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音乐爱到骨子里的人,做起民宿来连处女座都怕

朋友家app
- 成都 · 凛山 -
16岁,出生于文墨之家的他,离经叛道地退了学。
17岁,一个人在北京漂。“给我寄一把吉他吧。”他一直不肯学父亲擅长的吉他,现在却主动拿起来。
20岁,人生的第一首歌,来自漂泊路上的真情实感。
从16到23岁,大多数的同龄人被禁锢在一方小天地里,而他把中原边陲都踏了个遍,大连、北京、长沙、武汉、束河、郑州、秦皇岛、丽江、上海、山西、成都……
做导游,卖电脑,教英语,夜店卖酒,做咖啡,在小酒馆里驻唱。人生的不同活法他试了个遍。
·用双脚双眼去探索世界的少年·
他叫顾徐。每个人的青春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而他的青春,甚至有些离经叛道。
16岁退学,并不是叛逆的冲动,而是他理性的选择。
从小泡在家里开的书店,喜欢阅读的他收获了早于同龄人的感悟。父母因为做旅行社与外国人打交道比较多,他也时常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自由深深吸引着他。
他决定亲身走过大山大海,用双脚和双眼去探索世界。
回想人生的前23年,对他来说,最难以忘怀的日子也许是在束河。
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取冰块,倒酒喝。穿手作棉衣,光脚踩雪水,坐在青石板上晒太阳,逗狗,和漂亮姑娘聊天。再也没有那么惬意的一段日子了。
住的那条路叫烟柳路。后来,《烟柳路》成了他写的第一首歌。
“一只金毛 两个姑娘 隔壁的十三姨还在歌唱
门前流水 屋后太阳 被风吹起的裙子里是彩色的衣裳
我背着时光 穿越土壤 买张车票 去远方生长
低下头颅却依然骄傲 谁曾想也在深夜里热泪盈眶
我讨厌城市 逃避现实 我不想被教育的像个坏人一样
我喜欢孩子 热爱自然 对自由总是有着深深地渴望
我背着时光 穿越土壤 买张车票 去远方生长
低下头颅却依然骄傲 谁曾想也在深夜里热泪盈眶
谁不愿意在烟柳路沉沦 我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死亡
抬头见山 有黄叶凋零 烟柳路是我的大梦一场
烟柳路是我的大梦一场
— 《烟柳路》
顾徐在酒馆里驻唱
音乐对于他来说,认真和喜欢程度可以排在生命中的前三。
大多数人喜欢音乐,不过是听听歌曲玩玩吉他,而他坚持弹吉他五六年了,自己跑去钻研专业知识,分析编曲和优点。做了一个很有审美的公众号“庆之”,用理性的耳朵去听音乐,用感性的心灵去写音乐评论。
因为喜欢文字,音乐,电影,他常被贴上“文艺青年”这个标签。但他对这个称呼不以为意,只想做个真诚不矫情的人。之前还小的时候,他也曾有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觉得自己的品味小众、牛逼,喜欢凤凰传奇的人都土得不行。
但在云南束河他打工换宿的书店里,他遇到了自己特别欣赏的人——店长虎哥。
古典乐,珠宝鉴赏,摄影,咖啡,茶道,平面设计,出版印刷,煲耳机他都精通,甚至观星和占卜都有所涉猎。却永远只是坐在店里的角落,默默快速搞定店里所有的logo和印刷物。背着相机满古城转圈拍,作品挂在店里,很多人想出高价购买,却被他回绝了。
这么一位真正热爱生活和艺术的人,对顾徐说了这番话,“一个人听什么音乐,看什么书,和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他能从自己选择的这些东西里获得愉悦和满足,这就是最适合他的,别人没有任何权力指责。”
就是这句话,让他一直记着,时刻提醒自己抹杀掉所有可笑的优越感。憎恨矫情的一切、牙酸的文字,让自己下笔尽量真诚,说大白话,不为了修饰而修饰。写作如此,做人也如此。
顾徐说,“朋友觉得这样潇洒,总会说羡慕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无所畏惧地踏足每一个陌生城市。”
