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岩,竟不是一出凄美的爱情故事

极微细色
空中花园,这个词和概念,最初并非来自中学时候历史课本古巴比伦的描述,而是来自于我的梦里。
拾木阶而上
步步轻叩
仰起的头似是定格般
面露惊奇
只因那云雾缭绕的上方
一座宽宏无比的宫殿
雕栏木砌 古朴浑然
回首间
发丝飞扬
梦里繁花
桃花雨纷纷
不凄凉却异美
……
许许多多的梦境,无法言说,只因太美,也太虚幻,我想过许多次用画笔画下这如许多的梦境,却还未想到该如何下第一笔。
这个世间,到了现如今,科技当道,在我们这一代成长的二三十年里,“科技”二字已然成了解释一切的定律,而科技解释不了的那更多更多的事情,好似只能偷偷去解释,无法光明正大。可是,自由毕竟在人心,幸好,真正的真相永远不是浮于表面的。
有意思的还有,如今这一代的文明体系里,在公元前三世纪就有当时的西方旅行家提出世界奇迹的说法,代代相传的科学界,把许多参不透的事物列出先后,一次次的提出“奇迹”之说,中古七大奇迹,自然七大奇迹等等,说实话,我并不认同这些数字和排名,就像我甚至觉得,人类对于地球本身的认知都那么肤浅的时候还总是妄想探测宇宙,透着许许多多的滑稽。也像如今许多的人与事,在自己还未踏实站稳走好,就总是急急忙忙的想要追赶他人一般。
我们的星球,有许许多多的秘密。
就比如,已经连遗迹都不存在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古巴比伦空中花园,也比如,保存尚好的斯里兰卡狮子岩。
斯里兰卡之行,让我觉得切切实实被打动的就是那些砖红色的片片遗迹,而若说完完整整的当属狮子岩,这里现在自从19世纪被英国人贝尔丛林探险发现后,种种谜底无法揭开后就又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历史的厚重感真正并不是来自于历代史官历代文字记载,而是来自于未知,来自于后人对于古迹的遐想。我曾毫不谦虚的想象过,在交通信息都无法及时传达的古代,史官下笔写出的许多东西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耳口心,再加上自己的立场与判断,又如何客观。
在到达狮子岩的头一天,我们住在坎达拉马遗产酒店,距离这里几十公里,在酒店高处,有一台高倍望远镜,站在那里向着远方看就可以看到这块凸起的岩石,遗世独立一般。这是我与它的第一次谋面,远,带着面纱却更吸引我更显神秘。
第二天,吃罢丰盛的早餐,在酒店热情的员工的欢送舞蹈中驱车离开前往狮子岩,越是靠近,越是觉得,这位选择在此建造宫殿的国王卡西雅伯果真是心狠手辣之人。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虽然并不大也并不发达,然而却也有两千多年的文字记载了,而无文字记载的历史也无从考量,对于我们来说,若说狮子国,僧伽罗王朝其实更为熟悉。
据说......
