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知道扎巴大叔,那就白去香格里拉了!

几何民宿
寻舍理由
· 香格里拉的一张名片
· 重新诠释“尼仓”的阿若康巴酒店
· 通晓四种语言 竭力宣扬茶马古道文化的康巴汉子
· 建立了纯公益的唐卡中心保护协会
我现在活着的时候,我的心、我的骨头都是纯白的,
我去世了,我的骨头、我的灵魂,都随风而散了。
——扎巴格丹
在香格里拉,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扎巴格丹。
一头过肩的二八分黑发,着藏式长袍,高鼻梁深眼窝,密集的短须,典型的异域面孔, 这是扎巴格丹。
这个血液里烙印着藏族马帮基因的康巴汉子,他站在中西方两个世界的中间,跟你讲述着一个他亲手打造的“阿若康巴”。
认识的人都说,扎巴是个很厉害的人。
这个行走在茶马古道的马帮后人,经历堪称 “传奇”。
▲历史上的茶马古道
出生在印度,跟随当和尚的舅舅在印度喇嘛寺里学佛7年;
16岁,跟随藏族老父亲回到故土建塘寻亲,开始学习当地文化和语言,成为小学生中的大哥哥;
▲父亲与扎巴的姐姐分开了40多年
因为擅长英语,扎巴在州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工作,接待国外游客,颇受好评;
因为对民族文化的热枕,他先后去奥地利及美国留学,学习旅游管理;
因为兴趣,他在异国做导游,介绍家乡的三江并流、卡瓦格博,邀请朋友们去家乡旅游。
▲扎巴走过的茶马古道
回国后,他开过餐馆酒吧,还与朋友开设了一家面向国外高端客户群体的旅行社。
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亲自带队徒步茶马古道,并将茶马古道的故事以英文版本的形式在各国发行,只为让世界发现香格里拉的美和神圣。
如今,这个受中西、藏、印多元文化浸染的扎巴因自小对茶马古道的崇敬,选择建起父亲马帮故事里的“尼仓”(当年马帮人住的客栈),并重新诠释尼仓,于是有了“阿若康巴”。
阿若康巴,在藏语里意为“来吧,朋友”。曾经,茶马古道上的马帮人和旅行者常常用这句温暖的话语来问候彼此。
如今,穿越百年历史,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重现在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之中。
扎巴格丹相信自己的骨子里是有马帮精神的,而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代表的,就是伟大的马帮精神。
就像曾经奔波劳累的赶马人一样,在扎巴的心里,在阿若康巴,往来的旅人都能御下厚重的行囊,在这里相互寒暄谈笑风生。
阿若康巴承载着扎巴对茶马古道乌托邦式的情感,他的理想是在茶马古道上的每一个城镇建一个“尼仓”。近在香格里拉、束河、西藏,远在印度、尼泊尔等,每个地方都有他的“阿若康巴”。
这个龟山脚下以传统藏式房屋为蓝本的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原本是一个土司的老家。
它坐拥香格里拉转经筒和拉卡庙景色及藏族民居房,厚夯土砌成的外观立面中,充满了浓郁的藏族文化特色。
内部装饰中也体现了浓郁的民族风格及现代化的舒适享受,长长的大堂走廊,古铜色的廊柱,仿佛时光停驻在这默默诉说历史。
小到生活器皿、摆件,大道夯土墙壁都有藏文化的痕迹。
4栋木屋,17间客房,每间客房都在细节处透露出浓浓的藏式风情。藏区婆婆们手工缝制的钥匙包,铜质的洗漱盆,铜质的门锁,各处都经过了精心挑选。
扎巴甚至还把自己的私藏都搬来用做装饰,比如铜质的洗漱盆两旁的鼓。
房间摆放的一个藏族特色红漆木箱相当的抢眼,它既是一个颇有用处的储物柜,又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在南索达庄园,餐厅和书吧都尤其用心,贴心舒适的氛围,刚刚好的心情,一切正好。
▲阳台酒吧看大佛寺
▲酒窖
▲烧烤区
露天阳台还可以烧烤,烤全羊、喝酒聊天,距离感好像从未在这里出现过。
酒店的回头客总是很多,他们大多都是扎巴的老朋友,也有一些是慕名而来的客人以及本地寺庙里的喇嘛。
或在大堂,或在休闲区,总会看到扎巴在耐心的与他们攀谈,汉语、英语、藏语、印度语平和的娓娓道来。
也还有不少酒店客栈的主人来这取经,建筑是如何设计的,墙体是什么材质,房间有什么特色,扎巴总会不吝啬的分享经验。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李彦宏
▲巴拉克
甚至连好莱坞明星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电影《盗梦空间》中的男二)、的李彦宏、以色列总理巴拉克都是扎巴的朋友,合影为证嗷。
扎巴也热衷公益,隔壁的唐卡中心是扎巴建立的公益协会,自2007年创办这个纯公益协会以来,也遇到了各种质疑和不被理解的声音,扎巴很气愤,他说很多人自己不去做善事,也不相信别人会做善事。
公益于他而言,不是什么名与利,仅仅只是一种修行。
唐卡中心起源之初是为了香格里拉民族文化多样性的传承与保护,扎巴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以一己之力传承保护民族文化,将这个马帮民族的音乐、诗歌、民间故事都容纳进来。
▲ 唐卡作画所用的颜料
来这学画唐卡的学生都需要先学着用铅笔临摹佛像,只有技艺成熟了才能学习上颜色。
因为唐卡作画所用的颜料诸如绿松石、朱砂、珊瑚、玛瑙、金箔等矿物质都是天然矿物质所研磨,价值不菲异常珍贵。
唐卡中心创作的唐卡作品大多送给寺庙,也有一些被陈放在酒店大堂的各个角落,供住店的客人观赏以及赠送给客人,诚意满满的。
▲认真画唐卡的老师
扎巴还资助过不少贫困上不起学的孩子,为他们提供学费和生活费。他们大多被送去青海、昆明,甚至被送到印度学习。
▲ 唐卡中心的学生
唐卡中心的不少学生也是扎巴资助的对象,他们免费在这学习画唐卡和学习汉语、藏语和英语三种语言,以谋得一份求生技能。
认识扎巴的人总说,扎巴的身体里似乎住着一个佛的灵魂,睿智平和、谦和有礼。扎巴会停下来吗?我想不会,他的点子总是一波又一波,朋友走了又来了,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几何民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佳程国旅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