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远乡学手艺丨云南普米族羊头琴

风子红
“羊头琴,来自一个神秘部落的法器。供奉在神圣火塘三角旁,由智者掌管。神话与史诗由乐师们在琴上弹奏出来,薪火相传。”——《羊头琴王》
筛选木料、阴干,最后将一整块木头打磨塑形雕刻,蒙羊皮,挂以四弦,锯末飞舞之间,成就了普米族传统民族乐器——羊头琴。
羊头琴是普米族民族舞蹈"搓蹉"舞的伴奏乐器,是普米族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载体,也是普米族唯一的弦鸣乐器。而在现代工业社会之下,羊头琴制作技艺亦同其它手工艺一样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普米族,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和古老文化的少数民族之一,源于古代氐羌族群,是最早居住于青藏高原一带的游牧部落,后来跟着蒙古大军迁徙至云南、四川一带,直到1960年才正名为普米族。
普米族崇拜羊,羊是孝是善亦是吉祥,普米族传统的丧葬习俗中,“给羊子”就是最重要的仪式:族人仙逝之时,羊亦是逝者魂归故里的指路者。族人说:普米族家家户户从小培养孩子的孝道,羊头是普米族人生活中很重要的符号。
普米族四弦琴由来已久,正是因为普米族族人对羊的如此崇拜,在云南省羊头琴非物质遗产传承人杨文锦老师的筹划和设计下,以羊头作为琴头装饰,普米族四弦琴正式更为羊头琴,而我作为上海乐创益公平贸易发展中心的公益益旅项目“去远乡学手艺”的志愿者,来到兰坪普米族村寨,也享受了一场锯末横飞的艺术体验。
“去远乡学手艺”,是公益组织上海乐创益公平贸易中心推出的公益旅行项目,是我们组织出门游玩的旅人向某个村寨的手工艺人学习民族手工艺,并以公平贸易原则合理支付学费给手工艺人。当这些手工艺人获得收益后,则有可能让他们的家庭运转趋向正常化,如可以为子女支付学费和餐费,不外出打工。从而避免造成留守儿童、失学儿童、夫妻分居和空巢老人等社会问题,而手工艺人家庭的子女也可以从父母的榜样中得到鼓励,即依靠劳动赚钱,而不是等待外界救援的心态。
跟着“去远乡学手艺”项目云南线领队进入兰坪河西乡联合村,羊头琴传承人杨文锦老师的家里,已是黄昏时分。“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山村不见人,夕阳寒欲落。”,一路上泥泞颠簸,车子在大山的红土地上留下一串长长深深的胎印,山间的村落渐渐清晰,就在这深山里,雾气环绕,袅袅炊烟起。
杨老师很小的时候便从父辈那里耳濡目染了羊头琴的制作和弹奏直至今天,他也是当下兰坪普米族唯一一个懂得如何制作羊头琴的手艺人。杨老师是极度热爱羊头琴的,他收过学徒,希望传承羊头琴手艺,可是学徒大多向往山外的蓝天白云,手艺学的一知半解,工艺残次,还是应了那句话:“羊头琴的市场太小了。”。杨老师现在是村里的父母官,每天为村里的大小事务奔波劳累,但是他放不下羊头琴,于是在自家院子旁修了一座二层小楼,房间里陈列着打造羊头琴的木头、工具、半成品、其它普米族乐器,土风计划的活动照片,这是他的博物馆,他希望给以后来的客人看看,他们在民族文化传承上所作出的努力。
羊头琴是由琴头、琴棒、琴杆、琴弦、琴箱、琴马、琴枕、琴钮几部分组成,制作工艺颇为复杂,从筛选木料到挂四弦,备料到制作完成历时需要半年之久,而在材料准备就绪的前提下,单制作琴身而言,就连杨老师这样的老师傅至少也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才能完成。一把羊头琴,品质差一点的几百块,而雕刻精良又悠扬悦耳的要上千块,物有所值,唯有亲历了羊头琴的制作过程,才能真正体会到羊头琴与手艺人的匠艺与匠心。
普米族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密林之中,族人住木屋弹木琴,与木为伴。制作羊头琴需要选择春季时的木头,无裂缝又光滑,然后阴干,这是为了防止木头变形和易于雕刻而呈现精美。杨老师的博物馆里,有一间屋子堆放了大量的木头,这是制作羊头琴最好的木料。
一切从木工活开始,杨老师拿下三角尺比划着,他说:“做羊头琴还有一个小口诀,即是琴箱的周长等于琴马到琴枕的距离,每一道工序都必须精准测量。”木头上留下了淡淡的碳印,沿着碳印的轨迹,经过手锯锯木塑形、斧头砍木修型、刨子刨木修平的过程,粗糙的六边形琴箱出炉。在处理木材的环节中,体验最艰难的便是琴箱凿空和雕刻,为了方便定型和雕刻,使琴箱壁变薄是最完美的方法,于是按照羊头琴琴箱制作比例,我们进入了将一块实墩的六边形琴箱凿空三分之二的苦差,这一道工序着实耗时耗力。
文化,从来就是人类发展不可或缺的,并且通过各种表现形式传达出来,比如雕刻艺术,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古老的传统技艺之一发展沿袭至今。杨老师告诉我们:“以往羊头琴上的花纹装饰极其简单,随着经济发展、工具种类多样、雕刻技艺的提高以及受众的喜好,现在羊头琴琴身的雕刻图案丰富了许多。”,杨老师将四弦琴改造成羊头琴,配以琴箱多样的图案,正是希望通过雕刻的艺术形式,向世人展示着普米族族人的人文与宗教。
四弦琴改为羊头装饰,是杨老师对普米族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写实,是一种直观的视觉传达。普米族尚羊,为了羊头装饰更具有灵动性,杨老师和自己的徒弟不断进行羊头的绘制、设计、修改,最终采用绵羊头作为琴头装饰,来真实展现普米族人的文化和信仰。
一般琴箱背面多以雕刻祭三脚的图案,三脚在普米族语言中称为“神抓”,也就是火塘,置放在正方中央位置,代表家中祖先,不可亵渎。羊头琴上的三脚图案,采用镂空雕刻的方式装饰于琴箱,是普米族人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与尊重。在琴箱周边也有各式各样栩栩如生的雕饰图案,这些图案进行图腾化设计,有的图案来源于普米族的舞蹈和乐器,有的图案的设计灵感取自普米族传统服饰的花纹,有的是象征着美好爱情的情人树,有的图案代表“日月星辰”。杨老师说,普米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为了满足日常生活需要与交流,族人们创作了一套简单的记事符号,篆刻在木料之上以防止拿错或偷窃之事,而如今,这些被族人们用来记事的带着“占有”性质的符号,也被雕刻在羊头琴之上,它并不仅只是表达一种占有,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艺术手法,让外族人更加深入的了解羊头琴,了解普米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风子红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