在公元前六世纪时印度北部的雅利安移民到达这里,从沿海向内陆慢慢迁移,并带来许多种植技术,而在这批移民中数量最大的就是僧伽罗人,所以也因此把后面的移民都统称为僧伽罗人。
而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维阇耶建立了僧伽罗王朝,一直到公元后五十九年,僧伽罗王朝竟然被一个宫廷守卫夺得王朝,就这样在一直的内战中,兰巴建纳家庭夺得政权,建立第一兰巴建纳王朝,从这时候开始到公元四百多年,南印度入侵,外战引起内战,各种争夺后,摩利耶家族崛起,至公元459年建立了摩利耶家族。
而前面说到的建立狮子岩宫殿的摩利耶国王卡西雅伯,正是在这短短并不长寿的摩利耶统治时期一个弑父夺王之人,说他心狠手辣,倒不单单只是说他弑父,他能做得出这事,也足能做出在这巨岩上建造出一座如此庞大宫殿,这种听起来神秘 颠覆,实则足够狠的事情。
传说卡西雅伯篡权登机,被自己的弟弟寻仇逃跑躲到了这座山水,前后十八年建成了这座集军事与统治的碉堡宫殿。而应战自己的弟弟时,一败涂地,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从此荒废再无人知晓。这座巨石,本来远观是一只狮子形状,后来头部的地方断裂,现在看上去就是个圆敦敦的石头了,在丛林中风吹日晒,一千多年才被后人发现。
对这其中爱恨情仇的故事,我并不完全相信,在我心里,历史的断层何止千万,同一件事不同人传述都能说出完全不同的版本,平日里普通的朋友之间,简单的小事都能被传的歪七扭八,更何况几千年流传的完整不完整的历史故事呢。
遥想千年间,历代文人史官坐在高阁畅写以为足够客观的历史,没有电话邮件,没有千里眼功能,更无法听到真正周全的多角度,纵然这些古籍价值非凡,但总不是最完善的历史。所以,对于这座巨石古堡,我赋予它许多独特的遐想和遥望,这些传说无法真正考证的故事听一听,而也可以以此为基,杜撰的更加丰富些,岂不是更有趣。
到达狮子岩的大门口售票处时刚过午后,烈日当空,从空调车里下得车来,踩踏着红色的滚烫的土地,我的亲姐姐呀拒绝攀登,我和D先生轮番鼓励,既然都来到了它的脚下,不过两百多米高而已嘛,终是同意一起上去。其实后来想想,倒也无所谓,却也有人对这些历史对其中纷繁或者简单的故事本没有兴趣。
那些遇见
狮子岩的入口是一条长长长长的路,路面平坦,阳光下的土地投射出金色,我并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后人在发现这座巨石城堡后才修葺的,还是它本完整掩藏在了杂草里。想到这里就会特别羡慕那个发现这里的英国人,世界各地的丛林都藏着许多秘密,而他无疑非常幸运。
在兰卡这个国度,随处可见的遇见,大多都是灿烂温暖的。其实我们无法感同身受这个相对贫瘠落后的土地上人们的内心深处到底做何感想,可是在我亲身接触到的每一个兰卡人,他们都是和善而温暖的。
这片土地是热情的,红色的土壤本就温暖,而这里的阳光从来都不吝啬,我相信命运与轮回,也相信这个世间得失之间的平衡。在我的世界里,真正的奢华根本不是名牌富丽堂皇,真正的富有也不是别墅豪车,平凡的人并不会不幸福,物质富有也并不只代表圆满,而是,若心圆满懂感恩懂自律,懂得自然之恩赐,懂得人心之付出,不管物质上是怎样的平凡或者不平凡,都是可贵而真正富有的人。
每每路过一个人,我都喜欢去看他们的表情,我试图找到,命运之轮在我们这个世间到底是如何转动,让我们成为不同的肤色,在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命运。
那些微笑
在旅途中,我已然习惯面对陌生人直接盛开笑容,这也是旅途给予我最大的收获之一,甚而现在在都市中,我也习惯了面对投来的陌生人的面孔微笑,而且不在意对方是何种表情。许多事情,不计较付出与所得是否平衡,做起来倒是觉得心满意足。
其实狮子岩的整体构造极尽复杂与不可思议,还未真正向上行走,甬道两侧就有足够多可以看的遗迹,不过,烈日下,迎面而来许多人,大多都是学生模样,穿着白色的式样统一的校服。我站在路边远远的看着他们,也拍了一些他们活泼可爱的照片。
我们迎面走过,与一些可爱的男生击掌而过,还有羞赧的小姑娘轻轻走过再回头,这些孩子的眼睛单纯而美丽,对于我的经过有好奇与信任。