但他不以为喜。“那只是因为我在哪里都是从零开始。生活无非是开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却偏要全天下都是我踏过的自家地头。
行走,思考,记录,于我来说这就是人生三大事,至死方休。”
·可以点着香薰泡澡的精致民宿·
尝试过人生的这么多种方式,他一直想做些能让自己记得住的事。漂泊中他住过许多旅舍,于是也想自己为旅人提供一个小憩的空间。还要完全由他选址设计装修,把个人风格都融入进去。
因此有了这间很有格调的民宿。
水泥墙,胡桃木小桌,几支枯枝,简约却不乏风格。待在这样的空间里,让人迅速地心静。
顾徐一直很喜欢黑白灰、深色系,也希望通过对空间的装饰和布置表现他自己的风格,让住客不只是来到一个千篇一律的空间,而是能从中知道主人的性格。
说到这儿,不得不先介绍一下这间民宿的名字,叫“凛山”。特别有意境,小眠也很喜欢。其实决定为自己精心打磨出来的民宿起个名字时,他没有花太长时间,这两个字眼几乎是直觉般地蹦出来了:
“‘凛’即是凛冽,这个词自带清冷侘寂之感,又透出高级和精致,这也是我希望这间民宿可以达到的审美高度。”
“而‘山’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意象,它厚实稳重,温暖妥帖,恰好让清冷变得柔和,让凛冽变得温热,这很像我的性格。”
在这个空间里,确实感受到简约风带来的冷淡中,处处让人惊喜的温暖。
比如一打开浴室门,一排MUJI洗浴用品整整齐齐列队排开,在暖光下自成一处赏心悦目的角落。
比如卧室和大浴缸旁还有蜡烛和香薰精油,即便在外玩得一身疲惫,回到这里在香气氤氲中泡个澡睡个觉,还真有点小浪漫。
比如打开冰箱,里面囤着免费的水果,雪碧酸奶饮用水。好像来到朋友的家里住一晚一样,舒服又方便。
把衣服扔进洗衣机,还自带烘干功能。对于只停留一晚的客人来说,着实解决了洗衣服担心不干的问题。
更赞的还在后面,推开门走进卧室,270°视野的落地窗豁然展开在眼前。星星点点的夜景好像一幅画卷铺开,这种震撼无法言喻,真的要站在那扇窗前才能感觉到,那种眼前一亮的惊喜。
趴在躺在非常舒服的梵几大床上,远处灯火如星光一般宁静,旅途的夜晚就该这么享受。
没错,眼前就是春熙路太古里,下楼散个步就到了
顾徐的朋友都说他太过理想主义,做民宿的时候花费心思在意的细节,可能别人看不到,也不会去关注。但他认为一个空间是有自己的气场的,而这种气场正是从微小的细节里累计起来的,对的人自然会感受到。
为此可能需要更高的成本,更投入的用心程度,他都在所不惜。所有的用品都要挑力所能及最好的,连墙上一个简单的挂钟都是精心挑选过。他把凛山按照自己理想的家来打磨,希望它的价值,不仅仅提供一晚好眠,也能给身在这里的人幸福感。
装修完成后,顾徐用一周时间待在这里,亲身体验整个居住的感受。
他带来了三本书,一把吉他,一摞稿纸和一支笔。坐在桌子前写歌,时光流逝的飞快,背后那扇窗外时而夕阳满地,时而夜雨纷纷。
暖气很足,他穿着薄衫,指间夹一根燃烧的烟,感到高空之上的无声寂寥,偶尔音响里会放起《Gone with the Sin》一类的音乐。那一刻的凛山,庄严且慵懒,轻佻而温柔。
这种美好的感受,并非他自己一人的感觉。凛山刚开放预订的一周内,几乎都被订满了。一位女生在这儿住得舒服,说不想走了要多住几天。
住得舒服,也不仅仅是空间带来的体验。有位女孩写了入住感受,当时她眼睛不舒服,跟顾徐提到了一下,他马上就买了眼药水送过去。既给足私人空间,又不像公寓酒店那样缺乏温度,这就是“凛山”想实现的体验。
讲设计,讲质感,讲品味,讲细节,作为一个踏实的“文艺青年”,「凛山」就是顾徐对抗矫情给出的作品。
耿直的他说,只不过是想用一种更为体面的方式,站着把钱挣了。
而这种体面,是很多人奋斗一生所追求的。能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试着踏上这条道路, 真的挺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朋友家app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