冰川的终碛垄就堆在公路边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大土堆,让大部分路过的人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个冰川的存在。
我们把车停在终碛垄下面,吃了“豪华自加热米饭套餐”填饱了肚子,就沿着水流切出的出水口徒步进入山谷。
绕过终碛垄后,远远地就能望见冰川了。冰舌末端的冰塔林隔着一片冰川消融后留下的湖泽地带冲我们招手。
然而“望山跑死马”,在随时可能塌落的乱石堆里跋涉好久好久,一抬头,冰塔林还是依旧矗立在远方。
从终碛垄到冰塔林一公里多的距离,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但当我们灰头土脸的站在拔地而起的冰塔林面前时,都瞬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呆若木鸡,觉得一路的摸爬滚打都是值得的。
肖哥亢奋的吟诗一首,然而我并没记住吟了什么,只记得他最后感叹了一句:还是用粗俗的词汇才能表达出我的真情实感……
冰舌携着千军万马,从十公里之上的雪峰浩浩荡荡杀降而至,在平缓的谷地停下脚步,凝为一尊尊寒气逼人的雕塑,守卫着最后的圣地。
我们沿着冰塔林之间的冰面胆战心惊的出溜进冰迷宫里。高大如削的冰壁在两侧对峙,脚下到处是造型奇特的冰针冰芽冰蘑菇,这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生长着冰基生物的奇幻森林。
伴随着远处的一片山体滑坡的声音,一片烟尘腾起,像是冰川冲我们发出的警告:圣地请勿擅闯。
冰塔林深处错综复杂的冰缝和没有冻透的冰面也提醒我们适可而止。这次就此打住吧,也算是为下次的造访留个念想。
回去的路上,我们开始意淫着给冰川起个名字。两位当爸爸的人一致决定以他们女儿的名字给冰川命名。而我本着科学严谨的精神和世界大同的愿景,慎重的给冰川起名:康马2号冰川。
康马,是因为冰川是在康马县境内;2号,纯粹是为了让这名字看起来更有科技感的样子……
登上山坡,回头再望一眼冰川。
夕阳西下,山谷里越拉越长的影子慢慢覆上冰川,让原本光彩熠熠的冰塔林隐于黑暗。奇境之门缓缓合上,静静等待着下一位造访者前来叩门。
日结措嘉(40)冰川
这座冰川算得上是2016年的超人气冰川。打开地图,找到位于山南的海拔5000米的普莫雍错,再往南50公里,看到国境线上一条又长又大的冰舌,就是它了。
关于冰川的名字也有好几个版本,“40号冰川”、“普南冰川”、“日结措嘉冰川”……“日结措嘉”是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从当地牧民口中问到的名字,相对其他名字更正本清源一些。
前几次来日结措嘉,都是在冰川脚下的湖边扎营,寒冷大风高海拔,每次都头痛的没法入睡,每到半夜都只能在冰川上散步。
这次到冰川时间太晚,不方便扎营,再加上冬天环境更恶劣,所以我们决定在冰湖这岸的牛棚里过夜,第二天凌晨再去冰川。
相比于湖面扎营,牛棚的条件简直就是豪华标间了。这些放牧季节牧民的住所有门有床有火塘,还有简易的床架子,防风抗冷,温度比室外起码高出10度。在这样的环境里煮一壶咖啡,再吃一顿有海鲜(红烧带鱼)的自加热米饭,烫一罐红烧肉罐头……瞬间感觉人生都圆满了。
半夜出去方便,抬头望见满天星辰,令人窒息的灿烂。
冬季银河正在西沉,东边的山上弯月升起,柔和的白光让眼前的世界现出淡淡的轮廓。天气很好,一点风都没有,从冰川那边偶尔传出几声空灵的悠鸣,是冰裂的声音?还是真有上古神兽在低声吟唱……
凌晨五点动身出发。有了月光,徒步都不用亮头灯,看着模模糊糊的小路走的反而更轻松。也许是对这段路线太熟悉了,以前觉着要爬到崩溃的乱石堆,这次很快就通过了,只花了半小时就徒步到冰塔林跟前。
我觉得有月亮的夜晚才是欣赏冰川的最佳方式。
月光把冰川、雪山、乱石渲染出一种超现实风格,一切事物褪去了冗余的颜色,以灰白的色调呈现出世界初创时的状态。
一颗火流星很应景的从低空划过,拖下一段长长的暗红的轨迹。
那凝固着时间的一座座冰塔林,不知道在这里看过多少颗流星滑落,注视过多少次日出月落,经历过多少回狂风骤雪。
最终这一切都被记录到千年的蓝冰里,再随着消融的水滴汇入凡世。
●●●
作者后记
为什么要来冰川?
如果用那句装逼金句“因为山在那里”套成“因为冰川在那里”,显然属于没话找话。
记得以前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喜欢找一个没有加班没有雾霾的傍晚,背上相机包客串一个爬楼党,躲过保安和物业的巡查,登上某座大厦楼顶,抓着避雷针站上楼檐,吹着风看夕阳落下,看CBD的摩天楼群霓虹灯依次点亮,看晚高峰的三环路堵成一锅粥……
那一刻,那个熟悉的烦心的世界离我好远,自己终于可以放心享受无人打扰的自由。
即使回到地面上重新加入挤地铁的人流里,心里也残留着小小的优越感:上一刻,我可是“the king of the world”……
喜欢去冰川就很多人喜欢潜水、登山、滑雪一样,大概就是想去寻找除了自己熟悉的那一部分世界之外的世界,有一种“哦,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的感悟。只不过去往冰川的旅程可能显得更苦逼一点,没有度假别墅没有美女烈酒,只有高反和晒伤的皮肤。
面对冰川,你所感知到的一切,以一种不可复制的形式存入你个人的大脑,变成别人想象不到的独家记忆。
去那里,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更好的敬畏。
图文 | 李珩
藏地手册获取授权 编辑整理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藏地手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