微笑,是最简单的动作,却又是最复杂的动作。
谁都会微笑,却不是谁都可以真心微笑。
每个微笑,都是阳光滋养的一枚花开。
千年谜,并无谜底
其实查阅相关狮子岩的更多资料比较困难,相关的介绍寥寥,而我并不尽信。
当真正走在这座庞大的工程建筑群里,会非常强烈的感觉到开凿出这座建筑的人不应该是那个弑父夺位的王子。
可能自小自己就是个敏感的孩子,对于身边人面部内心总是会比较敏锐的捕捉到变化,所以到了后来会自然而然的对于人事有一个最初自己的判断。一个人的面部和内心是永远无法做到互不相干的,透过一张脸就可以看到人心里去,一点都没有错。尤其人到中年,你的心性都表现在脸上。
所以,这座建筑的规模,细节,壮观而又美丽,这样的一个建造者怎么会是那个听起来冷酷无情的卡西雅伯呢。所有的所有,我们都无从知晓。
千年谜,并无谜底,而且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谜底。
历史从来无从诉说客观性,它主观的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无真无假,无对无错,我们站的角度都各不相同。
我们沿着台阶顺势而上,阳光越来越烈,可是往上走,会有山涧的风吹来,顿觉清凉。
走到中间的露台上休息,风肆意吹过,发丝飞扬,向着周边三个方向看去,正前方一条笔直的路横亘如长龙般,而郁郁葱葱的森林环绕四周,看远方蓝天上大朵大朵的云轻轻飘过,无法言说的感动。
千年遗世,你你我我走过
这块石头上天然而成的建筑群,本来的台阶留存大多完好,也有部分危险被替换成了螺旋而上的钢铁楼梯。
从中途休息凉快一下,继续向上攀爬,中途会经过几个洞里会有一些留存下来的壁画。据说狮子岩里本有大概五百余幅精美的壁画,佛教元素,以红黄黑绿色为主,绘有许多飞天等形象,可到了如今剩余的不过斑驳的二十多幅而已,经过时会有人来要求讲解,当然是要付费的,另外不可以用闪光灯。
可其实看着那些壁画,真的是觉得蛮心疼的,许多珍贵之物,开始不懂珍惜,想要珍惜时就要绝迹了,也如,我们的敦煌壁画。
可是反过来想想,历史长河亿亿万万年,其实真正经历过多少文明,我们真的无从说起,考古也罢,历史也罢,从长长远远的时空概念里,不过就是正在上小学的小学生而已。对于所有,怀有感恩,怀有怀疑,方能走的更长远。一切的一切,顺其自然,该埋没的终究会沉沦。
真正踏步走到最高层的时候,风更大了。
我竟然穿着长裙爬到了最顶端。风从西方肆意吹来,头发蒙住双眼,裙摆呼呼的响。我拨开不听话的头发,先坐了下来。
怎么说呢,就像我几天前跟D先生聊天时说过的,为什么我们出去旅行时会特别在意酒店呢,因为许多地方许多非常棒的风景都被好的酒店选址了,所以我们的旅行在某些特别的地方一定会尽力去选最好的酒店居住,这样才不会错过特别的风景。
我坐在狮子岩高高的山顶如是想,千多年前,卡西雅伯选址的时候,应该不止是因为这里深藏山林,易守难攻,能用那么多年时间做成如此精细的宫殿的,绝对也是美学艺术家了。
最高处可以真正总览全貌,四面八方的郁郁葱葱,就像自己回到了大自然最初的时候,能记得那时自己眼角含泪的感动,对于自然之壮美,内心的感动总是快了大脑一步。站在那棵角落的大树下,遥想千年多来,这世间沧海桑田,而这块山石却终是屹立不倒。
信步走,那个大大的泳池里,碧绿的水面影影绰绰,千年前,居住在这遗世的深山内的人和人们,是怎样的落寞或是满足;而年前后,你你我我走过,是怎样的疑惑不解或是艳羡慨叹。
只是,这里竟未承载一出凄美的爱情故事么?
情爱,世间底基,人人人人不可避,若说是爱情故事,倒不妨说成情爱故事,那就可以囊括所有了。每一个走过的人必然在心里编排了一出独独属于自我的戏剧。
是了,锡吉里耶,情爱故事,总是没错的。
毕竟,卡西雅伯的故事,也只是传说。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极微细色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九州风行
  • Miss猫大人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