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行团|成都,辛夷花吃了那肥肠

一大口美食榜
我们在一大口的办公室里,也为四月的出行计划争论的兴致盎然。我平时喜欢喝茶,四月是春茶季节,总觉得可以去一些茶产地去采茶,顺便吃喝。如果你没有去过各种茶的原产地,在聊茶的时候总觉得有点不自信,这些年我去过苏州洞庭去采碧螺春,也去过杭州龙井采龙井茶,还去过黄山,祁门,看太平猴魁和祁门红茶,也去过云南古老的茶山采普洱,也惦记着去凤凰山看单丛,去武夷山采岩茶,去四川看蒙顶甘露。
四月也是赏花的季节
有的人觉得应该是一场“花吃”之旅,看遍地的油菜花,看满山遍野的辛夷花,看樱花满园。有的人觉得该是一场寻鲜之旅,各种江河湖海里最时令的鱼,最美的贝,长江入海口,湖北满地的湖泊,珠江边上的小城,东海之滨的宁波。
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好吃的地方太多,春光太短,顾此失彼,觉得哪里都好,都该去。
到最后,我们投票得出来最想去的三个城市,成为一大口美食旅行团的四月之选。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否也是你想去的地方。
>>>成都<<<
一百个吃货,会描摹出一百个成都味道。我去过成都太多次,想到的是大街小巷的吃食,各路江湖朋友,一场场深夜的醉酒,一次次神奇的偶遇。这一次去成都的主题是:肥肠。
让陈晓卿在地震中坦然吃下的肥肠面
四川是个肥肠爱好者的天堂,这天堂之中的天堂据说是江油。没有去过江油的人不好意思说自己爱吃这玩意儿。“舌尖黑”陈晓卿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话说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余震还时常发生,他那时候在江油,一次余震发生时,他正在一家小馆子里吃肥肠面。肥肠面刚刚端上来,忽然余震来了,餐馆里的人纷纷往外跑,陈晓卿也站起来,准备往外跑,但是看了看桌子上花枝招展的肥肠面,硬硬的又坐下来,口中嘟囔着:算毬!于是在余震的晃动中,坦然吃下了一碗肥肠面。
江油山里有大片的辛夷,朦胧仙气,花海如梦
与他和肥肠的“生死之交”相比,我有点拿不出手,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去过江油。前些天去成都,“成都民间吃饭大使”杨畅娃跟我说,每年三四月份,江油山里有大片的辛夷,开粉色的花,树很高,成片的花海,看上去美爆了,比日本的樱花要漂亮一千倍。她还把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看,果然是朦胧仙气,花海如梦。于是我决定了,今年专门去江油做一把“花吃之旅”,这个旅行团的名字是“辛夷花吃了那肥肠”,想一想就觉得汁水丰沛,脂肪肥沃,可以一梦千里,可以以梦为马。
这一次,我跟杨畅娃联系,她有点紧张,说辛夷花花期每年不定,而且花期短暂,如果天气热很有可能赶不上看花。我说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在我心中,杨畅娃比辛夷花漂亮一百倍。这种从里到外的大气与漂亮,没有见过的人不会明了。她是四川电视台的主持人,具体有多美,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成都,可以深刻体会。
其实在成都,早已经留下了我满脑肥肠的身影。
卤肥肠
在成都,随便进入一家路边苍蝇馆,都能吃到不错的肥肠,最佳的吃法不是爆炒,不是红烧,不是干锅,也不是炖,而是切一盘卤肥肠,慢慢下酒,如果觉得肥肠有点腻,旁边配上花毛一体便可。有一次我在成都玉林的一家小馆子吃卤肥肠,吃到深处人孤独,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我说:“许多人问我最爱吃什么,我一直恍惚其词,今天我坦白:今生今世,我最爱的食物就是这个了,只愿与它死生契阔。”居然引起一片感慨,众吃货纷纷留言,表达自己对肥肠的仰慕之情,我看了很是欣慰,吾道不孤矣。
冒节子和牛肉锅盔
在成都我总忘不了找一家肥肠粉的店,吃一碗肥肠粉,加两个冒节子,一个牛肉锅魁,一份拌卤肥肠,这算是标配中的标配。冒节子算是四川独有的叫法,肥肠粉往往都是现场制作,一个小伙子把红笤粉压制成条状,在锅里煮熟,加入各种卤汁和作料,最后放上几个冒节子。冒节子是打了节了肥肠,看上去像个戴了礼帽的肥肠绅士。妙处在于冒节子里面灌满了汁水,吃一口汁水四溢,端的是香浓。
大碗的肥肠白白嫩嫩,简直是肥肠届的傻白甜
在成都还有一种别致的吃法,蘸水肥肠。大碗的肥肠白白嫩嫩,简直是肥肠届的傻白甜,还要配上莲花白,打一个蘸水,明明是肥肠,但是吃出初恋般的不忍亵渎感,也是绝妙。
如果只有肥肠,没有风月,总觉得这几天会太污了。我们还寻找到成都最有情调的几处神秘处所,几家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神奇宵夜。成都的味道,不止于麻辣,理应由更多美妙滋味。
四月行程一
成都肥肠之旅:4月7-9日
行程亮点:小宽亲自带队,全方位体会四川肥肠之美!在成都安顺廊桥一边饱览成都夜景一边品尝川菜;前往江油药王谷观赏辛夷花(成都独有),品尝江油“肥肠下午茶”;青城山下品味肥肠血旺;赴宴人称“江湖第一刀”的成都高端川菜代表-玉芝兰,白家镇体验正宗肥肠粉,最后在赵雷唱过的玉林小区以火锅结束成都之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一大口美食榜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