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式建筑白墙黑瓦的认知误区跟古徽州的秘密比起来,扫盲指数为1级

时尚旅游
古徽州在安徽省的东南部,统“一府 六县”(徽州府:歙县、休宁、婺源、祁门、黟县、绩溪),除婺源在近代划归江西省外,其余都在安徽省境内。烟雨朦胧中的粉墙黛瓦是徽派建筑的标志,黑、白、灰的交错极具中式韵味和设计感。
但徽州的颜色不是纯粹的黑、 白、灰,风烟掩映下冷暖相交错的多元色彩,偷偷告诉了我粉墙黛瓦的秘密。
眼前的黑不是黑
很多人认为南方的建筑都是白墙黑瓦,实际上屋檐的瓦片是黛色的。都听过“六宫粉黛无颜色”,“黛”是一种青黑色,古时候女子用它描眉,江南的瓦原本也是这个颜色。只是因为气候潮湿,常常被雨水打湿浸泡下,长了薄薄的苔藓,远看就成了墨晕成的黑色。
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徽派建筑中的粉墙,其实就是白石灰进行粉刷过后的墙面,由于南方自身气候潮湿,而石灰具有一定的吸附性,有防潮吸湿的作用,可以有效地对墙体保护。对比较为干燥的北方,可以直接把砖体裸露在外面,在徽州为了防潮刷上厚厚的墙面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是徽派建筑已经使用专业的外墙漆代替石灰,进一步减少了霉点变色的可能。
但看着老派建筑斑驳的墙面,像时间留下的脚印,更像一幅水墨画,在不经意间打动你。过去的徽派建筑的材料多是选择徽州当地的黏土、杉木、青条石、石灰等,但是在选择时,对于材料的质地、花纹、表面肌理,尤其是色彩比较考究,这就使得材料在使用之初就有一种原生态的自然美,呈现出一种的天然色彩。
儒商最爱一点黑白
徽商的成功历史上有目共睹,在重亲缘和传承的文化观念下,经商成功后的徽商将大量的钱财带回家乡,修筑宗祠、牌坊、宅邸甚至是园林、路庭。同时“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崇尚文人和儒家的文化也流在徽州人的血液里,因此徽商同时也是儒商,他们在建筑设计上也有更雅致和温婉的要求。
同时这种低调不张扬的色调,也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平安即福,平淡即真。
不忘初心节俭的传承
我们都知道古时候农耕是重要的生活来源,而徽州地区耕地面积很少,耕地本是老百姓的衣食父母。徽州却“力耕所出,不足以供”。
徽州有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 岁,往外一丢”之说,生活在这种艰苦环境中的徽州人深知创业的艰辛,养成了节衣缩食勤俭持家的良好风范,把它写进族规家训,世代教育着徽州子民,因此建筑风格较为简约没有雕梁画栋,更没有描金画彩,而是借着最普通的材料借自然的美景打造家园。
但大户人家和平民百姓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说建筑规模,光看徽派建筑的标志“马头墙”就可以看出来财力和地位的差距。
马头墙的设计是防止着火火势蔓延,也像点缀青色天空的骏马。马头墙有等级之分,最高是五级,被称为“五岳朝天,远望马头墙高低起伏,长短错落,一种雅致的美。
至于人们夸耀徽州美景总要用汤显祖的“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我觉得大可不必。在明代,徽州是商业重地,汤显祖作为潦倒文人早就死了飞黄腾达的心或根本不屑于金银经商,才有了前两句“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
如今我们都忘了这雅致的黑白下也曾经繁华热闹坐拥千金的商业之城,黑与白只是徽州的保护色。不论身在何处,都别忘了我们还在人间,欣赏风景也好,沾染烟火气也好,有一颗丰满充实的心看世界,就很美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时尚旅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